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四)古董張說:傅崑萁找來的國安基金!



(不用看本文,看圖證說話,108秒快速跟進,追擊四大基金貪污案!)
圖一↓97121日,「內線殺手」王檢察官簽說:因發現信音案『行賄』不法行為,請改『黑金小組』接手;隔天長官批:改請另一位卓檢察官接辦。
圖二↓97123日搜索後,王檢問古董張:「郵匯局買信音2,792張,是你搞的嗎?」

圖三↓97123日筆錄,古董張招供:「國安基金是傅崑萁找來的!」
圖四↓97108日,古董張向卓檢翻供:「是不知名的介紹人買的……」
圖五↓搜索前臨時換檢察官,9666日搜協禧公司前一天也用過這種爛招數,縱放主嫌的檢察官以後就不會出現在起訴書上。

Union of the snake !!

  四大基金的操盤人動用這些窮人託管的「艱苦錢」買爛公司股票拿回扣已經超過十年了,司法卻像喝了攙「塑化劑」飲料的後遺症一樣,軟弱、娘砲。我們期待司法界也有位良心技正的出現……
  以下根據真實證據改編,文責自負!

總統大選前國安基金弊案待查
中檢司法公義屈服於貪腐勢力
  這是發生在319槍擊案前一星期的一宗行賄案,股票上櫃信音公司的老闆甘信男急需賣3,000張股票,解決近億元的資金缺口;而他卻誤信了一名女掮客吳鈺玲,交付給進場買股的國安基金700萬元回扣……這一切過程,被另一名綽號KK香港股市炒手陳浚堂看在眼裡,紀錄成調查局北機組、桃園地檢署、台中地檢署的訊問筆錄。
  台中地檢署的發股,「內線殺手」王捷拓自從96529日接到KK舉發國安基金的案子,除了向櫃買中心、金融機關調閱資料,最重要的還是:甚麼時候「動」這個案子?
     971月下旬,離總統大選只有兩個月了,舊政權的控制力也僅僅剩下百來天;曾做過的壞事,見不得光的檔案,該燒的燒、該埋的埋。
  神秘高層下達命令了:「現在不處理,更待何時?」難道等520政權交接後嗎?

搜索前一日臨時更換檢察官
內線殺手故技重施縱放主嫌
     97121日,王捷拓寫了簽呈,白話的意思是說:「信音公司的炒股案我查過了,的確有這回事兒;但是還發現了他們有『行賄』的情形,希望長官將這個案子轉交給我們自家的『黑金小組』……」
  很納悶的,一向好大喜功的王檢,怎會把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拱手讓人呢?
  王捷拓曾經在金管會開課,意氣風發的訓示台積電張忠謀等150位大老闆;他也曾由馬總統手中接過「傑出公務員獎」,難道他不知道辦了在股市A窮人錢的貪官污吏,「王捷拓」這三個字會名垂千史、萬人景仰嗎?
  當我看到這份簽呈的時候,回想起王檢在9665日的協禧案簽呈,也是在執行搜索前一天要求更換承辦檢察官,那次的協禧案,放走了炒股主嫌黃三郎。
  內行人看門道,可是這次「信音案」準備要放走誰呢?老闆甘信男?炒手古董張?還是國安……
   97122日,台中地檢的檢察長張斗輝在那張王捷拓送來的那張簽呈上批示:「請實股卓檢察官俊忠辦理。」
  請讀者們記得,當你看到公署的卷宗文件,都只是他們要你看到的,作戲給你看的……。我模擬一下對話,以下是設計對白:
  「檢察長,櫃買中心寄來了『台灣郵政買進賣出相對應成交明細表』,93312日到16日的交易資料,甘信男的確把信音公司股票賣給當時的中華郵匯局,有兩千七百多張。」
  「王檢,你打算怎麼做呢?」檢察長嘆了一口氣,「高層的壓力,由不得我們……」
  「怕就怕將來……我的名字不能在起訴書上,我簽給卓俊忠檢察官接辦這個案子好了,他夠上道的,我會盯著他辦!」
  「不要直接簽給他,太明顯了,你就寫給『黑金小組』接辦好了!」
  「『黑金小組』?萬一把事情搞大了呢?」
  「不會,我會依你的意思批示給卓俊忠接辦。」
  「我待會兒去法院請搜索票,準備明天動他們了!」
  「萬一將來……政黨輪替後被發現,我得扛下這責任。」
  「不會的,這案子我少辦一些人,高盛、群益那些外資券商,麻煩的人我都不碰,卷宗不會流出的。」
  「那就好!明天幹得漂亮一點……」檢察長勉強從蒼老的面容擠出一點笑容,「叫卓俊忠進來吧!我想聽聽他的看法。」
卓俊忠臨危授命接管基金弊案
是精明幹練?還是蛇鼠一窩?
  卓俊忠檢察官是何許人?我們看一段古董張部落格98518日有關亞化、偉盟、正峰工炒股案的描述:
  這次指揮偵辦的是檢察官卓俊忠,卓檢座我認識,他辦過我的案子,此人年輕有為,精明幹練,他是專辦公務人員涉案的特偵組檢察官,與股市有關的部分,包括政府國安基金、四大基金是否與市場勾結串謀,都是卓檢的執掌範圍。」
  真可笑!卓俊忠是特偵組?我從卓俊忠偵訊過古董張的筆錄中,也從未看過任何政府基金貪污的事,古董張怎知道他辦什麼狗屁基金?還是曾經有被「馬賽克」過的對話,我們在筆錄中看不到?古董張還不忘記,補上拍卓檢察官馬屁的幾句:
  「卓檢曾經給我很多鼓勵,當初勸我『當司法義工追炒股』的就是卓檢座,也就是因為他的勸誡,才有今天『古董張回憶錄』的發表。」
  美國的影集「X檔案」中,曾有句很耐人尋味的旁白:「未來有無限多種可能,但是結局只有一個。」也許當年,包括我在內的一些愚昧人們,對這位年輕的檢察官充滿了期待;但是,今天我們不是早知道結局了嗎?

