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我與新新聞陳東豪不堪回首的一年(引言) 一群被閹割的大公狗



我與新新聞陳東豪不堪回首的一年
    引言: 一群被閹割的大公狗
交大媒體揭弊 只是電影情節
好萊塢電影常這樣演:拿到政府機密的主角,逃過特務槍林彈雨的追殺,將沾著血的隨身碟送交到大報社總編手上後,夜裡「某某政要涉弊案」的頭條新聞在機器上刷刷的印出來,清晨堆滿了報攤……
呼!大家鬆了一口氣……網友們電影看多了,總是沉溺在這樣的情節裡!
利益高於新聞  沒法換錢才刊登 
約三年前,我重新在168周報寫「四大基金貪污」時,不斷地有網友質疑:「為何不交給其他報刊,如壹週刊、蘋果、時周、新新聞……呢?」最後還奚落:「沒種!連投稿都不敢!」
您真以為:資料交給記者,他們會像挖到寶,立馬報導哦?這三年來,我天真的一家又一家的去試,這最終結果,我要說──
別傻了!記者不用看老闆的臉色?老闆不用掂掂這新聞可不可以換一些好處嗎?真實的世界裡,利益是凌駕在新聞價值之上,在台灣絕對是變本加厲的嚴重!
我將要公布過去一年和新新聞周旋「四大基金貪汙案」報導的整個過程。若還有人相信「台灣新聞的正義」?我會呈現證據,來崩潰您信念!
不能憤怒的記者 被閹割的大公狗
下筆之前,想起二十幾年前,音響雜誌的評論員(楊哲倫)說起台灣男歌手學老外唱起搖滾樂來,肺活量不夠,模樣活像「被閹割的大公狗」!
本篇烏龍事件被連載的主角,您別誤會!「被閹割的大公狗」不是說你,而是所有的記者、名嘴……都是!
我們的記者,想撰寫弊案卻被社長壓稿,不敢吭聲;要不然老闆丟兩塊骨頭,就輕易被收買了;不能用文字寫出正義的憤怒,不正像「一群被閹割的大公狗」哀號著嗎?
附註:
這三年來,女生記者表現得遠比男生好,幫我們招募facebook專頁粉絲、奮力對抗壓稿的雜誌社長,而不惜丟工作……好幾位都是可敬的女英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