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一)誰開了舉發的第一槍?



 
KK從桃園被中檢搶走後,關在台中警局拘留室,隔天搜住處,接下來有一連串的滅證行動......


   (以刊於100/5/28 168周刊紫色角落專欄)
  我喜歡法國作家盧布朗寫的《亞森羅蘋》,更甚過英國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我喜歡怪盜亞森羅蘋的多情,也因為《亞森羅蘋》從不是一面倒的劇情;接下來臥底小蔡要說的這個《四大基金貪污案》的故事也是……
  以下情節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歡迎對號入座!

作手KK股市糾紛被綁架
自首炒股求基隆警局保護
  民國942月中,春節剛過的一個下午,一個前額微禿,帶點肚腩的高大中年男子,神色慌張的走向基隆市警局;這個看來滿臉倦容的大叔,一路上、不時慌張的左顧右盼著,手上緊緊懷抱著一個沉掂掂公事包,就好似剛從銀行提了滿袋的花花鈔票;誰知他的心情就像懷中抱著的包──又黑又重!進警局前,看見門口著制服的警察,中年男一個踉蹌,失去重心……
  基隆市警局偵三隊二組裡,蔡警官可著實鬆了一口氣,「終於盼到你了!KK!」他心裡想著,真想叫出聲來。
  中年男名叫陳浚堂,香港人、綽號KK;他9417日的午後,剛從一樁債務糾紛的綁架案中脫身,蘋果日報刊了這事件整整的版面,「……KK被耳插三秒膠逼還債!」也難怪他一時間驚魂未甫了。
  「警官!您要的炒股資料全在這兒了。」KK邊擦著汗說著,焦慮的情緒,讓他春寒中也好像身處火爐裡;他倒翻公事包,文件散亂了一整張偵訊桌。
  蔡警官隨手翻了幾頁,他過去跟隨侯友宜辦案的經驗告訴他,「這就是證據了!」他連忙招呼同組的賴警官進來,這會是個漫長的偵訊過程。
  基隆市警局的偵三隊二組,長期監控四海幫的大哥鄒興華,941月之前,賴警官從監聽中,聽到了鄒大哥忙著做宏達科,接著又好像跟一個香港口音的股市炒手KK,合夥幹了好幾次股票買賣,迎廣、信音、優盛、蜜旺實、永兆等,後來結局是意見不合,9416日,KK被拘禁在台北市安和路的某處大樓中,大哥要這港仔賠錢。
  蔡警官想找KK談談,可是綁架案後,KK從監聽的線路上失去了蹤影。費了好大工夫,直到941月中,蔡警官才聯絡上KK的司機李安發:
  「叫你老闆KK帶著炒股資料來自首吧!我們可以保護他,他沒處可去了……」
  蔡警官說KK沒處可去?是真的!因為監聽裡聽到,趙建銘駙馬還為幫派大哥向受理KK「擄人勒贖」報案的警局關說;道上流言四起,「KK被下了格殺令!」
   KK忖度著李安發轉告的話,「蔡警官說要你當污點證人……」左思右想的,又磨蹭了大半個月,他暗暗的擔心:
  「交出這麼多合作過的上市公司炒作案,那以後KK兩個字在股市裡,不就甭混啦!」掙扎到最後,他牙一咬,「反正現在寸步難行,橫豎得死,老子不如就抱這些炒股資料,去求基隆警局的那些官爺兒們幫忙!」
KK供出多家公司炒股情節
意外牽連政府基金收賄買股
   KK在基隆警局偵三隊二組的偵訊過程共花了四天,前兩天,KK試著用自認的邏輯,說著複雜的炒股案情給這些圈外人理解;第三天才開始做自首筆錄,蔡警官邊打字,邊指著其中一個公司的資料問道:
  「咦!這支股票你怎麼出貨的?」
  「我叫古董張幫我喊盤,出給散戶;另外……」KK遲疑了一下。
  「又是古董張!」蔡警官輕蔑的說著,心裡頭悶哼了一下,怎麼現在的操盤手一點本事也沒有,出貨老是利用古董張的投顧節目喊盤,「另外還有什麼?」
  「嗯……」KK發現好像說了不該說話,一直到蔡警官瞪他一眼,才嗫嗫嚅嚅的說,「有部份是老闆拿錢給……國安基金……請基金幫忙買了七千萬元的股票!」
  「什麼?送錢給國安基金!」蔡警官聽都沒聽說過,可以行賄政府基金來買出貨的股票,「陳先生、今天你是自首,所以請你不必為了脫罪,捏造這些事情!」
