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6日 星期六

我與新新聞陳東豪不堪回首的一年(二) 陳東豪騙走六個必殺調查局的貪污檔案!


 前言:
年金是棺材本 打嘴砲誰都會 
打從退休基金可能破產的消息傳出後,許多社團的領導人和報刊主筆,見縫插針,紛紛打著反年金改革旗號成天叫囂,或號召粉絲臉書集結謾罵!
隨便說說「四大基金是人民的棺材本!」打打嘴砲,誰不會?
但是,這些反改革的文化流氓,不管是為選社團理事造勢、或是沽名釣譽都好,只要稍加測試,他們如鼠的膽量,就會立刻露餡!
我一一去加入他們的facebook,或打電話;每當說到有退休基金的貪污資料要相送時,那些假惺惺的反年金改革領導人就噤若寒蟬、還有嚇到直接刪文!

陳東豪  披著羊皮的狼
一樣是說「棺材本」理論,新新聞陳東豪寫起「四大基金可是軍公教勞工的棺材本!」就特別的有見地,帶點豪情悲壯!
陳東豪這份僅限於外表的真誠,連我都被忽悠了大半年,把貪污證人和寶貴的資料,一次又一次,親送給披著羊皮的狼!
身懷貪汙機密 睡得安穩嗎?
今年7月,在陳東豪最後一次的誘拐勸說下,我讓新新聞取得足以箝制政府高層的機密檔案!只是,他答應了不下十次說要刊登的「四大基金貪汙案」,卻始終黃牛!
很想問這位媒體明星陳東豪:「再念一次自己寫的『四大基金是軍公教的棺材本』……夜裡,您會睡得安穩嗎?」

盼陳東豪大筆  掀貪汙犯逃亡潮
「哇!是新新聞副總編輯陳東豪耶!」
當我在去年11月,告訴被通緝的香港籍證人KK,新新聞陳東豪將採訪時,他不禁引頸期盼。
聽說:陳東豪當年報導阿扁的新聞,消息靈通一把罩,就好像藏了個臥底在扁家似的;因長年主跑調查局新聞的路線,他也跟調查官員混得十分熟絡;這位政論節目的寵兒,相信讀者都不陌生……只是,我已離開台灣已兩年多了,只能看著新新聞周刊有關「盈正案坑殺退休基金」的報導,希望陳東豪再次大筆一揮,能掀起四大基金貪汙犯的逃亡潮!
陳東豪想爆 信音行賄郵儲 
轉眼間,農曆年快到了,卻毫無進展。這時,傳來李紀珠要接管中華郵政公司的消息。
「信音公司行賄郵儲基金案,是四大基金貪汙中,最好突破的案子!」我記得和陳東豪有此共識!在催促下,他終於加快腳步。
「小蔡,你上次雲端網盤裡,四大基金貪汙的檔案進不去了……」於是,義工們馬不停蹄穿梭在兩岸間,為他準備寫稿的材料!
陳東豪說 農曆年前出刊
「今年農曆年,你可以看到!」陳東豪來信排定出刊的日期,這是今年1月中旬傳來最讓大家振奮的消息了!
農曆假期長,新新聞出刊的是二期合訂本。在Gmail的信函中,化名chen marshall的陳東豪最後一次訊息是:「預計26日出刊。」
曾經當王建煊院長的密使,幫我傳遞〈政府基金查黑報告書〉的C博士,在台灣熱切地期待著──只要新新聞一出刊,就立刻到各超商掃購幾十本,帶來大陸,分送給大家!
不只是C博士期待,幾次新新聞出刊前,我會打去社裡,緊張的問:「這期有沒陳東豪的文章?題目是甚麼?」

李紀珠接中華郵政  要注意的第一件事
農曆年前的最後一個工作天,陳東豪說:「我稿子交了,大概會有四、五頁……」他好像有點興奮,「題目是,李紀珠接管中華郵政後,要注意的第一件事!」
卻是個失落的新年!周邊關心這個重大貪汙案件的朋友都不免低盪,「我對新新聞失望了!」C博士忍不住隔海抱怨:「我看,陳東豪是個猵仙仔!」
陳東豪再騙  稿擠會延二期
是說遇到騙子嗎?當時,沒聽進去,因為新春開市之後,陳東豪又再度來信:
「稿擠,會延二期……」
不知這是陳東豪第幾回開的「保證出刊」支票了,當然兩期之後還是跳票!

