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我的第一次,作手初體驗 (上) 被外資擺了一道!

這件事發生在距今至少十六年了,有道是:「第一次的經驗」會讓您記憶一輩子。

一招半式 想出師
好早以前,找了楊師父 (當年,國票案中的高興昌作手) 操盤K股,我跟在一旁當助手,也偷師一招半式。

那段K股的拉抬時期過後,楊師父走人,我順理成章的成為K公司老闆的助理;工作就是幫忙下單,處理大大小小操盤雜務,如應付外圍金主、投顧老師等。

但是,被動的讓老闆指揮下單,總不是滋味,老是會想:「現在該攻,怎會守呢?」「應該讓價位衝過這檔了,怎還要壓盤作量?」

曾有位飆股作手,經K老闆同意後,請我幫他操盤,看守三天的盤面。我發現可以應付得來,連楊師父都來電:「你會做上櫃的股票啊!我都還不知怎做量。」
心中萌起自立門戶,開投顧公司的念頭。


電子公司的釋股邀約
終於有天,探聽到一家上櫃的電子H公司,要釋出約三千張的持股。那時我還是K公司助理,找了周末午後,約了楊師父,又帶了一位外資的經理人去南部拜訪H公司

開舊車 等於好老闆 ?
外資經理人A君在廠房外,看到H公司董事長的坐駕是車齡十年以上的老賓士,高興地說:「這是家值得投資的公司。」是看在負責人殷實的作風吧!

但是,年近七旬的老董,顯然不是股票行家,屢次不答覆交易細節,如股價出貨的成本等,卻反反覆覆說些家事,他如何孝敬老母親,「唉呀,我阿母便不出來,我用手指……」
急得一旁的財務長大叫:「要吃飯了,董事長,您不要再講那些啦!」
老董才意猶未盡的說:「帶外地客人去吃肉燥飯吧!」

走出辦公樓,財務長偷偷說了底價。但是我沒答應「在地風味」的宴請,改帶楊師父一行人去星級飯店用餐,也順便商討作戰策略和利益分配。
外資擺道 想做無風險生意
「我負責聯繫公司派,大家找資金,楊師父操盤,到高點由A的外資基金接走。」我提出了規劃。

「沒有哦,公司派自己拉到高價點,然後我的基金再整批買走。」A經理人,顯然不想負拉抬的風險,他說:「就是切個底價,多高我都買,這是大宗交易嘛……」A君好似在上課講解般的得意。

這背離了原來請外資來參與的說法,楊師父卻默不作聲。

怒火攻心 推翻原案
突然怒火攻心,「請你們來幹甚麼!」我罵說:「要公司自己拉抬,再找人來接走,這種不費事的買盤,可以排一條街了!」

楊師父還是支支吾吾,說不出具體的解決方案,倒是A經理人被我的氣焰嚇得不再發表意見。


那年我的人脈還不是那麼廣,打了電話跟財務長說明,如果公司規劃作盤,我只負責轉單,則費用是10%。想法是:找些投信單應該還可以應付。H對方不置可否,這件事,看似不了了之。

磨到了第三方案 取得主導
三個月後,接到財務長電話,約我到公司一談。
老董這次進入狀況了,為股價的低迷抱屈,要我和財務部好好配合規劃。但是財務長卻說個跳樓價──7%,顯然他們有接觸到其他法人了,這是最基本價碼。中間人的利潤沒了!而且H公司,都不明說,到底是誰主導盤面。

又磨了兩星期,H公司終於答應要拉高到8%
和投信的計價攻防
這是台北國賓飯店旁巷內的日本料理店,我在那宴請投信朋友,當然都是代表人出面。


「賺太少了!」經紀人說。

「怎麼會呢?」我陪著笑僵的臉,「給你們是行情的7%啊!」

「我是說你賺太少了,讓我們不放心!」

甚麼意思?我愣住了……()
下篇 忍耐他的扮豬吃老虎,換我第一台BENZ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02/benz.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