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2日 星期日

天庭密使 (附錄) 天庭兩派也是喬……語錄

如何取捨正邪的信眾
天庭上的神遇到兩信眾,對立的一正一邪,如何在其中取捨?依虔誠度嗎?
子不語怪、力、亂、神,但本系列所敘述是我親身經歷,如果與您的信仰衝突,請直接略過本文。
神有管轄之地
在此,先向熱心提供見解的讀者致歉:有論述說乩身是邪靈依附於問事者,吸取魂魄記憶後,方能回答身邊事;但以下事跡顯示又非如此──
20153月中,我託台灣員工向濟公師父請示時,當中亦有一位江蘇籍好友也託付問家中事,僅憑衣物,師父即能準確說出好友祖父在文革時期的經歷,而好友和受託傳遞的員工之間卻是毫無任何關聯。
神不需供品嗎?
我在因緣下,到此小神壇是在七、八年前,也是官司纏訟的黑暗期。在如此長久又頻繁的請示,師父不但未收我一分錢,連供品都拒收。祂一向如此,信眾還能快樂地帶著一袋糖果回去。讀者有人見識過了。
官司前的安定心靈
大約是2007年,師父對於滿懷怨懟的我,開示道:
「心中不要有那麼多怨恨……」
那時,每次出庭前都要去請示一次,也明知師父要我做的法事,都只是為了要安定心靈。「這場官司只能靠你自己了,別人幫不上忙。」
揭發貪汙?天庭有兩派爭論
2008
年以後,有了變化,當我發現政府基金貪污和我官司的關聯時,極力想揭發。可是師父卻竭力阻止。
「就說不要亂了,天庭有兩派爭論很久了,一派主張……」
我說,想出一本書。當時的書名叫《六號皇廷》。
「你書出來人家會查,」師父反對出書,「你知道嗎?有十三個官員會因你下台。不要害人害己……」
送上去 會被搓掉
那我改送報告好了?
「沒用的啦!送上去還不是被搓掉!」這句話到今印證,確實有高層在主導滅證。師父嘆氣說:「唉,國家非你一人能救!」
如果天庭真有兩派,那一定還有一方是派遣我來執行任務的,但始終無法證實;當我第一次蒐證朱武獻的白手套自曝歪哥退撫基金時,師父嚴厲地說:「去藏起來,不可以公布!」
你將會被『束』起來
2009年,我執意將政府基金貪污附於高等法院的陳報狀中,師父知我心意已決,摸摸幾張訴狀本,和緩地說:「當你這份送上去時,你將會被『束』起來。」
不知束起來,指的是甚麼?
預知入獄的催命符
2010
年春末,律師說,上訴最高法院應該過關時,我準備找店面開音響店,師父壓下我給的幾張平面圖,說道:「不用了,你住在這的時間不久了!」
我緊張地道:「怎啦!我要被關了嗎?」師父巧答:「你很愛被關嗎?」
幫證人KK作法偷渡
意外收到「執行通知」,在這慌亂的時刻,我卻幫了另一仇家也是證人「港仔KK」偷渡。師父幫他作法兩次,指示出境方向,但好似不欣賞這港仔,告訴我:「不要帶這傢伙來見我,無緣!」

同年六月,我已逃亡一個月餘,但因港仔被困於大陸,我得過去幫他返回香港。師父淡淡說了一句:「打算什麼時候過去?」
動手只在一念間
2011
年初,我的〈紫色角落〉部落格開始火熱,師父隔海轉告:「寫那些是要報人家去抓嗎?」「他在哪,人家已知道位置了,動手否只在一念間。」
一年九 和三年 是開始不是結束
接下來,師父常責罵我搞政府基金貪污的事,但卻又有意無意的說他需保我平安。
但是,很矛盾──師父非常肯定我能重返台灣,不是在追訴期後。祂曾在渡海以前說:「一年九個月……三年。」
我現在明白,這不是結束之日,而是某些事件的轉機之時。
一年九個月整,台灣之聲許榮棋開始幫我向各級檢察機關檢舉。
三年到期之前,師父還託員工轉告:「農三月二十、二十一之後,再慢慢想……」
農曆三月二十二日,壹週刊許記者來信:「壹週刊約訪。」也就是因我對台灣媒體徹底失望,才會有《被A走的1000億元》誕生。
神的難為處境
至於,最近的一次,師父為何推開《被A走的1000億元》,還說:「這沒人要看啦!人家當時是閉著眼睛放他出去,不要以為真不敢抓他!」師父教訓說:「今天他A走人家一千億元放口袋,明天又換另一個人A走他的一千億元……AA去啦!」
難道濟公師父真不理會百姓的苦嗎?其實該體諒:如果以師父所處的派別,既要順著眾神之意阻止我作亂,但在我屢勸不聽時又得要保我,豈不很為難!

假如2017是真的?
至於,我最看重的《推背圖密碼___2017民末方舟》,師父秒速翻過後,置於額頂,開示該如何做,可讓書賣得更好。如果2017不是我的信口臆測,我想,這才是大家值得擔心的問題。
師父要我在大陸先出小說,劇本……猜想,未來終有一天,我會沿著來時的路回去,希望大家都平安,耐心的等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