     97123日上午,台中地檢署檢察官卓俊忠、王捷拓等人,率檢察事務官、台中市調查局幹員多人兵分多路,蒐索信音公司、公司負責人甘信男的住處,帶回了一箱箱的證物,還請回來幾個人:信音公司負責人甘信男、財務人員幾名、股市炒手KK,還從台中監獄借提了台中地檢署的常客古董張。
  這是一場低調的蒐索,沒有驚動新聞媒體的鎂光燈;在台中市調查站更充滿了詭異氣氛,幾個重要人物甘信男、KK、古董張,破例不准調查員先訊問。
古董張偵訊中意外再爆料傅崑萁
引介國安基金買走套牢信音股票
  下午四點半後,卓俊忠先帶甘信男進偵訊室問話,十分鐘後,在另一間偵訊室,古董張則由老朋友王捷拓招呼。古董張長期沒「拉K」的結果,顯得萎靡、蒼白。王捷拓丟了份以前古董張在工商時報用「總統投顧」刊登的炒股廣告,上面斗大的字印著「信音……」
  「對!是我刊登的!」古董張好像憶起了當年炒股的風采,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起來,「後來拉上去我覺得浮額蠻多,就放棄往上拉,採取守勢,守勢就是每天做進出……」
  「有找過國安基金嗎?」王捷拓打斷古董張冗長的股票教學。
  「啊!那時正好立委傅崑萁想要找我配合其他股票,我說手上有信音出不掉,沒辦法配合,他就說找法人幫我買……」古董張看王捷拓沒阻止他,就大膽的說:「傅崑萁所指的法人,我不曉得是什麼,應該是國安基金……我把我手上的股票逐漸賣掉了。」
  這時王捷拓立刻拿了「證人結文」要古董張唸一遍,意思是,如果古董張作證不老實,要依刑事訴訟法第181條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確認你當時賣出信音股票,確實有國安基金進來買,是傅崑萁出去找的?」王捷拓一臉嚴肅。
  「是,但是我的部分只有幾百張,其他是別人的傑作。」古董張看著郵匯局買進信音2,792張的資料,只承認部份。
  王捷拓沒想到原本只要應付甘信男那邊的說詞,現在又得處理古董張的意外爆料,究竟該怎麼處理這棘手的問題呢?……待續,第五回:司法腦死的108分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