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柯文哲的真心話與大冒險──由 台北市觀點切入 反政府基金貪污

選前四個月來,我們將政府基金貪污的參考資料,傳送給柯文哲競選辦公室的總幹事姚立明和發言人潘建志;最後,請求柯醫師為「反政府基金貪污」表態。當沒有攝影機、麥克風時,才是考驗真誠的時機。以下是完整的歷程紀錄── 

媒體一面倒向柯文哲
選舉稱為戰爭,有戰術謀略,用最簡單的跳棋遊戲比喻,既要跳過障礙,也要適時擺顆棋子,擋住對手的路!
台北市長的競選一開始,號稱是「素人」的兩位,為了展現親民的一面,參加公益活動,作一些肢體不協調的運動;選戰後期,開始起底挖對方瘡疤……當然,為了避免壞了好形象,這部分就交給副官、幕僚去胡搞!

原只想冷眼看這場「偽政治素人」的混戰,倒是讀者比我們還關心「政府四大基金貪污案」的進度,留言說:將資料寄給柯文哲。

只寄柯文哲?這也是傳媒、網路強殖給選民的印象──平民對上權貴,勤奮求學對靠爸富二代,白色力量對花花公子,救命之恩對不知感恩……


我偏見故不先送連勝文
我也偏心的只想先轉達訊息給柯陣營,只因對連勝文的幕僚,有先入為主的印象,約五年半前──

2009
年,我將「政府基金貪污報告」送上法院後,但失敗了。自知政府高層隨時會動手懲戒我,於是,帶著書面資料和蒐證錄影到南台灣找開紡織公司的好友;他考慮了幾位中道人選,說道:「我轉交給李勝峰……不,不然交給蔡正元好了!」

蔡正元?常見他上政論節目嘻皮笑臉的樣子,雖感到是不太靠譜的政治人物,但也只能心存希望的等;幾年後的等,事實就證明和我直覺一樣!

如今,蔡正元又傲慢地當起了連勝文的輔選主將,所以,連陣營從不是我的考慮範圍!

送反貪書給姚立明和朋友
今年六月,我彙整了十年來,蒐證的「政府基金貪污」的事證,出版了《被A走的1000億元》。初次與姚立明聯繫是在他當柯文哲的總幹事之前,姚老師是我facebook上的「朋友」,偶爾也會對我發「加油!」的訊息。但是在表明要寄《被A走的1000億元》給他時,卻只得到「已讀不回」的註記。

我注意到,姚立明的facebook是允許朋友在塗鴉牆上貼文,於是我大膽的發帖,說要送書給他的朋友: 
姚老師 您好
有位僅署名是「老戰友」的讀者,向我購買了拙著《被A走的1000億元》5本,並指定要公開送給姚立明老師的臉書朋友,在此借您空間公布。
若有需要的朋友,請直接發訊息給我,不需要費用,我會以掛號寄給您。
謝謝!
PS 我會加送一本給姚老師,我是作者本人,筆名 臥底小蔡。
姚立明:柯先上了再說嘛
姚立明的朋友來索書踴躍,總共送出了十本以上;也沒忘記再和姚老師聯繫,寄二本給他,他公開留言:「謝謝老戰友!」 
當然,從一開始「已讀不回」的不理睬,就是姚立明對「政府基金貪污」的最好表態了!之所以要再大費周章,不計成本地送書,只是為了要讓大家見證:這位每上電視必會聲嘶力竭的為柯P辯護的總幹事,遇到這樣重大的公義事件,是不是願意幫忙發一兩聲?
當姚立明大喊「八十萬票贏定了!」之後,想必是以鞏固柯文哲的勝選為優先了!

前幾天,鄭村棋在政治評論節目上說:「我跟姚立明說柯有些性格……姚立明說,唉呀,老鄭,先讓柯P上了,再說嘛!如果他再那樣,我自然會監督對付他……」
鄭村棋質疑柯P當選了,姚立明對付不了他;我卻認為,姚立明根本不會監督柯P。總歸,一切為勝選不擇手段,至於什麼「表態反四大基金貪污」?一邊涼快去吧!

為柯獻出超越藍綠策略
另一位柯陣營的發言人潘建志醫師,聯繫上他是意外。8月中,他詢問《被A走的1000億元》為何書店買不到?我送給他三本,其中一本,他表明轉送給柯文哲了。

在選戰初期,另一候選人沈富雄曾允諾──召集工會代表,開記者會,揭發「政府基金貪污」的事證後,陪同我返台作證、投案!
沈富雄說:「
這件事不論是否與選市長有關,都是應該且必須要做的事。」這應是最清楚的表態了!

9月初,是「MG149密帳」被打得最火熱時,當我想獻出「超越藍綠」的策略時,潘建志回覆:「好讓人好奇啊!願聞其詳!
怕貪污案牽累陳水扁?
原想要請他建議柯文哲,是否能比照沈富雄的做法?為了怕他們有「政府基金貪污」牽連到陳水扁的疑慮,我加註的一段話:

會面臨最重要的問題,本案之朱武獻與扁兄的連結性,其實不用管,柯可以發表:「誰有貪污政府基金就查辦誰」所有中間選民會為之改觀! 
但是接下來,卻是一連串的靜默! 

上星期,《168周報》第203期出刊《沈富雄 允諾 選前陪同我作證投案》之後,我即刻再請潘建志轉達:「請求 柯市長 對 政府基金 貪污,公開表達立場。
一天後,得到的回覆是:「需要有台北市的切入觀點。
台北市觀點是推託之詞
我曾在上周的專欄中預告:
或許有人要詭辯說:『政府基金貪污與市政無關!』想幫候選人的『不表態』解套;但是,請聽電視辯論會上,柯文哲繼上次說『蔣經國是政治典範……』又再說:『公開評價蔣經國前總統……』
柯文哲的核心價值,既是蔣經國般的『清廉、透明』;請問:對政府基金貪污受害人民最多的台北市,請求市長參選人表態『反貪』的看法,有何不可?

一如預言,用「政府基金貪污與市政無關!」來幫候選人的不表態解套,在柯陣營也是一語成讖!

公開請柯和連表態反貪
「或許,不表態是幕僚的自作主張!」此時,想必支持的群眾會護著心愛的候選人。上周二,我請義工寄出:一封懇請表態對「政府基金貪污看法」的信,一份沈富雄說願召開記者會的《168周報》報導,一本參考資料《被A走的1000億元》;分別指名給柯文哲和連勝文。我們能做的只有這樣了!
陳水扁是柯P的罩門嗎?
潘建志認定「政府基金貪污」與台北市政完全無關是絕對錯誤!民國99(2010)42日,林瑞圖市議員質詢台北市政府的財政建設部門時,說:
陳水扁主政時單單97年四大基金不包含國安基金,護盤總共損失1,567億元。上次在民政部門質詢時詢問人事處處長,退撫基金的部分就損失339億元,也詢問勞工局長,勞退基金、勞保基金加起來也虧損了547億元。」林瑞圖又說:「這些都是中央單位的事情,我為什麼要詢問,就是因為現在蘇貞昌要來參選臺北市市長,蘇貞昌當過行政院院長,當初他叫陳菊拿勞退基金4,500億元撥給吳乃仁,交給他的乾兒子太平洋證券總經理何志強,輸了三千三百多億元,最後只剩下一千一百多億元,這是私相授受、中飽私囊。」

柯文哲先生,先不要對您說「醫者父母心」的大道理;如果有天,林瑞圖又「想孔想縫」,用類似的「政府基金貪污」資料來質詢市府官員或甚至是您時,您該怎回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