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阿嘉傳奇 (五) 鎖單富強鑫 險遭兄弟綁走 / 破解偷賣詭計 巧克力妹妹救了我

第五篇   鎖單富強鑫 險遭兄弟綁走

現代主力出貨給法人
二十五、六年前,差不多是名師胡立陽出版暢銷書《股市投資100招》時,上市公司家數只有一百三十多家,那是主力的輝煌時代,炒作到高價,散戶成了承接籌碼的最好對象;主力做幾天大量,鼓吹股友社進場,貨可以出得一乾二淨;於是「養、套、殺」這嘲弄的名詞蘊應而生。如今上市櫃公司是數十倍數的成長,分散了小投資人的資金,主力拉抬股價到頂,只好求助於散戶的牧羊人──投信基金,次一點的還有自營商、代操法人等。付佣金給他們,請求買進「鎖單」。
阿嘉和我競爭鎖單生意
阿嘉和我剛出道時,除了幫上市公司操盤,也都兼做「鎖單」的生意,所以我們在業務上是既聯合又鬥爭!

法人鎖單也想偷賣
很多人以為鎖單的法人一定是越高價拿到的佣金趴數越高越開心,其實不然,經理人有業績壓力,鎖單只能偷偷摸摸的幹,飆太高,或是大開大闔、招搖炒作的股票都不敢買。此外,還往往不能遵守鎖單約定的閉鎖期──一個月不能賣,千方百計的找藉口出掉股票。阿嘉初次找投信轉自家正峰工股票,即遇到經理人在盤中猛砍,打壞盤面。盤後,只聽阿嘉說:「中間人要帶我去抓人!」因為同時找了太多家投信鎖單,一時弄不清楚是哪家「清倉大拍賣」?需要一家一家的檢查庫存。「那家經理人說,主管懷疑他轉了主力的股票,所以站在他背後,逼他出清……」
金主偷賣的花樣特多
以上是三大法人鎖單,想出貨還是得開誠布公;要是主力迫不得已找了代操或是金主來鎖單,那搞怪偷出貨的花樣可多了,最常見有融券對鎖、匯撥出貨,意思是到其他券商去放空鎖住佣金差價,或是乾脆匯到其他券商偷偷賣掉。主力常從賣出券商來檢查是否有異樣,但總有一些人的鬼點子特別多,讓主力防不勝防,

兄弟懷疑阿嘉鎖單偷賣
約十年前,我透過作手小俞(俞宗碧)介紹,鎖單了富強鑫(6603)股票,買家是我身邊的代操法人。沒辦法,正規的三大法人不敢買,只好找一些經理人,拿客戶的代操資金進場充充場面。沒幾天,盤中小俞來電,說道:
「我們現在抓了小張來問話,我懷疑他鎖單的股票匯撥到中信偷賣掉了,」小俞一付吃檳榔的不好口氣,我心中暗自忖度,阿嘉又惹麻煩事了。小俞逼問:「可是小張說中信賣的股票是小蔡的,你怎麼說?」
「小張怎說?我是說阿嘉到底有什麼證據?」
阿嘉說小蔡匯撥出貨
「小張說,小蔡的營業員李怡萱在中信,所以匯撥到中信賣出的股票應該就是小蔡的部位。」(李怡萱曾是古董張的愛將,專做丙種和隔日沖。)
「兄弟們,我找來的法人有再三交代他們,鎖單條件須『照聘照走』,不到跌十趴的停損價位,就要規規矩矩的鎖完一個月,一張都不能賣!」
給我三小時  查水落石出
「那小張說你在中信賣股票,怎麼解釋?」小余還是搞不清楚。
「請你給三小時,我給水落石出的答案。」
必須很鎮定,因為旁邊傳來,某幫派堂口麥可楊的吵鬧聲音。推測應該是小俞和這兄弟正在盤問阿嘉當中。
匯撥到附近券商陷害我
那年代,券商進出的分公司資料還不是那麼好取得;還好,我除了有大富資訊,還向櫃買中心購買盤後資料,足以讓我更精確分析上櫃股票的籌碼來源。
沒想到,富強鑫在中信證券的幾百張賣盤竟在信義路世貿旁的小分點,離我辦公室不到百來米,這分明是有心的栽贓陷害!
向中信巧克力妹妹求援
真的天佑我也!這分公司,我竟然有位「小探員」在裏頭。
想起有回,另一位作手,港仔KK帶了位跟班參加我的聚會。這位擁有南台灣陽光膚色但長相甜美的小姑娘,我暱稱她「巧克力妹妹」!
立即電話求援:「巧克力妹妹,大哥有緊急事件,需要你幫忙看那天賣出的『富強鑫』,之前是從哪家匯撥到你們分公司?」
也因為我認識常刁難她的券商主管,也是我的鎖單部隊之一「黃紹衛」( 註 1);巧克力妹妹為了報答我「說情」之恩,二話不說的冒險照辦!一小時後,她來電,說道:
「咿,怎沒匯撥來券商的資料呢?」
「不會吧!」換我緊張了,以為有人如此神通廣大,「那集保的資料究竟怎註記?」
「是過,過戶……匯撥。」不常聽到的名詞,巧克力妹妹念不順。
「過戶?匯撥?」我也一時丈二金剛。
精心設計的過戶匯撥
謎底揭曉,每當金主鎖單之後,若以不同人的名義在其他券商融券賣出,鎖住佣金的利潤是最安全的做法,但是需要兩套資金運作,所費不貲;而將股票匯撥到其他分公司的同名帳戶賣掉,雖乾脆俐落,但缺點是要「同戶名」,更需擔心被主力依賣出券商,反向追查回來,若遇到兄弟主力,到時真會吃不完兜著走,輕則罰錢了事,慘則飽受一頓皮肉之苦!

還真沒人想到「過戶匯撥」──上櫃股票可以「場外交易」,只要甲帳戶鎖單買進後,到該股的股務代理券商辦理「過戶」,即可以賣給乙帳戶,並匯撥到乙帳戶的任一券商,再偷偷賣掉。
滴水不漏只有阿嘉能做
以上詭計要得逞,還要一個更重要條件,即股務代理不能洩漏任何訊息給前來明查暗訪的主力。
「要做到這樣滴水不漏,只有一個人做得到,」我向小俞和麥可楊解說過戶匯撥的流程,「那就是阿嘉,因為富強鑫的股務代理,剛好是阿嘉出道時,待的券商總部,也就是自己人。」
阿嘉和我的怨恩糾纏
小俞這票人自此後不再找我麻煩了,可是想到阿嘉在他危難時,竟然拖我下水墊背,編造可能讓我置身險境的謊言,這真讓我耿耿於懷!

這芥蒂也讓他在2007年蒐購我做化妝品的美人天公司,解除財務危機時,我視為理所當然,或是為德不卒;更因為知道:自從出道多年來,他曾在背後搶過我多少生意,踩過多少中間人……股票是殘酷的殺戮戰場!也許您只見表面的陽光笑靨……

附註
 1 黃紹衛(化名)的故事,可看精彩舊文
台股的黑色安息日(二) 不能停損的鎖單遊戲 ---- 五百壯士圍城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3/07/blog-post_12.html

2.本篇的教學文 請參考

老主力操盤術解密的第八堂課( 籌碼論2──籌碼幻術)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2/02/2.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