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4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二)檢舉國安基金的筆錄──升官的葵花寶典


(看證據說話,108秒快速瞭解案情...假如您沒時間看主文的故事)
圖一↓內線殺手檢察官說:「等了二年,這升官的葵花寶典國安基金貪污案終於搶到手了」 (設計對白)

圖二↓「別急、查查櫃買中心,沒錯!郵匯局買信音2,792張,炒作排行榜第5名」

圖三↓「先叫小跟班調查員做做筆錄,套炒手KK話」

圖四↓「什麼甘信男行賄國安基金,買7,000萬元信音股票,回扣700萬元,白手套分掉了...」

圖五↓「你還看過白手套拿中華郵匯局買信音的交割單要請賄款700萬元?

圖六↓「你說你是自首的喔?算了!歷史的一刻,大家畫押留念先」~~司法偷偷查過,不敢承認而已
圖七↓「港仔KK,我必須丟了那張光碟,我不能答應你當污點證人,高層交待要送你進牢...好好招待!誰叫你說國安基金貪污,對不起!我是內鬼...(設計對白)

(以下刊於100/6/4 168周刊 紫色角落專欄)
檢舉國安基金的筆錄──升官的葵花寶典

  在金庸的《笑傲江湖》小說中武林稱雄的密笈《葵花寶典》,引發江湖各門派的浴血爭奪;民國94年初,司法界也出現一份如同《葵花寶典》的檢舉筆錄,那內容舉發了政府基金的一次收賄交易。據說搶到那份檢舉筆錄的司法官,後來都加官晉爵!
  翻開《葵花寶典》寫著:「欲練神功,引刀自宮……」;可是要靠這份「檢舉筆錄」升官的司法官,不用你切什麼……只要割掉「良心」就行了!
為搶政府基金檢舉人
檢方調查局內鬥內行
  94年3月18日深夜11點,一部大黑廂型車開進了桃園地檢署,下車的是台中地檢署檢察官王捷拓、二名調查員、三位刑警這陣仗嚇壞了警衛,以為要交接一個槍擊要犯,其實王捷拓「指名」的只是一名傳喚不到的詐欺犯──桃園檢察官廖正憲正在訊問中的陳浚堂,綽號叫KK。
  王捷拓為什麼會知道KK在桃園呢?原來自從KK二月份到基隆市警局偵三隊二組向蔡、賴二警官自首炒股,供出國安基金曾收賄買股票後,王捷拓一直以監聽掌控整個過程;KK再怎麼滑頭的換電話號碼,王檢只要鎖定蔡、賴警官的電話,就可以知道KK的行蹤。王檢逐漸判斷出來,KK在警局說出了滔天的秘密,所以讓刑警隊如此戒慎,還讓高檢署立刻指派桃園地檢、調查局來接管。
  3月18日那天,從早上10點一直到晚上8點,KK一直在調查局北機組做國安基金收賄的筆錄,監聽裡截到這消息的王捷拓心急如焚,眼看葵花寶典就要落入桃檢和北機組的手裡了;王檢向領導請示後,領導說:「高層指示,務必把案子、人都搶回來!」
  王捷拓為什麼要多帶二名調查員呢?原先以為會在桃園遭遇北機組的抵抗,沒料到對方早已撤兵。凌晨,當KK被押回關進台中市警局拘留室的那刻起,好夢正酣的古董張與四十幾家上市櫃公司老闆,不知已陷入另一個醒不來的惡夢!
  3月19日上午,台中市調查站兵分多路,蒐查了KK的幾個住處。王捷拓得意的看著扣押的一箱箱證物──這些夠讓他名正言順去逮古董張和抄十幾家上市公司了;只是,這葵花寶典究竟在哪個案件中?又在那份文件中呢?沒有KK,根本解不了密!
收押的KK供出政府基金收賄
案未到手王捷拓堅持不做筆錄
  4月6日王捷拓從看守所裡借提出一息尚存的KK,來到台中地檢署陰森的地下室……
  「說吧!一次講出來,罪會比較輕一點!」王捷拓用一慣溫柔平緩的語氣說著,但是並沒有開始寫筆錄。
  「還有一個炒股案叫信音……」
  「信音?」王捷拓催眠似的問,「你還是叫古董張出貨嗎?」
  「我請古董張打廣告,然後……」僵持了好多天的KK,決定賭上一把,「信音老闆甘信男還給錢,請國安基金幫他買了7,000萬元的信音股票……」
  這時在KK兩旁的台中律師張繼準、常照倫發現KK多嘴了,要求王捷拓依協議,給KK當汙點證人,還必須開始製作筆錄。