自己檢討,可能時運不濟、題材不夠強;於是我將新蒐證到的資料,和其他官方的動態,隨時彙報給陳東豪,還勉勵他:「大家都盡力了!」

陳東豪推託  不能刊是法律問題
「稿子未必登不出來,部分是因為法律問題,以及當時是委外代操,目前在等機會。」這是3月份陳東豪最後一次回覆我,但又推託是法律問題;自此後,他再也不回覆我信件了!
聰明的讀者旁觀者清,也許早想到:「怎可能一家雜誌社的副總編,連稿子能不能出刊,拖了幾十期都搞不清楚,小蔡自然是被耍了嘛!」

調查局警告 168和小蔡不能碰
今年5月份,我在一堆不起眼的文件中,找到了現任的調查局長王福林在擔任台中市站主任時,掩護「行賄郵儲基金」的證據!
新認識的壹週刊記者小派(化名)想大大的爆料,沒想到卻被雜誌社副總直接「請走路!」
我想起了陳東豪一再說的「法律問題」,我試著和他溝通──
「調查局姓阮的警告媒體,不要碰168和臥底小蔡,」我說:「連壹週刊老謝那組都有壓力了!」姓阮的,就是6月中,因洩密給電玩業者,被收押的調查局聯絡室阮鵬球科長。
「不會!不會!老謝的個性不可能……」陳東豪好像急著辯白甚麼,接著語氣委婉地說:「其實,我們社裡的討論沒那麼複雜,只是單純的法律問題……」
很想發飆幹譙!又是扯法律問題!
掌握調查局貪汙  200K月薪副社長
「我查到,姓吳的作手指揮郵儲基金交易,還有調查局長……」
「對嘛!這樣邏輯才對嘛!」一聽到調查局長,陳東豪好像瞬間活過來,又有重新撰寫的意願。「我就想……你資料寄給我吧!」
我考慮了兩周後,將六個檔案分成兩封,電郵給陳東豪。
這結果大家都知道了!陳東豪不久就晉升副社長,兼任新新聞雜誌董事,月薪高達同業望塵莫及的20萬元!
六個機密檔案  逆轉挨打的新新聞
最近有位記者Y君,聽到調查局警告壹週刊時,也抱怨說:「以前常遭調查局阮鵬球科長修理!」而話題一轉,「陳東豪跟姓阮的很熟……他是被教唆的!」
主跑調查局路線的陳東豪,正因他有個見不得光的社長,所以長久來,都須聽命於調查局,新新聞只得用壓下「行賄郵儲基金案」來賣人情。
陳東豪7月拿到臥底小蔡的六個檔案後,赫然發現:原來這件行賄案,當年掩護貪汙的,竟是現任的調查局長。第二個將蹲苦窯的「葉盛茂」就要出現了!這是社長「搶也搶不到」的稀世珍寶,簡直是操控調查局長生死的符咒!新新聞豈有不利用來反制調查局的道理?
陳東豪當年  為何離開壹週刊?
台灣新聞的價值,真的只存在於利益交換時嗎?
據說:曾揭發「國安密帳」的壹週刊資深記者謝忠良,會一再告誡新進記者:「不可以拿新聞來收錢!不可用新聞來交換好處!」這是鐵律!
最後,我嚴肅地問陳東豪一句:「當年,你為何要離開壹週刊?」
(
六個必殺調查局的貪污檔案)
後記:
親愛的東豪兄:您不報導我,那只好換我來報導您;在這一年來,和您交流到的貴社內幕,我們會慢慢地掀開來,謝謝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