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李來希貴人忘事, 輸了年改 別再輸了誠信 (臥底小蔡不曾要求你告年金弊案 反勸你別做危險的事)


近日,「李來希槓上臥底小蔡」驚動了新聞媒體,為了還原真相,在本篇公布事件原由,且以證據來說話。


(斷章取義我的文章,來對付教師團體)
困於異地 緣起護送證人
我調查局離職後,2005年被查黑中心吸收為地下工作人員,此後的歲月,致力於調查四大基金弊案、揭發年金貪污。2010年為護送證人陳浚堂返回香港,我花費半年,耗盡所有資金,時而身無分文,只能困於異地。

貪污是年金危機的根源
同時期,我開始《168周報》紫色角落專欄寫作,想以文字的力量來讓人民知道真相。不久,年金破產議題躍上檯面,我深知「貪污、舞弊」是財務惡化的重大根源,有必要加速真相呈現,告訴大家「誰貪污年金?誰賠!」

反貪須爭社團領袖認同
人微言輕,必須爭取檯面上媒體人、民代、政黨,甚至是社團領袖的認同聲援。當年我義憤填膺,誤以為有擔當,有良知的人民表率知道貪贓枉法「就應當窮盡一切圈圈叉叉去追查」 (引用李來希也愛聽的《陳揮文時間》名言,竭盡所能的意思)

第一次私訊李來希在2013
直接刪年金弊案的留言
2012
年後,我從網路言論發現公務人員協會李來希先生極可能出線在反年金改革的領導人,於是多次在他臉書留言,提醒他「退休基金有貪污舞弊」。

頭幾回,李來希直接刪掉我留言,或許認為我騷擾他,最後一次他刪除前先回復「基金與貪污是兩碼事,不適合在此談論。」我隨即以措辭強硬的聲明回應其冷漠(見附圖),不再與其接觸。察覺李來希心態的當時,其實更憂心若由此人領導軍公教,必將導致徒
勞無功,我在臉書寫下「只想在制度面打轉……」也在《168周報》專欄提及「不管是為選社團理事造勢、或是沽名釣譽都好,只要稍加測試,他們如鼠的膽量,就會立刻露餡!我一一去加入他們的facebook,或打電話;每當說到有退休基金的貪污資料要相送時,那些假惺惺的反年金改革領導人就噤若寒蟬、還有嚇到直接刪文!」









主動要考試院長會議的建議
2014
年中,李來希大概是隨機戳臉書朋友,我順道將紀錄四大基金貪污的《被A走的1000億元》寄給他,他發現我身分後,驚訝的問「你不是在中國嗎?」「中國可以使用臉書?(請注意用語習慣) 他再稱是退撫基金監理委員,對考試院長要來主持投資會議有何建議?

我請他轉告長官要重視書中證物與關心在押的人證,先除貪污再改制度


公開轉播 揭弊機會 要他們無所遁形!
此後兩年未曾通訊,直到20165月,李來希來訊要我提供在監督年金改革聯盟的粉專上所列舉的「50檔退撫基金虧損30%以上股票」之不法事證,同時自告奮勇地說「年金改革會議下周要召開了……公開轉播,這是個揭弊的機會,要他們無所遁形!可以提供資料嗎?」

給了特偵文件 證人錄影音
但是,我想起另一位前監理委員吳忠泰公開警示過:退撫基金提交的資料會避重就輕。所以我直接交給他名主力古董張在特偵組自白的政府基金收賄文件(內容還有其他黨政高層涉炒股),證人張嘉元生前的錄音。同時標註有另一名嘴等他先公開質疑,然後再共同聲討。

上正晶談年金操作 又來要戰略
同年73日,李來希上《正晶限時批》談基金操作,再度要求我提供看法。該節目有來賓(蔡玉真)提及「臥底小蔡」「退撫基金」「朱武獻」等關鍵字,節目後遭自稱朱某的友人文字辱罵攻擊。


