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轉載:基亞炒股疑雲?司法勾結政商,大案小辦...張嘉元、古董張揭發黑幕

(168 周報 記者 周天泰)
基亞幕後司法勾結政商

發生在20148月的基亞(3176)炒作崩盤,在司法單位的大案小辦下,逐漸被遺忘;然而,在浩鼎弊案如滾雪球般,越演越烈時,回頭看看基亞案刻意遺漏的環節,是否就如浩鼎也牽涉著龐大的生技利益集團,幕後有錯綜複雜的政商糾葛?如今在基亞案的證據相繼出籠時,恐怕要說「肯定是」的答案了!

張嘉元說蘇周宗涉基亞
已故的股市名人張嘉元生前的爆料錄音近來炙手可熱,媒體爭相報導。傳聞錄音中曾指證在基亞案中遺漏的涉案人,竟直指一名元老級的作手——歷二十餘年,在大小炒股案都能全身而退的傳奇,人稱「蘇周姚」(註)的蘇周宗。
(註:因蘇周宗早期為富邦證超業,接主力姚太太的嘉畜股,自立晚報主筆胡超群封蘇為「蘇周姚」。)
爆料蘇周宗因炒股利益
張嘉元為何要在20159月至168報團作證蘇周宗炒作基亞?起因竟是由最早(2004)兩人合作的正峰工(現稱正峰新,代號1538)的利益分配。在上海,訪問到此錄音檔的持有人之一「臥底小蔡」,他播出與張嘉元的對話內容,並表示:「張嘉元的談話是168總編輯翁立民在場,跨海與我的三方會談,大部分於168周報都曾刊過。但是實際聽一遍,會感受到張嘉元對蘇周宗的忿忿不平。」
蘇炒基亞、云辰、松普、正峰
張嘉元說及蘇周宗一夥共同炒作多家股票的內幕,在松普、正峰之後同時炒作云辰和基亞,重要片段有:
「當時由鼎富一位彭副董,加日盛張導郎,加一位保德信基金經理人陳建良,由他們串聯共同炒作…」
「云辰前幾年就是幾塊錢再炒到很高193的那段,2003年之前,做松普的那一群人。」
「賺了數十億元還出來喊冤控告財訊嘛!還要抓禿鷹,這些人有什麼資格抓禿鷹?」
基亞解盲出來前就知結果
「股票都出掉了!蘇周宗你不了解他嗎?你在股票市場那麼多年了,這東西(基亞解盲)公告出來前,你會不知道?賈文中(金主)是笨蛋嗎?賈文中買三千張都出完了,你不會看鼎富的進出?」
「我說實話,蘇周宗是因為(炒作)正峰我給他錢(財務)才好轉,他那時剛從英國回來哪有什麼錢?他賺了很多錢,他基亞四十幾塊買的,就搞大一點!」
蘇周宗分大部分炒股利益
「蘇周宗那群人炒作松普,松普做完做正峰工,正峰做完做云辰…」
「當時我們要三洋維士比買(正峰)三千張,()一人一半,輸的我們也()一半,蘇周宗多不要臉,還跟我們說他沒賺到什麼錢,叫我們那一千五百張,算他的,從二十幾塊飆到七八十塊、值多少錢?他現在住在大直帝景,就是我們給他錢去買的…拿現金給他,股票賺了錢出完了,他在五十幾塊出完了…不爽,還跟我講說為什麼叫他這麼早出…」
蘇拿四千五百萬買宏盛帝景
「我哪知道會到七八十塊,公司的股票在五六十塊就出完了,正峰工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外資也是我,挪威央行、哈佛大學、新加坡政府基金都是我去找的。敲第一筆三千多張是新加坡政府基金。操盤也是我操的,蘇周宗沒事幹就分錢。」
「我拿給蘇周宗四千五百萬元,他用那錢買宏盛帝景,因為他跟那老闆很好,所以才一坪二十五萬,現在值一百萬了!」
朱成志也搭蘇周宗一起炒
「蘇周宗一定要牽扯這次的基亞事件出來,炒作基亞跟云辰的。」
翁總編不解的打斷問:「蘇周宗和基亞有關嗎?」
張嘉元斬釘截鐵地回答:「一樣啊!基亞和云辰同一票人操作的。」「他們在高點都出完了!出給散戶…」「還有鼎富彭副董介紹朱成志給蘇周宗認識。」
蘇說臥底小蔡是走偏的人
以上幾段錄音超過兩小時,另有政府基金受賄情節,甚至談到張嘉元與譚清連的恩怨。當我告知臥底小蔡,蘇周宗曾在接受168總編訪問時,說到臥底小蔡,蘇說:「我覺得他是一個走偏的人…」
臥底小蔡回答:「在蘇周宗看來,當作手就一輩子要炒股,怎知我去當調查員,又去幫查黑做臥底?」
臥底小蔡暗諷蘇是岳不群
張嘉元的錄音中,再次提到蘇周宗是臥底小蔡的師父,臥底小蔡指正說:「我的師父是國票案的高興昌作手楊萬木,而楊萬木出道時,蘇周宗只是他的小營業員;在《笑傲江湖》裡,當風清揚傳授武功給令狐沖時,岳不群充其量只成了他曖昧不明的平輩關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