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4日 星期二

再見資產股 (三) 小營業員惡搞厚生,雷伯龍和翁大銘的兩券商垮台


厚生炒到370元是意外
厚生(2107)曾被雷伯龍炒高到370元,隨後引發違約交割而崩盤,重創幕後金主翁大銘旗下國華和洪福兩大券商。老雷原先的目標價不是到這出不了貨的九霄天價,但只意外,一個無名小卒玩一筆空交單,後頭引發的蝴蝶效應,不慎毀了天王主力和集團券商的基業。

禍因源於空交站對賭
1993年,我在調查局南機組工作,剛偵辦生平第一個分案,黃明松經營空中交易站(讓客人對賭股票或期貨,並未實際下單)。說起黃明松,留意一下新聞,他到2014年都還被檢舉行賄四大基金炒股。從偵查空交案中,意外得到線索。檢舉人娓娓道來:

小營業員對賭放空厚生被軋
1982822日,南部小券商的營業員Z君在黃明松的盤口下單,看厚生股票已從50多元起漲4倍,似乎炒不太動了,於是趁著那天下跌,做空賭跌厚生股。不料隔天大漲13元,拉到207元,都漲停板了。面對空交站追討差價的咄咄逼人,Z君左思右想竟出賤招。

150
張厚生打跌停 補了空交單
隔天開盤前,Z君以營業員之便自行賣出150張厚生跌停板價,出乎主力意外,未及防備,厚生應聲開出跌停價193元。Z君趁機回補了空交的厚生股。
Z
君在券商賣出的厚生股,當然沒股票可交割,但是他以報錯帳的方式,即刻用券商錯帳專戶回補了150張厚生。算算空交賺的錢還夠賠券商的手續費。

傳言老雷跳票 外圍砍厚生 華國
原本事情就該這樣了結了,但是當日厚生的跌停開盤,卻引起外圍持股鬆動,一發不可收拾,市場傳言老雷又「跳票」了,雷伯龍和厚生同時操作的華國飯店兩檔股都賣壓源源不斷。

華隆集團自營部 進場救援
雷伯龍背後的金主,華隆集團翁大銘為幫老雷化解賣壓,動用旗下國華和洪福證券的自營部大舉進場數千張,將厚生由跌停局勢逆轉到221元,和兄弟股華國飯店雙雙亮燈漲停。

跳空漲停八天 用盡資金無量崩盤
一不做二不休,第三天起,老雷開始讓厚生每天跳空漲停,一連八天,才因獲利回吐賣壓而長黑。但是這一趟雲霄飛車,非但出不了貨,還用盡了丙種資源,股價自370元天價開始無量重挫。

違約交割 厚生 華國飯店
沒有金主願再借錢給老雷炒厚生和華國飯店。自知大勢已去,解鈴還須繫鈴人,199291516日,最後的告別秀,竟利用自家的國華和洪福兩大券商的人頭戶買進,其他號子賣出收款來還丙種。當然買方違約交割不付帳。

調查局抓了雷伯龍
厚生和華國飯店的違約事件上了大篇幅新聞版面,那年頭只要不違約,主管機關對炒作是睜一隻眼不管。但是這回下不了台,調查局北機組只好趁老雷到公園散步時逮了他。隨後,國華和洪福兩券商也宣布停業。

調查局說營業員太小 放了吧
那位貪圖蠅頭小利卻鬧得滿城風雨的Z君營業員,有沒被辦呢?我曾打電話給證管會某組,他們提供給我適用的證交法法條,但是調查局覺得案子太小,不想辦,下令我存參結案。

雷伯龍的秘書只想罵王建煊
「打工仔贏得一粒糖,老闆輸了一間廠。」有句香港俗諺是乎是最好寫照。幾年後,我認識老雷秘書陸先生,向他說起這故事,事過境遷,他似乎已不在意,只是不斷咒罵要股民「手中有股票,心中無股價」的財政部長王建煊。

雷伯龍電話教我炒作股票
又過了十幾年,大概是2001年夏天,營業員好友(李怡萱)介紹「雷伯伯」給我,說可以幫我操盤做一檔我剛接手的塑膠股。
「……」怎操作股票說了一大串,電話那頭的鄉音好重,我正要回話,雷伯伯又說:「我耳朵不行,聽不見啦,你告訴李小姐……」

那是天王主力雷伯龍,曾叱吒台股風雲。那年,我和Z君打過照面也不下十回。


附註:我如何在前波的資產股選到中和羊毛?
1990
年,大盤從12682回檔,有次去參加喜宴,主力老闆的司機,已成短線大戶,他的女朋友是營業員,嬌嗔說道:「大家股票都被套,我男友他買中和還賺錢,我本來還好擔心呦……」
我順道問了句:「中和誰做的呀?」
「雷伯龍啊!」她答。

再附註:為何違約交割稱「主力跳票」?
早年沒有集保公司,買賣股票後的第二天交割,賣方去券商確認交易,交出股票或股條(券商買進證明);買方去交銀行取款條或是支票。第三天,主力的支票沒法兌現,跳票,就是違約交割啦!

(
本系列全文完)
感謝讀者點閱本系列,年底,將整理出《舊主力資產股總閱兵》盤點上一世紀末用資產來炒作的股票,做成PDF檔,寄送給《破解操盤手》有讀者服務的朋友。下次資產股再流行時,就認得他們...

凌雲劍 請參閱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7/04/vip-dna-1.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