重大轉折  朱部長打電話施壓
此後,未見李來希在年金改革會議上,對年金弊案提出質疑,甚至不在任何政治評論節目談基金操作問題。後來他才說「朱部長打了幾次電話給我……實在
無法回應。」想當然耳的施壓,讓他沒法再關注弊案。也罷!早已知道他不是揭弊的這塊料,不再抱期望。


打倒年金貪污 被洩氣
九月三日軍公教大遊行,我應聯盟呂金全秘書轉達李來希請求,捐助兩空飄氣球「反污名」「要尊嚴」給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含人力總共八萬元。但因一個氣球印上著者贊助者「臥底小蔡」而被李來希前來阻擋升空,可惜了標語是「反污名 打倒年金貪污」最後洩氣成一大攤乾癟塑膠。



記者會前 再傳遞恐懼

次年,201736日,現職公民記者的黃老師(當時僅是教師身分)要幫我召開「控訴四大基金貪污」的視訊記者會,黃老師找了幾位聯盟領袖,無人願意參與,李來希更露骨的表白,黃老師轉述:「那個蔡漢凱啊,上次拿了不清不楚的光碟要我幫他爆料……妳要小心一點,他是被通緝的。」



誰刪文就是內鬼!
記者會後,我將錄影在監督年金改革聯盟的粉專引用,獲得熱烈回響,在近800個讚時,突遭刪除。我相當氣憤地在該團體的群組上說「誰移除就是內鬼!」顯然,該粉專已不願見我再發表「年金貪污」文章,此後發文在審核期就會直接被刪除。
全台灣都看到的冷漠
有時會心灰意冷地想「軍公教自己都不在乎年金貪污了,我在執著什麼?」但柳暗花明,四月下旬在退休警消賴坤柚、吳萬固的強力推薦下,我受邀於三立《54 新觀點》連三集暢談四大基金貪污。其中第二集對決朱武獻部長前,我刻意在監督聯盟的臉書群組預告「將會提及李來希理事長,請做好準備」當日,李來希推掉其他家通告,趕上此節目,但螢光幕上只見他不發一語的呆滯神情,如果這是軍公教抗議年改的領導人,還真令人惋惜。
https://youtu.be/MlEgFy8b3w0



組黨不能拉黑金湊數
真正讓我要公開挑起戰火的原因是最近見到李來希和關說司法的王金平與曾被控用退撫基金炒股的主力小傅和稀泥,才忍不住發文譴責。李來希團體隨即在LINE高調散發「年金弊案李來希無權無責」並捏造「臥底小蔡要他告年金弊案」嘲諷要臥底小蔡自己「回國處理」。
https://youtu.be/LH5EtJ0kfmY
我反勸 別回應危險的事
我真的有要李來希去「 年金弊案」嗎?我最多是要求他關注,請考試院長促成當年的馬政府辦案。反而在他受朱武獻的脅迫後,我要他「別回應危險的事。」
年金貪污弊案不關我的事
揭弊要看資質,看膽識。李來希或許在前段太看重自己,終於臨陣退縮,此不要緊,皆因他只是一位在職的公務員,但若來希組黨成功之後呢?

627日,時代力量虛晃一招在立院提出附帶決議要「徹底檢討投資績效,成立專小組,調查相關人員違法失職……」簡單說就是要查年金弊案,但國民黨、民進黨委員紛紛閃避。如果李來希新政黨已加入國會,是否也該秉持著過去「年金貪污弊案不關我的事」為宗旨?或是以後有民眾陳情重大貪污舞弊事件也是如法炮製「不想沾惹麻煩」。

好人過度沉默 悲劇已成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陳腔濫調了。但憶起去年93遊行前,我要贊助監督年改聯盟在《168周報》的募款廣告,呂金全秘書寄來提案引用金恩博士名言「最大的悲劇 不是壞人的跋扈 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這標準不應只用來抗議年改吧,如今,以此回敬未來的黨主席李來希,也送給軍公教所有朋友們。
倒 年金貪污——我不會放棄!


(捐款帳號 請忽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