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來自地心(3) 黑車!再見黑車!

被逮捕萬一送回台 死定囉
KK
急著要逃離江蘇小鎮,背後有恐懼的理由,他說:「藍布先生說要幫我搞回家,但是他想先把我送交給省級公安逮捕,然後找熟人幹部遣返回香港。」KK銅鈴大的眼睛不安地轉著,「要是被送回的地方不是香港而是台灣,那我不是死定囉!」
上大巴 先上接駁麵包車
20107月22日,杭州有個狠毒豔陽天,遊西湖後,幾乎脫水了!

午後,在高鐵站旁擠上接駁的小麵包車,憶起二十幾年前台灣搭野雞車的光
杭州的兩節公車
景,要不是看到一旁帶著紅白大帆布袋家當,拎著電風扇的小夫妻,還以為時光倒流了。
蹲式的半截廁所
巴士站遠在二十分鐘的路程外,工人光著膀子在沖洗巨大車廂外的污灰,從車輪旁散發的高熱估計剛進站不久。還沒發車,我下意識先找到洗手間,換掉濕漉漉的上衣,擰開水龍頭擦拭身子,同時瞄見一排半截隔間的廁所,露出人頭挨蹲著……

沒有座椅的長途大巴
一上了大巴士,就被喊著「脫鞋!」長得像兄弟的車老大(車掌)遞上塑膠袋示意打包鞋子。驚呆了!沒有座位,只有三排縱向的上下舖,中間隔兩走道。我刻意選在KK後的床鋪,可以見他半禿的腦袋。
老實活該 位置就該讓?
從地圖一量,杭州走高速到廈門不到九百公里,但一出郊外,大巴就停在不知名的候車亭,上了幾位乘客;不僅如此,每經交流道就撸下去接三三兩兩。車裡的臥鋪早滿了,車老大開始調配新乘客去擠別人的床位。要被侵占舖子的是看來老實,單身,簡單說就是好欺負的滿臉無奈。
他奶奶的,排隊啦!我檢查!
約三個小時後,大巴駛離高速路較遠,這次停在一大工廠前,門才半拉開,十幾位焦急的民工想一擁而上。車老大大聲斥責:「他奶奶的,排隊啦!我檢查!」民工們魚貫著上車,但先舉起腳來讓車老大端詳。有人脫了鞋,有人卻被要求用塑膠袋套著整隻腳,也有的剛擠進車,又被吆喝叫回來用袋子套上光腳丫子。
連上洗手間的路都被堵上
這時車廂走道上已擠滿了曲腿而坐的乘客,我聽到有人小聲問:「怎要腳套塑料袋?」「我腳臭嘛……」更微弱地答。
大巴不走回高速了,竟沿著蜿蜒的半山腰走,搖晃到心裡也忐忑!忽然陡升不安——這時連上洗手間的路都被堵上了,萬一車翻了,何來逃生機會?


欺善怕惡 搜尋目標
天色已暗,更雪上加霜,大巴還在沿路載客,但這回三位壯碩乘客跟車老大吵起來,因為堅持有票就應該有張臥鋪。果然欺善怕惡,車老大挪到後半截車,指著坐床邊的學生樣,厲聲說:「到前面去!」將床邊角角讓給吵鬧的乘客,凶狠的目光又游移著搜尋目標。

這只是借位
這美女是我們朋友
身邊響起怯懦聲:「拜託你們倆大哥,就說我們是一起的,不然他會抓我去擠在前面。」二十歲左右的單行的小姑娘哀求著。還沒等到車老大靠近,KK喊說:「這美女是我們朋友。」我也瞪著車老大,他只得將視線移開。
味道不好聞 聞久就習慣
這趟黑車花了十四小時,黑暗中,混雜酸臭的人氣,聞久也麻痺了!只能以文天祥《正氣歌》說「余囚北庭……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安慰自己沒那麼慘!
累壞了!親愛的休息站
到廈門已半夜,神通廣大的KK早已吩咐廈門朋友租好酒店公寓,我急忙解決民生問題。這是一個不到廿四小時的休息站,還要前往南方另一國度。

後記:再見黑車!

(以下這影片攝於同年9月,可清楚見到車老大喬座位的模樣,車內擁擠的狀況)

正規公車站 黑車照樣竄
大約二個多月後,我從深圳小鎮往福建出發,原想:正規的公車站買票應不至於……居然又是同樣狀況,我第一個一上車,車老大指著走道說那是我位置。

我對著手機大聲說:「我下車啦!他們說我沒座位。」邊往車門作勢下車狀,車老大才嚷著:「有啦!有啦!誰說沒座位。」
不見家人 落單的小女孩
那趟也是十幾小時車程,快到站時,見鄰上舖一位小學女生往窗外四處張望,我急忙說:「你爸媽不都下車了?」她膽怯說:「他們不是我家人,我是被趕來這坐的。」
我領導的女兒,安全送她回去!
才十歲出頭的小女生獨自從廣州換車要回福建。下車後,已半夜兩點,看不到要來接她的爸爸。我問她身上還剩多少?「五十元吧!」我攔了排班的出租車,說:「這是我領導的女兒,安全送她回去!」
逆光中的毛爺爺
才轉身走沒幾步,後頭響起銀鈴般的聲音,「大哥哥!剛剛一百元還你。」瘦小身影,手舉著張紅色毛爺爺,逆光穿在車陣中小碎步跑來……原來她開出租車的父親及時趕到了。

我借這故事想說:幫一個人,有時會心存疑:對方是不是要騙你錢?一直到現在,在我的QQ上都還可以看到這可愛的小女生。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