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存摺就是人頭戶,別再利用(護航)王金平打擊馬英九...



密訊涉貪  公道伯沉著硬抝
前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的秘書長林錫山受賄一案,據報載:調查人員因監聽到王指示林說:「存摺好好處理!」據此發動搜索,查獲林錫山私藏二億四的現金。但待密訊王金平時,卻讓王抝成「聽錯啦!偶素說……沉著,好好處理。」老江湖的公道伯就等著再次全身而退。
存摺怎麼處理?難道燒掉嗎?

名評論家陳揮文在54日的飛碟電台中談起此事,認同王金平的「沉著」說法,「存摺怎麼處理?難道要燒掉嗎?」意思是檢調已先掌握金流,如匯款和人頭戶等,才發動搜索立法院長辦公室。真如此嗎?

想湮滅證據 反被查隱匿帳冊
聽似有理,但實務上,在涉及金錢犯罪的偵查中,辦案人員無論窮盡一切調查方式,也難摸清嫌疑人的所有金流。每當對象有湮滅證據的訊息時,剛好是取得隱匿帳冊的最好時機,發動搜索也師出有名。

調查局撬不開  人頭戶逃一劫
筆者曾聽一吳姓主力回憶說:「好佳在,那天調查局沒撬開門,不然我的人頭銀行簿就都被搜走,怎樣都無法辯了!」那是2005年台中檢調偵辦股市炒作的第一案(永兆),卻沒順利扣到所有人頭帳戶。可見在監聽或蒐證中,金流的漏網之魚還有大半。

偵查不公開 誰又大嘴巴?
「存摺」和「沉著」音一樣嗎?沒公布通話內容,至少後者在句中要有停頓逗號吧!
外行看熱鬧,焦點放在語音,怎沒想到「偵查不公開呢?」又是哪個調查人員看不下,嚥不了,只好透露給媒體朋友。這是常有的事。

報酬台語是報仇  法官判無罪
筆者以前在調查局受訓時,教官曾舉一個法院依筆錄語法推翻起訴的案例,來說明偵查中錄音的重要性:在一賄選案中,法官問調查員,「被告在偵訊時是用台語還是國語?」然後在判決中寫道:「被告自白,於筆錄紀載:『事成之後會給你報酬』,但經調查員陳述,被告係用閩南()語應訊,以語音之意為『事成之後會給你報仇』,顯然該筆錄之記載不實…」於是,被告被判無罪。
不知是幾十年前的事了,至今世道日下,司法的黑白更模糊,只有藍綠的對立更清楚了!

古董張回憶錄
古董張:王金平關說炒股收押
筆者追查政府四大基金貪汙十餘年,一開始雖對王金平的風評時有所聞,但與目標無關,所以笑笑路過,不多探討。記憶中除了新瑞都案,曾傳出王金平一場麻將豪賭400元;還有股市炒手古董張說及:王金平為主力豐銀吳(么弟吳光誠)關說,讓他炒股收押在短短七天後就無保釋放。然而此後,王金平的名字卻不斷糾纏在筆者的偵查線索中。


林益世案X先生 密證公道伯
2012年爆發林益世索賄案,名嘴(胡忠信)誇下豪語:會有「長崎原爆」,該案之長輩高層將浮出水面。暗指是副總統吳敦義,不料後頭僅剩風花雪月的報導,該「X先生」始終成謎。
2013年初,與採訪筆者的周刊人員「交換情報」,證實該幕後藏鏡人即是王金平,證詞是:「王金平對於林益世索賄,自始至終都知情。」

王金平向調查局壓宏大炒股
當年發生王金平關說柯建銘司法案後,媒體與論一面倒,追打馬英九非法監聽(少見多怪,查黑特偵的頭頭原本就會向領導人報告,自扁政府以前就如此),一堆被豢養的國民黨民代大辣辣去機場恭迎王金平回駕。筆者連三期在《168周報》刊廣告,除了質疑王金平是否涉及林益世案與2008年的郵儲基金案(兩測謊師同),又依據港籍證人陳浚堂(KK)提供的「王金平關說調查局壓下宏大炒股案」,逼調查局在25天後緊急搜索宏大拉鍊公司。

墨綠拱王金平 打擊馬英九
但是在上述爆料文出刊前,有一插曲。最支持我查黑金,痛恨國民黨和王金平的墨綠Cai博士,雖在大陸賣產品,賺大陸人錢也不忘宣揚台獨理念,更關心台灣政爭。他一反常態來電勸阻我不要打擊王金平,「現在不能刊!」Cai博士找不到理由只好再說:「你現在刊,沒有立委會支持你啦!」我回嘴說:「反正也從沒立委支持過我啊!」他收線之前,還對旁人碎碎念著:「這死囝仔圃,講要刊王金平……」


張嘉元:王金平出手傅崑萁官司
到了關鍵的20149月,股市名人張嘉元於生命倒數前三個月,驚天一爆,錄音指控:「郵儲基金,信音……傅崑萁的案,你知道到最高法院,誰出手壓下的?是王金平啦!」至今還迴盪張嘉元說「王金平」三個字的咬牙切齒聲……
張嘉元的致命錄音 (二) 王金平關說傅崑萁的炒股案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11/blog-post_27.html

護航王金平  遺留黑金毒百姓
冤有頭,債有主,對馬英九的施政不滿意,或是想打擊領導人威信,藉由護航王金平以達政治操作目的,卻將黑金遺留來荼毒百姓的政客,就是台灣人說的「低路」;而對國民黨的擁王派同志亦必須譴責說「鄉愿,德之賊也!」黑金,就該掃進歷史的灰燼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