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臥底小蔡 股林封筆鉅著《型態致富》— 股市 期貨機變的秘密! 超限量198本

一代線仙宗師
卅年前,我的股市老師F是線仙——他可以翻著報紙K線圖或看盤中走勢,就可以斷定哪檔是主力股,現在是大戶吃貨嗎?

他曾下單給我,那隨後股價飆升變動的速度,讓同是作手的營業主管嘖嘖稱奇,主管說:「我打聽到了,F作股票很犀利,還都能提前反應。」
華爾街技術分析大師
我曾在F老師旗下當研究員,他從美國請回來的總顧問D君則是技術大師,我常佩服他「一眼望穿結構的功力」,他推薦《圖表致富術》讓我們研究員進修。後來我在拙著(股票DNA)中也介紹此書,造成二手書價從八十元,漲到二、三千元。

那麼多年過去了,您大概會認為兩位早富甲一方了,但是卻是浮浮沉沉,為什麼?

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股林賣藝人告別《金戰略》--- 要致勝必須先學習不用指標 ---- 績效公開


為了實踐我的著作《萬股神劍》從2014年春開始,每營業日出刊《萬日報》到2018年精簡的《金戰略》已歷經四年半。

也就是說,為製作期刊,必須先看過所有上市櫃百千檔收盤K線,已超過1000次,上千個連續的細微變化,這對我產生了什麼影響?

股林裡數十年很多教學或報牌者來來去去,有些是賺了會員的錢,也有的是混不下去,另謀生路。


過去幾年,曾自嘲是來賣藝,為趕路,路經寶地,表演胸口碎大石、鐵喉鎖金槍……但是,有天當我要再踏上旅途時,可曾有人相信我的功夫是真的嗎?

有讀者察覺:我已一陣子不開班教課,也不再收徒弟門生,甚至《金戰略》也是到2018年第四季後即將停刊,這是為何?

可能是收不到學生,或是我自已在實戰上有重大突破,您要猜哪個?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潛伏年改(二) 安寧屠殺! 剝奪退休軍公教餘命 改變台獨公投結構


獨立公投票源極大化
建國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路,要排除一切障礙,須經流血和犧牲。台灣獨立建國運動方興未艾,不幸地,清除退休的老年軍公教成了必要的過程。透過剝削軍公教退休金,減少極深藍統派人口,再加上18-20歲的天然獨新世代,可以讓獨立公投的支持票極大化。

年金改革最深沉的陰謀就是安寧漸進的剝削退休軍公教餘命,無論此時執政者做任何辯解,以上結果都已經造成了。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潛伏年改(一) 年金改革是台獨建國的前哨戰 ∕ 微徵兆找出潛伏反年改的細作



為何對軍公教嚴苛年改?
軍公教長輩們,想必您對剛上路的年金改革感到失望與無奈,但您曾懷疑:為何溝通、陳情乃至於抗議都無成效,新政府一意孤行的嚴苛實施,既要溯及既往,還阻擋釋憲?若軍公教與勞的年金真如宣傳都有破產危機,為何只拿軍公教開刀,是為修理藍營鐵票嗎?難道真像臥底小蔡所說的「掩飾年金貪污」……最後,反年改反出了什麼問題?

年改幕後有更大陰謀
紫色角落將用三篇連載告訴您,隱藏在年改幕後,所有人都忽略掉的陰暗深層,其實,年金改革是陰謀者為達巨大目標的一個重要步驟,而且為阻擋反對者,早已從五、六年前或更早即開始祕密布局……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新解《推背圖》預言(十五) 抱歉,鷹促成蔡習…會而不會?國共內戰,馬偕爾使華,死我雕再次上演



道歉 — 丁酉年,雖未發生,跡象已近
「鑑過去之事易,推未來之事難。」清代才子金聖歎在《推背圖》第三十四象寫下這句,只可惜,自此象預言太平天國至往後十象,無一命中。金老隨即被順治帝所害,沒機會為解讖偏差來辯解,但近代解《推背圖》之術士何其多也,亦從未聽聞有為預言失誤而致歉者。(前年說筆者2017是矇對的友站也是錯了)

筆者要當公開道歉的第一人。因一字「雕」字的強解,造成「民國末年」落於丁酉年的錯誤,謹向所有讀者道歉,此後推論也會更謹慎。但是,您在丁酉年建造的方舟請妥善維護,因為更多跡象顯示,朝代交替洪流已近,可感受到轟隆的衝擊聲……


民國最後一任領導人
原筆者以《推背圖》第四十象民國氣數概論之「生我者猴死我雕」,四十三象預言港台回歸時間之「三十年中子孫結」,推論民末年分。依據在於於猴年當選,雞年下台的民國最後一任領導人,再用十年為大數序列,於1997香港回歸後的第二十年,以上恰好落於2017-2018年初,而得出丁酉年。


「雕」解為原意的「鷹」

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我靠《金戰略》翻身了!小蔡老師封牌代表作《金戰略》績效公開


《金戰略》2018年下半年刊、第三季季刊 剩餘名額 49-41=8
回歸股價真實交易
近三十年台灣股林興起用虛構的波浪理論、費氏轉折、平均線等來解說技術分析,甚至直接以簡單的指標,KDMACD、均價等來買賣股票。筆者則以多年操盤經驗提倡回到股價的真實交易面,寫下多本短長線操作寶典—《當沖獨孤劍法》《萬股神劍》等。

自己會沖  何必賣書募款?
2012年出版《當沖獨孤劍法》募款對抗「四大基金貪污」時,曾有質疑:「既然那麼會做當沖,自己操作就好了,何必賣書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