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4日 星期一

《現股當沖殿堂》168周報與臥底小蔡在《當沖獨孤劍法》八年後鉅著。從初學到高手的當沖之路



 投機客夢寐以求的無本交易

想要在短短四個半小時的交易中,用零成本掠奪差價,是所有股市投機客夢寐以求。

筆者在1994年之前,創立獨門的當沖招式,橫掃個空交盤口,在2012年委由168傳媒出版《當沖獨孤劍法》,震撼了股市短線操作界。

《當沖獨孤劍法》再進化修練
八年後,筆者深知要維持當沖技術的勝率佳績,除了要有正確的技術分析根底,還要有與時俱進的股學更新。

承蒙《168周報》翁總編邀約,筆者再度執筆寫最新的短線交易法寶——《現股當沖殿堂》。

《現股當沖殿堂》適合初學到高階短線

2020年9月11日 星期五

藏匿14年 曝光! 調查局早搜到買 應華 的司法官名單



應華案政治鬥爭十五年未停
應華案是我國證券交易法上最荒謬的一齣神鬧劇。炒股發生在十五年前,偵辦中暗藏為掩護「四大基金貪污」的檢調相互傾軋與陷害臥底幹員的栽贓,在法院審判時,還枉法裁判小散戶為共謀,判七年有期徒刑。如今風浪仍未息,檢調與監察院不斷透過媒體散布當年隱藏的訊息,藉以達到政治鬥爭的目的。

調查員說認識炒手 迴避搜索
民國9678日清晨,台中市調查站聚集二十餘人,正做搜索應華炒股案的勤前教育,其中有位朱姓調查員()發問:「我該迴避嗎?」
原來,他和本案的炒手,也就是離職的調查員蔡漢凱(本人)曾有工作上的情誼。

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

仙家奇緣(二)狐仙能預測股市漲跌嗎? 炒股洩漏天機!我成了一隻金色蟾蜍


我相信能印證的玄學預言
筆者有一個經營十年的部落格《紫色角落》,最為人知是揭發年金弊案,也發股市教學文,但有部分讀者偏喜歡玄學系列——除了新解《推背圖》還有台灣流亡前至今所遇到的仙家神跡。
當今社會討論的玄學派別極為廣泛,筆者不是全然都接受的迷信,只相信能印證的事件。
黑色外衣招惹靈體跟回家
2018年秋,筆者住進上海徐匯區的頂樓二層寓所,但怪事接連發生,過年前在上樓梯的轉角後絆倒,手險些脫臼。若說不小心,但來工作的助理也多次在同一階跌個踉蹌。仔細測量該階梯的尺寸無誤,有些難堪的讓我聯想是否家中有靈界朋友。求助台灣通靈友人,隱約確認,但因遠距無法幫忙。
想起東北員工介紹的「禪雲居士」,他請狐仙來探望,在千里外準確指出我家裏的布局,還說:「有,是個女的,過年後有天,你穿黑色外衣上街,在轉角處撞到她,帶回家了。」
以下延續上回476期未完的故事,我邀「禪雲居士」到上海來辦一場法事。仙家顯像 我應在監牢裡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別再追殺古董張了! 翁總編:真想去劫獄!臥底小蔡:+1


寧敗溫柔鄉 不碰檢察官
古董張(張世傑)要不是最近又爆出天剛炒股案定讞四年刑期,否則股民大半已忘了這位關不完的炒股宗師。
古董張一生敗在無數女人的溫柔鄉裡,雖破財但不緊要,至少還在《古董張回憶錄》留下風流韻事;但他只栽給三個檢察官(簡文鎮、王捷拓和顏大和),這卻要他的老命,關了十多年了,刑期一加再加。本報翁總編輯都看不下去了,說道:「我真想去劫獄!」筆者也想附和,回應說:「劫獄也算上我一個,加一!」
古董張的炒股官司,到底藏有什麼貓膩,讓他重見自由的日子遙遙無期,以下細說分明。
法官檢調警可以是炒股外圍

2020年6月22日 星期一

《勝算》型態+籌碼+指標 =股票、期指的勝利方程式


每位投資人,都期望用最簡單的數據算出股票的轉折、漲跌幅,就是勝算贏錢的機率有多少?
▲主力小張的神祕手稿
2006,我還在台股主力圈的最後一年。幫上市公司操盤的老友主力小張約我,他正因炒股案而困擾,我以「通財之義」的心情用100萬元和他換一部自稱是能神算股票進出點的公式。我見一疊紙上用手寫的數學公式和交易紀錄,還沒讀透,而主力小張隨後即無音訊。
▲神奇勝算撈到房

2020年6月20日 星期六

康友-KY如何單日暴跌230%?檢察官問:豐銀吳兄弟 吳光訓 吳光誠 誰做股票厲害?

炒股對貪污 誰會勝出?
高雄市長的補選,國民黨有意推高雄市議員吳怡玎力抗民進黨王牌陳其邁。縱使藍營再怎弱弱的試風向,未料,媒體與網路即掀起巨大聲浪,原來吳怡玎的父親正是股市鼎鼎大名的「豐銀吳」——吳光訓。
「吳怡玎的爸爸是豐銀吳」親綠媒體在打韓國瑜的題材枯竭後如獲至寶,瘋狂起底兩家族,用「炒股對貪污」來比陳其邁的父親陳哲男,年代新聞連豐銀吳讓「康友-KY單日暴跌230% 」如此無腦的聳動標題都亂上了。

豐銀吳炒立院牌一戰成名
雖亦是跟風,但本文要介紹的豐銀吳家族事蹟,可是筆者親身經歷的事件。

2020年6月10日 星期三

《神秘轉折十九式》傳奇作手楊師父與臥底小蔡的致富拼圖,掠奪高手的秘笈!


《神秘轉折十九式》楊師父與臥底小蔡的致富拼圖,成為掠奪高手
▲楊師父與防疫股
最近防疫股飆翻天,很多人忘了他們曾有乏人問津的艱困歲月。盤後,致電楊師父,他說:「現在熱絡到一天把公司籌碼全倒出,都可以了。」不禁想起廿幾年前,我們一起在南部位操作那檔防疫股的日子。
▲楊師父是真正操盤手
楊師父?對,他就是我在《破解操盤手》提及的那位,1994年轟動的國票案真正掌控高興昌的名作手,也是我炒股的啟蒙師父。
(
沒看過《破解操盤手》的讀者可參考本篇 http://www.i-undercover.com/2020/05/blog-post_9.html)
有回,盤中暫歇,我問楊師父:「要多少資本給你才能翻身?」他說少許的錢讓他墊款就能翻倍。我真的看他拿炒股酬勞進場短線買賣,只能用神乎其技來形容。
▲為楊師父寫短線絕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