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柯P敢找民間測謊?李錦明 搞丟四大基金7,000萬元

民間測謊師 李錦明全台唯一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議員質詢砲火下坦承:找了退休檢察官開的民間測謊公司來抓洩密內鬼。《蘋果日報》爆料:全台唯一一家民間測謊公司,就是李錦明所開設。對照李某曾任台中檢察事務官,於廉政署退休的資歷,也符合柯P另一說法:係聽政風室(廉政系統)建議測謊。難怪肥水不落外人。

測謊一哥閃退休  不認測謊郵儲 
李錦明急忙撇清媒體報導,但鏡頭帶到,卻不忘廣告曾幫行政院秘書長、檢察官、關稅局……等案測謊。
但是被封為「測謊一哥」的他不敢說的是:在2008年做的「行賄郵儲基金」測謊,如此重大,為何不列入豐功偉業?再則,2012年為林益世測謊時,被封為「測謊一哥」,事業正如日中天,怎隨即「閃退」,躲到郊區開抓猴公司?






                                                                     菜鳥強出頭 測謊政府基金
 謎團細說從頭:李錦明原任職台中警隊,到2008年當檢察事務官時,充其量也就只參加海外的測謊講習營,菜鳥資歷卻陰錯陽差被拉去做「國家級測謊」——鑑定行賄郵儲基金。
視頻:http://tube.chinatimes.com/20160615004957-261402
炒作信音 佣金10%找國安基金
此行賄案起因在2004年,上櫃信音公司(代號6129)找了古董張(張世傑)KK(港籍陳浚堂)和吳光誠(主力豐銀吳么弟)炒作,但高檔不易出貨給散戶,於是白手套吳鈺玲摸上門,向公司老闆甘信男推薦用10%佣金請「國安基金」來買走信音股票,即俗稱「鎖單」。

主力自首 自曝行賄國安基金
不料次年,KK因黑道糾紛,為求保護,向基隆市刑警自首十幾件炒股,順道檢舉信音有行賄國安基金。因為太重大,沒單位能接下,輾轉從基隆市警局、桃園地檢、調查局北機組……一直轉到台中檢調,KK還是不斷在筆錄重複國安基金收賄,共買7,000萬元信音股,佣金給10%700萬元。(至少虧4,000萬元)
測謊作弊 搓掉行賄郵儲
其實,所有炒手,白手套都搞不清楚,那不是「國安基金」而是「郵儲基金」,只是知情的台中檢調不安好心,只想大案化小。於是檢察官王捷拓、卓俊忠在2008123日搜索信音公司當天,精心布局測謊,推派事務官(檢察官的助理)李錦明上陣,做「2008C0006號測謊鑑定」,兩個簡單問題就讓老闆甘信男通過「沒有送錢給中華郵政」。
主謀是郵儲白手套 改奉上賓
假測謊之後,要定罪給吳光誠當炒股主謀,萬萬沒想到,傳來七、八個證人問話完畢,古董張說溜嘴,指出:吳光誠就是聯絡郵儲基金下單的人。(懷疑白手套吳小姐是吳光誠派去)台中檢調只好放走吳光誠,連傳來問話都省了!(本案被起訴者,法院皆輕判罰款)

幫忙滅證貪污  檢調升大官
事後,論功行賞,王捷拓升主任檢察官、卓俊忠獲選十大傑出青年,配合放人的台中調查站主任王福林平步青雲,成了調查局長;就連菜鳥測謊師李錦明也晉升廉政署副組長,空心大佬變身測謊界泰斗!

怕沒退休金 李錦明閃退
筆者於2014年初,撰寫揭發四大基金貪汙的《被A走的1000億元》一書時,赫然發現林益世測謊與行賄郵儲測謊兩案的連結,特闢專章踢爆此騙局。據廉署同事私下透露:因為《168周報》爆太多李錦明的爭議測謊案了,再加上反貪專書批判,除了署內壓力,李錦明也擔心領不到退休金,才急忙以五十歲低齡申請退休!

李錦明犯貪污治罪 可關七年
以上,完整的解密李錦明懼怕「行賄郵儲測謊」而不敢居功,以及閃退的主因。做過廉政的他必知:掩護郵儲收賄可是犯《貪汙治罪條例》第14條的「不為舉發」,要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的徒刑啊!

P早該看 被A走的1000億元
但是柯文哲真不曉得找「民間測謊」的後遺症是什麼嗎?
想起在2014年他選市長時,筆者除了託潘建志醫生,也再掛號寄給柯P《被A走的1000億元》共二本。若柯市長稍翻幾頁,發現有騙子測謊師,就不至於笨到請民間良莠不齊的測謊公司(況且只有一家)來對付同事,或許是柯市長自稱的智商158看不起,不屑一讀,但如今落得眾人撻伐「白色恐怖」,是該同情?還是說他咎由自取?
(本件貪污案曾連載於《168周報》2011年,並詳附證據,以供查驗對照,網路連結請點擊: 向人民報告四大基金貪污案)

揭密:李錦明如何在測謊中作弊?
(本文參考多本測謊學術著作)

真實與謊言 比較生理反應
所有的真話與謊言在測謊儀的判讀上都只是比較:相對呼吸、心跳、血壓……等生理數據,所以測謊題目先用「無關問題」讓受測者誠實回答,再以可能緊張或不安的「控制問題」和可能說謊的「相關問題」交錯提問來做對照。
兩相關問題皆省略時間
行賄郵儲基金是發生在民國93年,所以在「控制問題」上,李錦明依教科書問了行賄時間之前的「民國90年以前,你有沒有欺騙……」共三次,但在其中穿插兩道「相關問題」,「你有沒有送錢給中華郵政的人?」「當時,你有沒有送錢給中華郵政的人?」
以「當時」引導錯誤記憶
有時,「相關問題」強烈提問,是可以省略時間,比如「廖添丁是不是你殺死的?」但是,李錦明作弊於「相關問題」上,不但漏掉時間,還刻意用「當時」開頭做錯誤引導,而前一提問是「民國90年以前……」,那家公司根本還沒上櫃,如何行賄中華郵政?(甘信男 2008123日測謊前筆錄) 
被測者搞不清楚行賄誰?
此外,受測的甘信男筆錄中,檢察官問的是「台灣郵政」到測謊時改成「中華郵政」,而甘信男受白手套影響,始終都以為送錢給「國安基金」,怎會到檢調成了「中華郵政」?受測者「無法理解」這也是通過的原因之一。

白手套不是中華郵政的人
沒人料想到的過關加分——白手套吳鈺鈴,根本不是中華郵政公司的人。

林益世沒共犯 特偵吃案?李錦明錯?
至於李錦明最揚揚得意的林益世案,測謊沒過,顯示有共犯。若測謊是對,李錦明沒有開巧門或疏漏,那麼請問林益世的共犯在哪?長輩在哪?所以邏輯不是李錦明測謊錯,就是特偵組不會查案,甚至包庇……可想而知,這兩方絕不會承認自己是壞人或吃案,只能當是台灣貪污懸案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