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阿嘉傳奇 (六) 指證退撫基金炒股的致命錄音 / 王建煊 曾勇夫 羅映雪 ……聽過阿嘉證詞

第六篇  
指證退撫基金炒股的致命錄音
比軍購案還動搖國本
這世上,沒有什麼「保命光碟」,尤其當證詞關係到揭發邪惡勢力時,錄影、錄音只有惹來殺機!
年輕世代,可能不識二十年前往事:一位海軍武獲室的上校尹清楓錄音蒐證了「拉法葉艦」弊案,而成了宜蘭東澳外海的冤魂。
本系列故事的主人翁阿嘉和我也做過類似的事,想指證的舞弊事件甚至超越軍購案的「動搖國本」。那些錄音檔案都還在,只是,如今阿嘉已成幽冥世界,而我亦被司法機關追緝五年……

行賄政府基金行情18%
2004年是阿嘉和我做股市仲介最旺的一年,那是連宋大軍對抗阿扁兩顆子彈的紛亂年代,政治人物朝不保夕,顧不得貞操道德,紛紛當起政府基金的掮客,將郵儲和退休基金媒介給主力炒股,賺取黑錢佣金。
我自調查局體系出身,自知這是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的行為,但是其他同行似乎沒這方面的體認,或說是警覺,隨意幫著來自立法院的管道,向上市公司、主力兜售政府基金買盤,漫天喊價的行情曾高達18%

阿嘉被查黑中心監聽
這仲介政府基金的同行中也包括阿嘉,他和前立委傅崑萁,也就是股市人稱主力「小傅」的關係匪淺。次一年,政局稍穩定後,檢調開始大刀整飭股市;在眾多炒股作手中箭落馬之際,我卻憑著對政府基金白手套蒐證的資料,不但幸免於難,還有幸讓高檢署「查黑中心」收編做地下工作。
我曾提供阿嘉動用政府基金炒股的紀錄給上頭的領導──簡文鎮檢察官。此後, 阿嘉被查黑中心上線監聽。一直到2006年4月,阿嘉還來電說:「有筆約二十億元的政府基金可用。」
阿嘉幕後有大鱷操控
對於阿嘉的一舉一動,檢察官曾仔細分析,最後結論,簡文鎮說:「張嘉元只是一個跑龍套的小角色。」他認為,幕後還有一隻大鱷在操控。當時是上櫃公司科風(3043)的炒作期,研判阿嘉說的政府基金和主力小傅脫不了關係。
我的線民體系,已發現郵儲基金和科風在互相買賣「相對成交」。然而,檢察官卻放棄進行中的線索,中止偵查行動。
或許高層的施壓讓想作為的司法官也只能設法先保住烏紗帽,顧不得其他的的證人和工作人員;明知會被滅口,也只得讓他們自生自滅!
跨海利用阿嘉蒐證貪污
2010年夏天,我帶了一位證人偷渡,從此亡命天涯。就當不甘心好了,固執地想要繼續蒐證政府基金貪污的黑資料。阿嘉是一個可利用的路線,只是我得先引他主動和我連絡;於是我在《168周刊》(已被查禁)撰文說阿嘉不但知道檢察官貪污,還有政府基金收賄的秘密。
要阿嘉作證政府基金貪污
2011年阿嘉和我聯絡時,自然是要求不要再寫他的相關報導,但是我也提出相對條件是為政府基金收佣金炒股作證,首要目標是曾偵查但未完成的科風案。他被我說服說出:誰在科風炒作中,動用政府基金?
林惠官和朱武獻用退撫炒股
但是出乎意料,阿嘉爆料的開始,竟說是由親民黨林惠官立委向前銓敘部長引進退撫基金參與炒作。以下是錄音檔案的逐字翻譯。

嘉:要他們去追科風帶進來的林惠官啦! (他們是指廉政單位)
我:科風不是小傅帶進來的四大基金嗎? 
嘉:其實不是小傅帶進來的,是林惠官啦! 
我:我看他帶進來的只是「代操」的! 
嘉:沒有啦!是直接的(操盤官員),你是勒……你聽我說,其實外面鎖單的都是代操的,科風的是直接的!直接找考試院的那個政務次長…… 
我:那個考試院政務次長跟林惠官有何關係? 
:林惠官跟他很熟啊! 
我:不是用郵儲嗎? 
嘉:沒啦!他不是用郵儲,是用那個啦! 
我:但是,為何我看到的帳戶是中華郵政? 
嘉:你看到中華郵政?你是講到中華郵政,我就不能講了……其實他是退撫。 
我:你是說他是……朱武獻? 
嘉:對啦!林惠官找朱武獻的啦! 
我:我有查到朱武獻的東西,那朱武獻…… 
嘉:本來就是他而已,在外面跑的,本來就只是他,唯一真正有官員的就是他! 
我:朱武獻可以動到退撫基金,可是中華郵政基金他動得到嗎? 
嘉:中華郵政他動不到,可是中華郵政我知道是誰,但是不能講啦! 
我:不是你就好! 
嘉:我若是還有記得甚麼資料,我再傳給你……我還記得一個人,是白手套!我想一下…… 
我:因為你說科風裡面,你查到是退撫基金;另外,我查到是中華郵政,所以至少有兩組在裡面。難怪科風和信音都不敢辦!

錄音檔交監察院王建煊
以上錄音檔案,附於陳報政府基金貪污的《100查黑報告》,第一次在20116月,由信差親交給前監察院長王建煊。此後,於2013年初,分別以檢舉函正式陳監察院與總統府,後來分案於高檢署偵辦。
司法廉政已妥協貪污高層
以政府基金貪污案的敏感性,監察院長、監察委員、承辦檢察官們必會仔細聆聽幾個錄音檔案,也會察覺阿嘉了解的政府基金貪污真相,遠超過證詞所述;然而,在司法廉政體系多年不作為的情形下,讓我們相信司法官妥協於貪污的高層,甚至懷疑惡勢力已取得證人資料。
收押讓滅證陰謀遂行
試想:當高層官員和民代知道有位可能揭發他們貪污政府基金的證人就近在咫尺時,豈不想盡各種可能去消滅證據,防堵醜聞?以當年軍購案的跨國中間人多猝死於非命,現今的生物科技應當可以做到更精細的程度。
2013
年11月,阿嘉被引渡回台後,收押長達半年之久,此封閉期間也提供了很多陰謀足以遂行的機會。在押時,阿嘉已發現身體不適,卻未得道妥善的醫療照顧。
押半年 不問政府基金弊案
去年,最後一次與阿嘉通話,我問:「收押期間,有檢察官曾問你有關政府基金的事嗎?」
阿嘉答:「哪有?都沒人問啊!」
這麼多司法單位受理檢舉,就是沒人問才是事有蹊翹!王建煊、曾勇夫、羅映雪……這些曾看過政府基金貪瀆資料,聽過阿嘉證詞錄音的部會首長,難道不知道張嘉元是中華民國最重要的證人嗎?
還有貪郵儲的高官未爆
〈阿嘉傳奇〉本系列到此暫告一段落,但不會是最後一篇。阿嘉在生命的終章時,更勇敢說出貪污「郵儲基金」的高層是誰?有天,全台灣人也都將知道真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