  「不、不、我沒講大話……」KK急得廣東話都說出口,「來、我指給你們看!」
  「這是真的嗎?」蔡警官看著一起偵訊的賴警官,面面相覷。
     KK在一份券商進出表上,指出哪一天,公司在哪一家券商下單出貨賣股票,他畫出一線條連接到另一家券商說:
  「這華南永昌的買盤就是國安基金!」KK豁出去的說,「那檔股票平常一天成交才幾百張,沒國安基金買,我們怎可能一下出貨幾千張?」
  「你是說老闆行賄國安基金,請他們幫忙出貨?」
  「沒錯、我知道收錢的白手套是誰!我還見過國安基金的交割單。」KK的信心來了,好像操盤人掌控股價的快感。
  蔡警官原來只是想辦幾個簡單的炒股案,不料卻惹了個扛不起的事端,一組人匆匆的讓KK做完筆錄後,就將這政府基金的行賄案往上報。
桃園地檢接辦政府基金貪污
北機組偵查後弊案消失無蹤
  據說,高檢署為了這個可能引發政治波濤的檢舉,緊急的開會分案,桃園地檢署分到這燙手山竽。94318日一早10點,KK依桃檢廖正憲檢察官的指示,到位於新北市中和區的北機組,重新再做一次政府基金貪污的檢舉筆錄。
  臥底小蔡當年在調查局工作時,常聽說北機組號稱「天下第一組」,裡面同仁各個英勇神武;早年的主力雷伯龍、小三,中期的禿鷹集團,到近來的茂迪張天福等人,無一不是栽在北機組幹員的手裡。
  北機組幹員果然是專業出身,朱組長早已調來一大疊櫃買中心的交易資料,三兩下就引導KK講到行賄政府基金的過程。不過,要指證一個萬民所託的政府基金收黑心錢買賣股票,可真茲事體大!幾個調查員忙進忙出的跟KK就每個帳戶核對資料,這一折騰就到當天晚上8點。
  漆黑的路,KK坐上北機組的偵防車,一路不限速的飆到桃園地檢署,那兒、廖正憲檢察官等著複訊KK
  桃檢燈火通明的夜,KK知無不告,與廖檢相談甚歡,廖檢主動留下專線電話,要KK一有麻煩時,就儘管打來。
中檢王捷拓受理黑道告KK詐欺
檢察官大陣仗暗夜至桃檢搶人犯
  晚上11點,KK這輩子真正的夢魘來了,他還在跟廖正憲閒話家常,這時、桃檢的警衛室來了幾個不速之客──台中地檢署的檢察官王捷拓帶著六個幹員飄忽而來了。
  王捷拓要警衛轉告廖檢,「KK的詐欺案,屢傳不到,我們中檢要來拘提他!」
  誰告KK詐欺?居然還是道上的兄弟。KK可真祖上積德,全台灣的黑白兩道都要搶他。王捷拓又說,「中檢對KK的炒股立案比基隆市警局還早,所以這港仔是我們的人!」基隆刑警事後查證,說中檢立案早,其實是王捷拓講大話。
  早才脫狼爪,晚又入虎口,KK當然百般不願,被中檢的那幫兇神惡煞拖走時,就只差沒死命地的抱著桃檢的柱子。
  看倌們,也許會說:「那不是還有調查局北機組的檢舉筆錄嗎?哪兒去了?」您可知道那時的局長叫葉盛茂嗎?就是最近三審定讞,要蹲幾年的那個葉盛茂局長。對於北機組裡94318日的政府基金貪污檢舉案,葉局長當時看到這筆錄,會怎麼處置?會交給誰?您又期待什麼?我是很羞愧……
 
  這就是檢舉政府基金貪污的第一人──陳浚堂,綽號KK,他開了第一槍!今天是該還給這港仔一個歷史地位,不管他的動機為何!
    94318日之後發生的事,再來就是我全程掌握的,我這回沒說的公司名稱、文件資料,我都會在第二回中,說給大家聽。證據我會提早公布在 facebook 的「臥底小蔡」粉絲專頁;雅虎部落格是 http://tw.myblog.yahoo.com/lee_linn ,後續保證會如電影情節般的精彩!

2 則留言:

  1. 小蔡大哥:我们都喜欢看你的短篇小说,“肉体证据”那篇就写得很精彩。现在这篇好像写到重点了,你要加油!如果台湾那些贪官敢动你,我们台湾侨胞会当你的后盾,你不孤单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妳應該是我認識的人吧!或是在他鄉聽我說過故事,謝謝妳用這個名字!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