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2日 星期六

三大怪案 ── 想脫罪 快喊: 政府基金 貪污!

揭弊湊熱鬧  弊案變怪案
台灣朋友愛看揭弊,但長久以來就是跟著媒體湊熱鬧,但偏偏新聞的熱度常不及一二周,往往喊到震天價響的大弊案,在進入司法程序後即漸漸船過水無痕。更甚者,在媒體找到新話題後即付諸風花雪月;本文標題用「三大怪案」即師法明星市長柯文哲甫上任,信誓旦旦的「五大弊案」,後來成「五大怪案」的笑談。
利用審理期間操作司法
絕大部分重大弊案的涉案人,都會利用冗長的審理期間進行操作,用政治利益交換,或以權勢脅迫司法讓步。反正喜新厭舊的群眾也懶得去關注了!
第一案  盈正掏空退休基金 一毛不賠

謝青良搞退休基金虧二億
還記得二年半前,司法初體驗「辦掏空政府基金」的盈正案嗎?
安泰投信經理人謝青良代操退撫、勞退和勞保等三大退休基金,卻拿去買炒高到500元的盈正(3628)股票,導致退休基金損失兩億餘元。當年,各大報章雜誌將謝青良打成過街鼠,盈正老闆陳友安被依內線交易起訴……這些在大家腦海裡已模糊。請問誰還在關心這幾咖被判多少年徒刑?

拖了兩年 掏空不起訴
本月初一則不起眼的小新聞:「涉違規買賣公司股票,盈正董座不起訴」內容是盈正現任董事長許文和前任的陳友安原違法透過人頭詢價圈購自家股票,還掩飾德商暫停出貨的重大訊息,偷偷出脫持股規避損失上億元,涉嫌違反《證交法》,如今台北地檢說:偷買股票只有違反券商內部自律規定,所以不起訴處分。
退休基金鎖單不算勾結
想試問稍懂得股市作手生態的業內:作手如不和公司董監打交道,如何炒作股票?更何況盈正董座確實有用人頭戶,而將人頭戶股票倒給退休基金鎖單的事實。人頭戶和退休基金的「相對成交」為何沒有犯意的勾結?
一毛不賠的謝青良
謝青良一毛也不賠
檯面上,小弟頂罪的謝青良呢?在今年初台北地院判決指出,被告犯後否認犯罪,飾詞狡辯,毫無悔意,又未與告訴人安泰投信進行和解,也完全未賠償安泰投信所受損失,所以依〈背信罪〉只判三年有期徒刑。〈背信罪〉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算是輕判了!
大放水 背信罪起訴貪污
其實,從一開始這些惡搞政府基金的經理人在檢方,都用「背信罪」起訴已是大大放水,為何不適用〈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依據法令從事公務」的準公務員呢?此非筆者獨有的法律觀點,在盈正事件的一年後,另一件給「特偵組」辦的經理人瞿乃正、陳平掏空退休基金案,賠了三十八億元,也是用〈背信罪〉起訴。特偵組不就是該抓高官黑金辦貪污的機構嗎?法官看不下去當庭叫公訴檢察官此後要答辯是否該兩被告涉〈貪污治罪條例〉?

第二案  行賄郵儲基金 檢舉人反跑路
不辦行賄郵儲 檢調互踢皮球
以上不是司法第一次辦政府基金貪污,早在2004年從調查局北機組、桃園地檢就受理檢舉:在信音(6129)炒作中,行賄郵儲基金買七千萬元股票。此後,檢舉人被當皮球踢來踢去,沒人敢辦。
假測謊後縱放炒手
2008年台中地檢署檢察官王捷拓、卓俊忠居然夥同事務官李錦明做個假測謊(2008C0006)放掉行賄的老闆,至於炒作股票的吳姓主力,買一送一,雖然七位證人筆錄都做好了,為了怕政府基金貪污外洩,連叫來問都省了!

亂改年次,超完美作弊!

筆錄做了,人不用傳來問?

送黑錢沒事  檢舉人跑路
行賄罪免了,老闆(甘信男)的炒股罪到台中地院,竟罰60萬元緩刑了事!
郵儲基金損失四千萬元沒人要追究,此案堪稱台灣司法在本世紀作弊最離譜的貪污案。香港籍的檢舉人(陳浚堂,綽號KK)吃不完兜著走,最後偷渡逃亡!


第三案  痛罵檢察官 九年逆轉無罪
應華炒股超重判決
既然,喊一喊「政府基金貪污」,法官就會主動迴避,飽受官司纏身之苦的筆者何不反向運用?
(2013)年,有史以來在證交法上判最重的應華(5392)炒股案,更一審開庭了,此案股東翁茂鍾和王嘉賓各被判八年與七年,筆者更被判創紀錄的九年徒刑。我接到苦主翁茂鐘哀叫電話:「才開兩庭,更一審法官就想結掉了,我看沒希望了!」
罵檢察官沒資格辦案
安撫他們後,筆者豁出去,慷慨激昂寫了一份指控偵辦該案檢察官的答辯狀,內容是除了說真正炒作的大買家是佳能集團和群益投信,還說明我和查黑中心合作的過程,還附上證據──往來的電子郵件、漏掉的「臥底監聽譯文」;隨即刀鋒一轉,痛罵台中調查站和地檢署的王捷拓、卓俊忠檢察官沆瀣一氣,為掩護郵儲基金貪污,做假測謊、縱放白手套,「如此司法人員已失去任何偵辦股市犯罪的公正立場」;最後結論補上:翁茂鍾、王嘉賓是我臥底時利用的人,請給他們無罪判決,若認定我罪無可逭,逕給最高刑度判決吧!
九年逆轉無罪不提上訴

這份答辯狀傳給律師,並附上證據,不消說,律師認為這是大逆不道的搞事;但最終結果,更一審逆襲了前幾庭法院的判決,將違法證交法的部分撤銷,改判無罪;判決書中鉅細靡遺的逐條推翻前庭審中,認定的炒股事證,不但炒股改判無罪且檢方也不再提上訴,歷時多年的鬧劇落幕了!大家有台階下就好,至於炒作應華到二百多元的是誰,誰鳥你?
被押的作手想脫罪嗎?
是真的,只要喊「政府基金貪污」,在審理中的證交法案件,似乎可以起死回生!這給在蹲苦窯的古董張,還有正被收押的金鏞老師、大作手俞宗碧參考。

罵你一頓 還不放我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