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1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三)黑道家族的微笑



不用看主文,108秒看圖快速了解基金貪污案情
圖一、內線殺手檢察官傳“國安基金貪污”檢舉人KK上堂
圖二、你說“國安基金”收紅包,此話當真?

圖三、大人,我沒騙你,我看過白手套拿郵匯基金的交割單與領賄款700萬元!

圖四、我畫那張中華郵匯局的交割單給您看……(這是KK親手畫的,不好看,可是誠意送給各位讀者)
圖五、麻煩耶……還有個臥底還在查基金貪污,居然跟“查黑中心”回報幫派、立委都貪……
圖六、這種時代還有笨蛋當臥底?小跟班!你印它個幾份拿給黑幫老大看……

圖七、蠢臥底,死到臨頭了,還email個屁!


(以下刊於100/6/11 168周報 紫色角落專欄)

  黑道或白道?您如何區別?

  過去幾年,我常被以前的老同事、老戰友帶走……有時我在寫作,有時正在路上走著,甚至是睡夢中……

  白道的仲裁者也像黑道家族一樣,服膺一個神秘的權力,那是一種望不穿的深邃。

 他們浮在偵訊室中的微笑,猜不透的詭譎……讓我顫慄!

  也許就像歐威爾的《動物農莊》:看看豬、又看看人;你漸漸弄不清處豬和人的分別?

  以下情節根據真實證據改編,歡迎對號入座!

調查員計誘炒手KK和盤託出
甘信男行賄郵匯局基金買信音
  96年5月29日晚上9點半,台中市調查站的偵訊室裡,素有股市「內線殺手」之稱的王捷拓檢察官正看著小跟班調查員陳茂益捧過來的一份調查筆錄,王捷拓一字、一句的仔細端詳,當他看到筆錄中的其中幾句供詞,不禁欣慰的點著頭。
  「……另外信音老闆甘信男93年3、4月間請國安基金之中華郵賄局於3個交易日內買了信音公司股票近3000張。」「……中華郵局以每股均價26元進約3,000張之總金額約為七千多萬元,佣金約為七百多萬元,由中華郵局之經理人與白手套吳鈺玲等人朋分。」
  香港籍的股市炒手陳浚堂,綽號KK,被檢察官王捷拓傳訊到台中市調查站,調查員陳茂益花了整個下午訊問他,讓KK和盤託出在93年319槍擊案的前夕,上櫃公司信音老闆行賄國安基金的過程。
郵匯局白手套用買進交割單請款
買信音七千萬元回扣一成七百萬
  讓KK主動說出「信音老闆甘信男行賄國安基金!」這就是王捷拓想要的答案了。王捷拓問著坐在對面的被告KK:
  「你在筆錄內所說的行賄中華郵匯局的部份是否事實?」
  「事實……」折騰了一下午,港仔KK眼神空洞,忽然閃著光,堅定的說,「是甘信男告訴我國安基金有買的……他怕我不信,還拿了一張交割單給我看!」
  「國安基金的交割單?長什麼樣?」王捷拓心想,如果能拿到這樣證據,就更妙了。
  「那是一張買賣明細表,跟一般交割單不一樣……」KK邊說著,邊在A4紙上畫起交割單的樣子,「我是在甘信男他的董事長辦公室裡看到的,因為我聽說那種公家的文件不能流出影印本,我也覺得怪……」
  「甘信男看到交割單有付錢了嗎?」
  「他說,既然都看到證明是中華郵局買的股票,當然是給七千多萬元的一成,就是七百多萬元的佣金給牽猴仔吳鈺玲了……」KK秀了一下台語把「白手套」說成「牽猴仔」。
偵辦政府基金貪污案非難事
但是操縱它會得到更多利益
  古董張心中的「神探」王捷拓,面對這一個政府基金的貪污案件,它就那麼簡單──有沒有收錢?辦掉它、輕而易舉!
  可是後頭的事端卻是「動搖國本」的不單純──誰下的買單?又是誰批准的?再來,共有多少次?錢最後交到誰的手上?高層參與的有多少人?藍的?綠的?橘的?
  這結果會是什麼?每天政論節目上名嘴口沫橫飛的相互指責?誰當家時A最多?四大基金、國安基金會被限制買賣;選舉快到了,少了這筆「窮人錢」可以拉抬選舉行情……
  桃園地檢署、調查局北機組拿到這個「基金貪污」案子的人都放手了,王捷拓還在猶豫什麼?
  辦或不辦?天使與魔鬼的對話嗎?我相信王捷拓從來沒做過選擇,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該怎麼操作這個案件了。
掩護貪污犯撤退須先除臥底
曝光監聽黑白追緝亡命天涯
  KK做完舉發基金收賄後,大半年的時間過了,王捷拓他們無聲無息的……
  一天小跟班調查員陳茂益來了,冬天裡,臉色泛著紅光,看來升官喜事近了。他靜悄悄的放了一疊代號5392的應華股票案監聽報告在王捷拓桌上。陳茂益點了監聽譯文上的紅線,上頭寫滿了臥底「小蔡」和查黑中心的對話,好像在調查行賄四大基金的民代、幫派,有幾個名字恰好跟王捷拓手上的信音案貪污名單是一樣的。
  「檢座、您看這個人怎麼辦?」陳茂益指著臥底小蔡的名字問。
  「這種時代……」王捷拓輕蔑的瞄一下,「還有這種笨蛋想當臥底的!」
  「我打聽過了!」陳茂益又是一付狡獪樣子,「以前的查黑中心沒留小蔡的臥底資料。」
  「喔……查黑中心的簡文鎮用的是黑牌臥底?」王捷拓習慣性的摸著下巴,胸有成竹的說:「你多印幾份小蔡跟查黑中心的對話,夾在華豐橡膠案的起訴卷宗裡。」
  「可是,這些對話不是華豐股票案的……」陳茂益的城府究竟是不如老闆,「那是應華案的。」
  「應華案的臥底監聽譯文抽掉,改放在華豐案裡……自然有人會處理!」王捷拓淡定的說著。
  「我懂了!我會多印一份KK被幫派擄走,耳朵插三秒膠的警訊筆錄放在監聽譯文旁邊,讓小蔡知道下場……」
  電影中常見的「黑道家族」式的笑,微微上揚的嘴角,曖昧的飄浮在這檢察官辦公室裡。
  應華案裡,小蔡當臥底的監聽抽走了,查黑中心也散了,「你是臥底?誰知道!」小蔡關定了;查幫派動四大基金的監聽對話,幾天後剪接公布在華豐案的卷中,黑道追你,小蔡不死也得逃了……如果這些計謀,王捷拓他們可以改用來對付四大基金的貪瀆集團,該有多好!
  「茂益!」王捷拓叫住了要轉身離開的小跟班,「你升到台北的調查局本部後,要是有人問起臥底監聽的事……就說是不小心放錯了!」
  搞定了麻煩的臥底,掩護貪腐的劇本第二幕拉開,是該動古董張、還有信音公司甘信男的時候了。
  王捷拓看了一下剛從櫃賣中心調回來的信音股票「台灣郵政買進賣出相對應成交明細表」……(待續、第四回:123司恥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