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 星期五

調查局 什麼股票都買,什麼案子都賣!

廉政官愛炒股 賴錯被抓包 
「林惠琴帳戶,台郡6269買三張,分批買,卡緊A!」這是本周的烏龍笑話,活在LINE世界裡的台北市政府,有個LKK級的政風室主秘林惠琴錯將買股下單訊息發到群組。
陳揮文在廣播節目中說:主秘辯稱自己的帳戶借給太太用,不合常理……信不信由你,反正柯P是信了!
一時之間,曾在調查單位待過的筆者,接到不少詢問,關切像我們這樣撲克臉、一絲不苟的公務員,平日如何藉炒股怡情,紓緩壓力!

政風、調查疊床做廉政
先強調:政風單位和調查局早分家了!早年人人痛恨的爪耙──「人二」「人室二科」,法制化成「政風處」後,雖還是委由調查局代訓,但分隸屬內政與法務不同部門。
工作上,政風用於機關內部的貪瀆預防與線索發掘,但卻不給司法警察身分,多數案件要與調查局配合偵查,許多政風單位的主官甚至就是調查官轉任。兩個機構都是做廉政,關係也算是曖昧!
調查官只能長線投資
股票炒賣人人愛,調查員也不例外;吳東明局長時代(約二十五年前),只得公開宣示說:「可以投資,但不能短線買賣。」當然,靠偵查案件的內線交易是絕對禁止!
調查員密告同事炒賣股票
沒手機的年代,調查員想下單,得偷偷摸摸去打公用電話,謹慎小心。
二十年前,有個派駐國稅局嘉義監察室(也是廉政工作)的林姓績優同志,想到天高皇帝遠,拿起電話猛通號子營業員,眼光獨到,趁1995台海危機,力挺政府護盤基金。沒想到就在升官發布前夕,「明信片」如雪花片片飛進調查局督察室,將他電話下單炒股時間列舉比監聽還詳細。真是大意失荊州,只好提前辦退休。那辦公室就三個人,可憐的他到賦歸鄉野時,都還錯認寄明信片告密的人。
智慧型手機炒股新樂園
不像過去還得從口袋悄悄摸出一台「寶財通」(一種接收股市行情的傳呼機),瞄一下行情,急忙溜到廁所或陰暗角落,壓低聲音:「喂,那個長億股買三張……卡緊A!」如今,有智慧型手機,低頭手機滑幾下,一切OK啦!
真希望每個公家單位都比照北市府強迫員工加入LINE群組,恩賜一個炒股樂園,從此朝九晚五,大方看手機炒賣!
空昱成被軋掉一台賓士
關心的重點是:到底有沒有調查官員藉偵辦股市案件,以內線牟利?
說內線交易的確是有,但說到牟利,就太抬舉了,調查員判斷買賣時機畢竟不如證券業內。以前聽過內部傳言,監聽譚清連昱成炒作案的調查員放空該股,沒想到遲遲沒偵辦行動,因而被軋掉一台賓士,只是傳言;不過,筆者倒是見過在正搜索一家南部上市公司的調查員,現場手機通報親友放空,也是遇到長官事後放水、未發布新聞因而慘賠掉大半保證金。
禿鷹不好當 投靠主力才內行
既然,繁忙的調查員無暇判斷股價,當禿鷹又累,那麼跟主力交熱,消息可就準確些吧!主力再狡猾,量也不敢「晃點」有生殺大權的調查官大爺。
有「天下第一組」美譽的北機組(),可以活捉雷伯龍,但在拘提短線炒手「阿丁」之前,竟讓他給溜了!事後找到一個好似「通風報信」的馬靴帥哥調查員,只得將他流放邊疆──金門去了!
幾年前,主力古董張甚至上演行動劇,抱了八十萬元一堆到調查局北機組(又是北機組!)門口合影,氣呼呼的指控「要拿又要抓」的小調查員。
調查局來抓了,快跑!
以上這些廉政、調查官員和紙醉金迷的股市切割不了關係之林林總總,以偵辦炒股卻「賣案為生」的案例屢見不鮮,正是一般小老百姓不信任基層司法的原因。
2011年的碩天(3617)炒股,主嫌周鼎逃亡多時後到案供稱:是接到已故名主力張嘉元通報急電:「調查局要來抓了,快走,不跑會被收押!」追查此訊息,竟是來自台北市調查處副主任洪良元、調查官郭詩晃提供。
查洗錢 順便賣炒股名單
前幾天,再爆出調查局洗錢防制處「優秀」專員調查官鍾高明,在2013年將「三陽公司100大投資買賣人明細」等機密情資,轉交給重要關係人曾姓金主。檢察官去搜索鍾調查官住所,還查獲七、八本花花綠綠的「新光三越禮券」。
98日,這訊息被〈蘋果日報〉喜孜孜地當獨家新聞,說:「令人驚訝的是,涉嫌洩密的調查局官員,竟是當年查辦駙馬爺趙建銘涉台開內線交易案的洗錢防制中心第一把交椅鐘高明。」一副故做吃驚狀!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ocal/20150908/687092/
黎智英,有什麼好大吃一斤?
真的想告訴壹傳媒老闆黎智英,調查局才賣個小資料,這種小事有什麼好「大吃一斤」的?當年「查辦駙馬台開案」的那組人,何止賣炒股名單而已?
郵儲基金收賄案也賣了
港籍炒手陳浚堂(KK) 曾錄音作證:在2005318日,到調查局北機組檢舉「郵儲基金收賄炒作信音(6126)股票」,有幾位調查官跟他談論案情很久。
「後來,台開案爆發,我看電視,咦,去抓趙建銘的不就是那天在北機組問我案的原班人馬嗎?」陳浚堂說:「我記得很清楚,有個自稱黃()主任的來和我談案情很久,有個姓朱的組長還升官……」
可是,這份筆錄後來人間蒸發了,北機組或是當年的葉盛茂局長不知將案子賣給誰了?
此時,想到以前雅虎拍賣的廣告詞「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用來形容調查局賣案還真的貼切!
炒股也可以黑自家人
看似調查官員老是被媒體貼標籤涉炒股,但是有時調查局也用「炒股」來黑自家人。2012年底,〈壹週刊〉財經記者鄭國強帶攝影師來上海採訪本人有關「政府四大基金貪汙」,回去後,被社裡「壓稿」不能刊。調查局聯絡室阮鵬球(後涉電玩業洩密被法辦)告訴鄭記者:「小蔡是『炒股』才被趕出調查局。」
還真是栽贓,回想筆者在調查局的八年,連一支申誡都沒有,所以才敢在離職書上寫「瞬逾八載,幸無隕越!」果然是江湖形容的調查局「外鬥外行,內鬥內行!」
後記:你投資小蔡五百萬!
想必調查局長官看了本文必會火冒三丈,不過也只能捏著……就是捏著,只因遇到「政府基金貪污」,說什麼都腳軟!
調查局對內部是禁止談論「查政府基金貪污」如叛徒的筆者,卻縱容另一名涉及偵辦卻護航「行賄郵儲基金案」的陳茂益,繼續待在調查局犯罪防制中心,月領十餘萬元等爽退!

前幾日,據一名朱姓前調查官在入獄之前透露:陳茂益最愛黑筆者了,五年前還故意問他說:「聽說,你有投資小蔡五百萬元!」朱調查官氣道:「我說五千萬啦!你寫進筆錄啊!」

(
截圖自《被A走的1000億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