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再見資產股(二) 金援南港、泰豐 意外看到讓我賺一部車的秘密影本

 籌碼通收 開山始祖益航陳
說起用通收市場上流通股票的「籌碼鎖定」方式拉抬股價者,媒體美其名為長期操作,其祖師爺是主力陳福誠。綽號「益航陳」,顧名思義,應是益航(2601)一戰成名。

丟下生意 小開當主力跟班
「我看過他的帳冊,最低成本才一塊多。」1989年底,益航已高達280元,說話的是我小學同窗,他放下南部黃金店面,到台北跟隨益航陳家族學做股票。一點都不訝異這選擇,那年頭,辭掉正職去擠號子的上班族也不在少數。益航陳一家子多位兄弟都當主力,還有同樣名聲響亮的亞聚陳,陳文吉。其他兄弟還有拉抬投機的新燕股(下市紡織股)。


南港 泰豐 目標價上六百
「當市場上的籌碼沒了,黑板上的價位就隨我們填啦。」股價炒高了,向丙種抵押借錢來轉戰正夯的資產股南港(2101)、泰豐(2102),同樣的通收手法托高了五、六倍股價。

「叔仔(益航陳)說輪仔要做到——」同學對那兩檔輪胎公司的暱稱,「南港500元,泰豐600元。」已是1990年第二季。

會漲也會磨 長抱凍未條
兩粒輪仔當時三百多和四百的股價,算算都還有50%以上漲幅,頗為心動,但是又隱約覺得不安,始終不敢撩下去。其實第一線營業員,無法忍受這種漲升如龜速爬行。
賣壓好重 有人偷賣股票
同學常盤後來營業廳串門子。「今天的尾盤賣壓足重ㄟ!」他皺起眉頭,「叔仔講,那要放空,我嘛足厲害啊。」原來,籌碼已鎖定,當有不尋常賣壓,主力立刻能察覺有人偷賣股票。

大盤回檔 丙種賣股不回補
此後幾天,同學都很忙碌。「今天我們點了幾家號子,股票都有減少,不然就是戶號不對。」那年,幾乎券商都經營丙種生意,而要盤點質押的股票,有時還得隨丙種到銀行保險箱取出。股票的股東戶號和主力寄存的不同,若是主力自己沒買賣過,就是曾被丙種拿來做差價。但是,大盤已經從一萬二開始回檔,丙種偷賣股票後,面臨主力查帳,竟大不甩的不予回補。

益航五叔來找我求金援
同學帶陳家的一位小老弟來找我,他稱五叔,聽說我有一些金主人脈。「有五億嗎?不然一億元也行。」

信合社襄理說 這股票也來借錢啊
我曾在專業股市報紙寫過文章,透過廣告業務主管帶領,來到金主家。那好像是一棟國宅,沿屋外扶著斑駁鐵鏽的扶手爬上好幾層樓。一位身形瘦弱,黑框後眼神犀利,頭髮花白的先生一口就答應了幾億元的股票抵押借款。據說他只是位信用合作社退休的襄理,他好像覺得我不相信,隨手拉開公文櫃,指著裏頭說,「你看嘛,這股票嘛係在這借錢的。」

來借錢的主力股票影印本
我翻一下大鐵櫃裡一大疊影印本,都是一家其他類股的股票複印件,股票正本應該被存在銀行保險櫃吧。
隔日,盤中我惦記著那家已到400元的其他類股,忍不住用了公司丙種偷買了10張。幾天後,我買到人生第一部車。不是很名貴,只是小三門喜美。

金援還未到 股價已栽 險釀大禍
泰豐、南港沒等到我的金援,已經撐不住倒頭栽了,也包括益航。聽說拿自家丙種借給他們炒股的營業員,還有人急到昏倒在營業台。雖然,我也在那波萬點回檔中受傷,但沒惹上大禍,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下回要說雷伯龍炒厚生(2107)370元的幕後秘辛,我相信連資深股市記者都不知道的陰錯陽差。

資產消退 繁華攏係夢
還有讀者在想,益航陳如何去善後崩盤的股票?幾個月後,我遇見了正要打包回南部的同學,他敘述:「叔仔說,不然現在我怎過生活?去幫人家操盤好嗎?」繁華攏是夢,最後的身影有些落寞。

最後一篇 送 舊主力資產股總閱兵
感謝讀者點閱本系列。我預計在最後一次出刊後,整理出《舊主力資產股總閱兵》盤點上一世紀末用資產來炒作的股票,做成PDF檔,寄送給《破解操盤手》有讀者服務的朋友。下次資產股再流行時,就認得他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