  「我們這庭有錄音,就以錄音代替好了!」王捷拓不理律師的請求,又對KK問道:「你說的國安基金的事,可是真的?」
  KK開始從他如何發現信音的老闆透過一個吳姓的女子行賄國安基金,買了7,000萬元的信音股票說起。
  王捷拓當時不作筆錄、只錄音的原因,推論是:只要不公布錄音光碟,讓KK當污點證人的事,就可以死無對證了;萬一神秘高層下令「毀證滅跡」!小王就可以先毀了國安基金貪污的證據邀了功,再送這港仔去牢裡「好好處理」……
  原來葵花寶典就在這家代號 6126的信音公司案裡,只可惜,這個案子桃園地檢署堅持要辦,王捷拓再怎麼想,也只能像隻蒼蠅繞著塊腐肉般的轉……
政府基金收賄桃檢吳樹德簽結
王捷拓火速遞上簽呈續行偵辦
  一等就是兩年,王捷拓終於發現信音的炒作案,被桃園新接手的檢察官胡樹德結掉了,簽結的理由,居然是「無管轄權」!
  機不可失!96年5月8日,王捷拓火速向張斗揮檢察長遞上簽呈,請求「續行偵辦」信音案。
  96年5月29日午後,KK被王捷拓的小跟班調查員陳茂益叫到台中市調查站。這位長得像政論節目主持人張啟楷的陳茂益,自從94年起藉著KK的供詞,辦了古董張的永兆案等接連十幾個案子,已經聲名大噪,唯一不改的是搬弄是非、趨炎附勢的個性。他這次唯一的任務是讓KK自己說出來:「國安基金收錢買信音股票!」
  「你一共找了哪些法人進場鎖單、拉抬信音股價?賺了多少錢呢?」陳茂益賊忒嘻嘻的問著,他料到KK會自行爆料國安基金的內幕。
  「有高盛、還有群益的外資……另外老闆甘信男在93年3、4月間請國安基金的中華郵匯局在3個交易日內,買進信音公司股票近3,000張。」不知輕重的KK立即亮出底牌。
  「信音公司老闆甘信男在93年3、4月間,請國安基金的中華郵匯局在3個交易日內買信音股票3,000張,你怎麼知道的?」陳茂益立即追問。
  「當時和通證券的經理吳鈺玲向我說的呀!」打開話匣子的KK停不了,「吳鈺玲說她幫信音老闆甘信男引介國安基金的中華郵政,進場買信音股票3,000張共7,000萬元,佣金一成共700萬元,等著要去收錢哩……」
319槍擊案前的股市秘辛
甘信男行賄政府基金買信音
  還原93年319槍擊案的前一星期,信音公司的老闆甘信男正在發愁著,他的資金缺口近億元,而他請來的港仔炒股顧問KK幫他賣股換現金的速度又跟龜一樣慢;就在這時,上天派來一個仙姑般的救星──和通證券的吳鈺玲,她說可以上通國安基金主管來買甘老闆要出貨的信音股票,只要一成佣金回扣就成了!
  甘信男二話不說的答應這宗行賄買賣。在93年3月12日到16日裡,有三個開盤的日子,以前一天成交量不到500張的信音公司,這三天甘信男居然共賣了近3,000張的信音股票,而且都是漂亮的賣在26元附近,輕鬆地籌到7,000萬元。
  讓KK生氣的不是這宗行賄政府基金買信音股票的行為,而是懷恨吳鈺玲膽敢來搶他的生意,而甘信男更不守信的把出貨股票的業務轉交給吳鈺玲。
  偵訊室中……
  「你怎麼確定甘信男透過中華郵匯局處理掉3,000張信音股票呢?」陳茂益再次確認過程。
  「我有看到交割單啊!」KK為取信調查員,努力思索著細節,「我去找甘信男要幫他處理3,000張股票時,他說已經賣給中華郵匯局了,還拿出中華郵匯局的買進交割單給我看,說這是吳鈺玲他們要來領700萬佣金的依據!」
  陳茂益看著手上的櫃買中心資料,這期間「郵匯局全權委託」共買進信音 2,792張,這樣的大量,甘信男是可以賣得掉3,000張信音股票。至於是國安基金?中華郵政基金?還是郵匯局基金的代操法人?陳茂益也搞不清楚……管他的!先送這份葵花寶典去給隔壁等著看的主子王捷拓……(請期待第三回滾雪球的案情)
  曝光的第一份官方的調查筆錄、櫃買中心查核表,公布在雅虎「臥底小蔡」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lee_linn 與臉書「臥底小蔡」專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