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我與新新聞陳東豪不堪回首的一年(一)陳東豪說:找蔡其昌立委來查郵儲基金




我與新新聞陳東豪不堪回首的一年

(引言)請點閱:一群被閹割的大公狗
(一)陳東豪說:找蔡其昌立委來查郵儲基金


一本舊新新聞 亡命走天涯
手上有一本新新聞周刊第1057期,每當我看著磨損泛白的邊緣,就會想起三年前夏天黑夜裡,從金門坐上偷渡舢舨,掉到海裡掙扎著游泳的那刻恐懼,漆黑的海水像流動的墨汁。渾身濕透到廈門上岸後,攤開隨身行囊,就有這本新新聞周刊。20076月出版,那時新新聞社長是黃創夏,封面人物──「內線殺手」王捷拓檢察官!
(偷渡帶的部分資料,一本新新聞1057)
股市人盡知:這是一位常假借辦炒股案,縱放權貴、金主的檢察官,但是卻被新新聞捧成司法英雄;在半年後更膽大妄為的用2008C0006假測謊,掩護「信音行賄郵儲基金案」。
就是為了拿到這樁弊案的資料,我才冒險到大陸和證人會面。執著相信──攻破了郵儲基金的陰謀,後頭誰貪了政府四大基金,不管權位多高,都會潰堤垮台!
新新聞刊盈正案 我搭上了陳東豪
想傳遞訊息給台灣幾家大傳媒,轉眼間,登陸已二年多了,但是在時周、蘋果、壹週刊、自由……之間,處處碰壁,毫無進展。
去年10月,新新聞刊了「代操盈正、坑殺退休基金」;雖然這是我最不想接觸的一家媒體,在猶豫中,我還是接上了副總編陳東豪。
「我是2005年,幫高檢署查黑中心工作的離職調查員……」
「哦!你就是寫臥底查四大基金貪汙的那位……」
陳東豪錄音採訪  被通緝的KK
我認為,陳東豪看過〈紫色角落〉部落格文章。我上傳到雲端網盤,給他下載《100查黑報告》,也就是王建煊院長在2011年向我要的三萬字報告。陳東豪問:
「你覺得四大基金貪污裡,那個案最好突破?」
「絕對是信音案!這是唯一有經司法調查而做假的案子,」我不思索的答:「裡頭不但有郵儲的買賣資料,還有多位證人筆錄,更有台中地檢的縱放測謊……」
隔海會談兩次後,我大膽地說服同樣被台灣通緝的證人KK,接受陳東豪採訪;不只一次,第二次陳東豪還私下錄音存檔。
(陳東豪於第一次訪問KK前,傳簡訊給我說不需錄音)
陳東豪說 找蔡其昌查郵儲
「上次新新聞的盈正案是我寫的,」陳東豪說:「蔡其昌委員調查退撫基金資料時,只能看到是虧33%,還不知道是多少金額,就先刊了……」
不過,這樣不顧一切出刊的運氣,好像沒降臨此案;整整11月份,「我還在研究,再等幾期!」是最常聽到的回覆。
郵儲和其他退休基金在股市中的運作都是黑箱作業!這是難處,我接受陳東豪找立委蔡其昌合作的提議;雖有點擔憂政黨利益會干擾調查,但是又滿心期待陳東豪橫跨雜誌和政論節目的明星架勢,會讓這貪污案驚天動地的爆發!
陳東豪你不快點  壹週刊要刊了
12月到了,在陳東豪還沒進展時,壹週刊悄悄摸上門了,這次是財經組記者,大陣仗的帶攝影師到上海,在上海虹橋賓館又採訪、又拍照的搞了兩天。刺骨的寒風中,讓年輕的義工們更狂喜的是:「東森新聞」也透過facebook聯繫我們!
壹週刊和新新聞是互相競爭在政治新聞上,但是無論哪家拔得頭籌,台灣政壇必掀翻無疑!
但是,壹周刊鄭姓記者回去兩星期後,語帶愧疚地說:
「回去後,我們組裡好多意見,還有人說訪問到的KK是假的!」
我有點憤怒地撥給鄭記者的主管陳志俊組長。「為什麼不能刊四大基金貪污?」
「你……的東西太舊了!」陳志俊有點驚嚇到,結結巴巴的說:「要刊……要等時機嘛!」
原本,我用「你不快些?壹週刊下期就要刊了!」來刺激陳東豪,但是這回洩氣了!
台媒體高度關注  高檢署辦科風炒股
那時,壹週刊鄭記者和陳東豪彷彿都有法界消息:高檢署正查其他和盈正案有關的基金弊案,有件與科風(3043)炒股有關,他們對我手上的「科風炒股案」監聽資料特別感興趣;我先給了壹週刊,但也不想讓陳東豪輸了,又多電郵給他一份!就當做人情給一個即將成為「人民英雄」的記者。

(清楚的看到:陳東豪回復:「本期稿擠延後一期)
高檢署說  小蔡不是臥底啦!
新曆年前,陳東豪說:「我問過高檢署,他們說,你不是臥底!」
「就是沒簽約!」我無奈的答覆:「說我是線民、爪耙子、垃圾……都無所謂,只要掀開弊案就成功了!」
「我想請調查局答覆信音案測謊的真實性?」陳東豪很有說服力的說:「因為你已質疑測謊鑑定了,社裡法律顧問說,必須由公信力的單位證明,不能照抄你的!」
想起壹週刊鄭記者曾透露,調查局消毒放風聲說:「小蔡是因炒股被趕出調查局!」,我緊張的問陳東豪:「有沒被調查局阻礙?」
調查局都知 陳東豪要碰測謊案
「調查局都知道我在碰信音測謊案,但是調查員說不能私自接受訪問,」陳東豪語氣平緩,「要出示公文,也許往返就大半年……」
我想幫忙找對測謊鑑定有「公信力」的人士,隔兩天,我興奮的跟陳東豪說:「石台平法醫說他有學過測謊,要幫我們看!」
但是,好像又是瞎忙一場!大概我的電子郵件被監控了,或是消息走漏,和我通信幾次的石法醫一下子沒音訊!
義工見證  貪汙資料交新新聞
「蔡其昌委員去接觸郵儲基金,但是都要不到資料!」今年初,陳東豪曾這樣答覆我,但是李紀珠接管中華郵政公司的消息傳來,又燃起一絲希望,陳東豪要我把《100查黑報告》的電子檔附件完整交給他。
義工從壹週刊鄭記者自上海帶回台的資料中拷貝了約4G的隨身碟,一路奔忙到台北車站附近的新新聞大樓,陳東豪接手了,還要求:「若是要加強宣傳,可以附一張小蔡的照片!」是新新聞真的要刊登「信音行賄郵儲基金案」嗎?
下期預告:陳東豪必殺調查局的六個機密檔案!


有關渡海那段的延伸閱讀:怒海迷蹤720秒 (我自己很喜歡的一段舊作)

2 則留言:

  1. 蔡大哥,石台平這個人和那些護航金權的檢調、司法鷹犬並無二致吧…會突然消失也不意外,消息走漏搞不好就他報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石台平法醫說他略涉 測謊 要我寄給他,當時的心情是很感激,只是資料寄了一陣子不回信,就不再去想了。

      任何一家雜誌只要說 「我要刊 四大基金貪污」都可以交換到利益吧!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