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3日 星期六

台股的黑色安息日(二) 不能停損的鎖單遊戲 ---- 五百壯士圍城



分析師鎖單被俘 生死未卜

著名的國票案中,被楊瑞仁委來操盤高興昌的楊萬木曾說:「法人轉單沒有名利雙收這回事!」既然收了錢,就不可能顧到績效,可是許多法人就偏偏不懂!

民國92年,證券圈曾傳說一個悲慘故事,有個掄元投顧的分析師,聽了仲介的話一起去轉單一檔鋼鐵股,但閉鎖期還沒到,就被主力發現他們偷賣了幾百張,於是找了海線的兄弟押了仲介和分析師,要求找到幾千張的買盤當賠償。一男一女的兩個仲介,被放出來找買盤,但是分析師被續押著當人質。哪找到那麼多的買單?大家都擔心那曾上過電視解盤的帥哥分析師命運……


法人是鎖單的寵兒

當股價炒高,請法人或金主對轉主力籌碼的出貨方式稱「轉單」,轉單需要付一定的成數給接走股票的買方,通常是10%價差,但是買方也會訂出場的規矩,比如以一個月當持股閉鎖期,或股價跌破原買進的10%時,亦可以視同解約而停損賣出。基金經理人因為拿投資人的錢來轉單,賠了不痛不癢,也不會囉嗦,因此是轉單界的寵兒!

兄弟自創鎖單規則

道上兄弟學炒股,也用起「轉單」來出貨,中壢角頭「水仙」老大和空交出身的陳一春做迎廣6117,不知哪打聽我有法人的資源,我糊裡糊塗地帶法人進場買了上千張後,才發現已脫不了身了!

「我們還沒做完,」水仙老大說:「再延一期吧!」

「那我只好再向您收一個月10%的費用。」

「改一下規則吧!」水仙好像早有腹案,「10%停損,付給你10%;停損9%,付9%;停損8%,付8%……」
「那您想付9%還是8%?」我想水仙老大應該想殺個幾趴折扣。

「別急!」他露出詭異的笑。「再鎖一個月,停損1%,只付你1%。」

法人轉單偷吃步 拿價差又放空

忽然好像覺得上了汪洋大海中的海盜船,待也不是、跳也不是……我去找法人幫忙,配合水仙老大開的條件,也坦承我疏失,轉了不該轉的「兄弟股」!

還不算糟,這只個是悲慘世界的入口,原法人不肯再加碼轉單了,為達水仙規定的「績效」,只好去找別的仲介調借一些買盤來。有天負責操盤的陳一春來電:

「你前天轉單的是不是台新租賃?」

「啊!你怎知?」我懷疑,因為連我都不知是哪家機構買盤,但這不是重點。
「那家在和通證券放了三百張空單對鎖了!」陳一春厲聲道,「你馬上帶轉單的法人來見仙董!」

原來,這回託其他仲介找的法人竟出「偷吃步」,收了主力10%價差後,又在其他券商融券放空、鎖住價差,想要私下拿暗盤,又想要用「空單對鎖」保住操盤績效,哪知剛好下空單的和通證券的營業員吳鈺鈴去通報了陳一春。

偷賣三百張  罰買三千張

在基隆路的操盤室中,仲介租賃公司鎖單的券商經理黃紹衛(化名)臉色鐵青,暗暗瞄他,好似兩腿還打顫著。陳一春請來了竹聯的武哥來做公親。

「黃經理……」武哥好像在演三立鄉土劇,「你說……該怎辦?」

「武哥,是我們不對,法人有答應回補,而且退錢……」黃紹衛真的在發抖!
「我們不要你退錢,」水仙說話了。「大家一起做生意,找些買盤!」

一旁的武哥還是扮黑臉的強硬:「你先前偷賣三百張,罰三千張……」
水仙勸道:「你新找來的買盤,還是會付你錢啊!」

震懾教育法人  五百兄弟圍台新

黃紹衛返回,轉告法人後,空單是回補了,但是沒人想再進場「加碼」。黃紹衛開始避不見面。

水仙生氣了,「邀」我到操盤室看一場「震懾教育」。只見武哥忙碌地用電話指揮,一聲令下,據說有幾部遊覽車、五百位兄弟齊去找台新租賃的操盤人「請教」股票問題。

「甚麼?卡住了!」不知現場出了甚麼問題,只聽武哥電話喊著:「沒關係,大家撤,今天達到震懾的目的了!」

這杯喝下 你買五千張

黃紹衛不得已出面和水仙一群人再談判。那是復興南路的避風塘餐廳,晚餐後,鐵捲門拉下,只做水仙的包場生意。

「黃經理,」武哥拿起快溢出的紅酒杯敬酒。「這杯喝下,你負責買盤五千張!」

「啊!」黃紹衛的臉刷白了,嘴張得大大,卻擠不出聲音,已舉起的酒杯卡頓在空中……

「我們先乾為敬啦!」我說著,邊腳踢黃紹衛暗示他喝,反正鐵門鎖著,能出得去再說!

回去的路上,接連兩通電話,陳一春說:「你做不到,就只好打架!」武哥又補一通:「蔡老闆、你準備跑路了!」

周家如說  你是黑道哦

水仙倒不是真的想耍狠,為了減少他們對黃紹衛晃點的怨恨,我常應約到國父紀念館邊的一家茶樓去聽他們談天說股!水仙偶爾也說一些「么么」「賈霸子」的幫會現況,但是他似乎對我有好感,「小蔡你說得對,我們在股市是求財不是求氣!」「你有將才,不像一些小兄弟般輕浮!」「我拿你的八字給老師看了,他說你適合和我常相左右……」好像有意收編。

經營酒店的武哥見我和水仙老大熟絡後,也收起凶狠的目光,「蔡老闆,其實也不怕您知道,」他說起兄弟圍台新的經過,「那派出所管區是我們的人,台新租賃投資部的那幾個經理人去備案,我們反而知道他們的住家!」

那晚在一旁陪喝茶的周家如驚說:「武哥,你是黑道哦!」寶貝女作家脫線得讓人捏把冷汗!

曾寫《股市侏儸紀》的周家如日後也跟我推銷起「法人轉單」,用嬌憨的口音說:「只要十趴!」但只因為她曾出現在那兄弟聚會場合,只得敬謝不敏!

五百壯士圍城的真相

一陣子後,我問黃紹衛:「那天五百兄弟圍台新,現場狀況怎樣?」

「他們二十幾個兄弟要擠一部電梯上去,警衛就按停卡住,報警等管區來……」

不是號稱五百個兄弟圍城嗎?好似一場鬧劇!但是黃紹衛對水仙警告他:「有名有姓的,你能躲哪去!」感到不安,還擔心水仙到證券公司找他,最後終究去請一位基隆的大哥「芋粿仔」來喬事擺平!

迎廣鎖了一大堆法人單,股價載浮載沉,說好跌1%就停損,可是有次當股價跌破1%,我通知水仙時,他竟賴皮的說:「剛沒看盤,不算!」

這場漫漫的鎖單好似遙遙無期,但竟來了一位終結者,那是被古董張曾諷為災星的KK……(待續)


本文完,以下為廣告
 



《破解操盤手 紀念版》十萬五千字120幅圖解由股市作手親自撰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