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國安基金 只剩小便的功能!護盤不成,退休基金大禍臨頭

鐵索連舟遇火燒連環船
1980年代,曾有主力益航陳創造出用丙種資金互相堆疊炒作益航、泰豐、南港、新燕到天價的神話,他員工驚奇的說:「我看過帳冊,船仔最早才買一塊多……」當時,益航已拉到280元,輪胎股更高達五、六百元。只是,丙種終究看穿了這只有股票、沒有現金的「鐵索連舟」伎倆,如三國的孔明用火燒連環船,偷賣質押的股票。在1990年,益航陳無力軋空,全數崩盤。十年後,又出了「新巨群」集團,名下借殼公司互買股票拉抬的「交叉持股」,其結局的悲慘也不亞於益航陳。
三大退休基金倒數破產
台灣政府四大基金中,其中除了郵儲以外,其他退撫、勞退和勞保三檔退休基金受設置條例約束,必須有一定的獲利,否則須由中央撥補。只可惜,上述基金十多年來除制度設計不良以外,還有人謀不臧的酬庸與受賄買股。到今,三家退休基金都已在倒數破產的年限,退撫軍保部分更直指四年後已無錢可發。
只想把爛攤丟給下一任

對執政當局最大困境是大選在即,要如何將這倒閉風潮拖延到改朝換代,讓新當家的民進黨去面對這爛攤子。於是,像一開頭說的主力型控股方式就出現了,今年陸股大漲,四月底,台政府基金有樣學樣,和外資聯手拉權值股強漲到10014點,可是細看結構,中小型股早已感受到景氣衰退低氣壓,提前走避,趁此良機倒貨,反向出現跌勢。在新聞發布退休基金又賺多少錢的短暫歡愉中,怎知陸股已到泡沫,連動的是台股的加權指數假象也遭戳破!
引用民報,攝影 何豪毅
軍公教和勞工聯手查弊
原本指數回跌,退休基金績效縮水,對外可以歸咎於國際大環境,對內可以縱容像謝金河那種顏色名嘴來挑撥勞工與軍公教階級對立,以掩飾十年貪贓。但是這時偏偏有不甘受辱的「軍公教聯盟黨」出現了,要求清查退休基金的操盤弊端,更積極要勞工團體聯盟來追弊案!

國安護盤的錢要哪來?
一旦退休基金淨值水位越低,黑金的部分會越快露出,這時財政部居然祭出「國安基金進場」的殺手鐧。
國安基金在操盤上並非完璧,在168報團就曾揭露筆者在上市公司任職時,親身參與的國安基金酬庸買小股,也有證人錄音指控第五屆某立委找作手到國會辦公室要求付佣金買特定股,但近年已規定只能買「台灣50成分股」,雖不失防弊好招,但最大問題是護盤的錢要哪來?

國安基金銀彈根本不足

依國安基金設置條例,用於護盤的五千億元其中三千億元要向四大基金借款,如果要求政府改革年金制度的呼聲如此甚囂,又報章雜誌調查退休基金破產年限有幾分真實,那麼各個基金就不可能有充足的資金水位去供國安基金揮霍,甚至不用提出數據,邏輯上就可斷定國安基金銀彈根本不足!
護盤不成台灣大禍臨頭
國安基金此時模糊了設置條例規定的進場時機,宣示護盤目的就是要護住退休基金的淨值,有如被丙種催繳保證金的主力,再去找新的丙種借錢回頭護住瀕臨斷頭的股票。等到投資人發現:原來國安基金只是個空殼,那麼後頭一把小火就可以燒掉曹操用鐵索鍊著的一整個水師船艦;到不久,台股加權見5字頭時,大家的養老退休所依的四大基金就真的大禍臨頭了!


(168周刊於2010年第52期曾報導國安基金弊端,遭台中地檢署檢察官王捷拓查禁,該檢即是2008年縱放郵儲基金收賄案的主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