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

張嘉元 生前 關鍵錄音:朱武獻躲貪污罪,退撫鎖單科風後才收錢!

不賣不虧 逃避主計處檢討
如果退休基金發生虧損,必須由中央撥補,那曾經搞鬼賠錢的股票,只要不賣,就能隱藏在帳冊中,所以前退撫監理吳忠泰說:「操盤人怕面對主計處的檢討,虧了不敢賣。」

遇到查帳 先清光受賄問題股
相反的,當要攤開庫存給人查帳時,就得先清光問題股,免得受主力賄賂「鎖單」而買進的股票曝光,這也就是年金改革委員李來希日前曾公布「30檔退撫基金虧損30%股票」的內容,其實已被退撫操盤人粉飾大半!

許文通說賄款上繳朱武獻

我曾經在2004年即接觸到退撫基金的白手套——富商許文通;雖然經幾年的佈局才讓他說出:10%賄款上繳給前銓敘部長朱武獻,此後追查受賄交易的股票成了終極目標。
                                                         科風炒股出動四大基金鎖單
20059月我受查黑中心所託調查政府基金弊案時,遇到科風(代號3043)鋪天蓋地找法人「鎖單」,其中不乏專做「政府基金鎖單」的大咖級掮客穿梭,如張嘉元、蔡錦洲等。果然,第一檔出動了郵儲基金,在台北某券商大筆敲單,對轉主力傅崑萁股票。

監聽掮客張嘉元   查黑未上追高層
因我回報「科風的大帳房可能在張嘉元的辦公室」,查黑中心上線監聽了他的投資公司。只不過,聽不了幾天就停了,檢察官(簡文鎮)一抹神秘微笑對我說:「張嘉元只是個跑龍套的……」那麼,張嘉元是幫誰跑龍套?為何不願再向上追查呢?
張嘉元要我停筆  交換政府基金黑幕
這些謎團一直到我流亡海外後,才慢慢拼出樣貌。我成為168周刊、周報的主筆之後,毫不留情地批判炒股案中狼狽為奸的主力與檢察官。20117月,張嘉元來電,原意要我手下留情,別再爆料他的炒股。我趁機要他說出政府基金幕後的高層。那次的對話摘要如下。(全文曾刊於168周報259期,附錄音檔連結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12/blog-post_18.html )

傅崑萁炒科風 找四大基金
阿嘉:要他們去追科風帶進來的林惠官啦!
小蔡:科風不是小傅帶進來的四大基金嗎?
阿嘉:其實不是小傅(傅崑萁)帶進來的,是林惠官啦!
小蔡:我看他帶進來的只是「代操」的!
退撫基金自營 鎖單科風
阿嘉:沒有啦!是直接的(操盤官員),你是勒……(搞不清狀況之意)……你聽我說,其實外面鎖單的都是代操的,科風的是直接的,直接找考試院的那個政務次長……
朱武獻和代操法人搶鎖單
小蔡:你是說他是……朱武獻?
阿嘉:對啦!林惠官找朱武獻的啦!本來就是他而已,在外面跑的,本來就只是他,唯一真正有官員的就是他!
朱武獻膽大 親自招攬生意
當時,張嘉元還有些緊張,語多保留,但指出重點:在四大基金收賄中,很多是投信法人代操舞弊,自營操盤官員也多透過白手套去向主力兜售「鎖單」,但只有朱武獻膽大包天,竟親自在外招攬退撫基金生意。
168當見證 張嘉元霸氣爆料 
三年之後,20149月,張嘉元再度到168報團作證,但這次是被收押半年後的重獲自由,在總編輯翁立民的見證下,已是台股最大咖仲介的阿嘉,爆料減了曖昧,多了單刀直入的霸氣。我仍是接著之前的疑惑問他。(以下錄音檔公布於:http://leelinn.pixnet.net/album/video/215490137)
錄音檔 請點擊 http://leelinn.pixnet.net/album/video/215490137
立委去找退撫鎖單科風  
小蔡:如果不是朱武獻,因為當時我對許文通(朱的退撫白手套)的蒐證,他說是朱武獻收的,他有直接要打電話給他,如果不是朱武獻,你那次的科風是林若一收的嗎?你當時跟我說是次長嘛!
阿嘉:不是啦!那次沒收到錢,去找他的人是一個立委。
小蔡:就是小傅(傅崑萁)嘛。
阿嘉:小傅個屁啦!小傅根本那次快掛了,差點被打掉了(指炒作失敗)
林惠官直接找上退撫基金
小蔡:林惠官?
阿嘉:人家死了嘛,我怎好意思說是他哩,你自己猜嘛。
小蔡:林惠官上面的人是誰?
阿嘉:林惠官哪有上面的人,就林惠官去找的,哪有上面的人。
小蔡:他找誰?他找林若一,不然就朱武獻兩個啊!
傅崑萁拉抬不上 狂找買盤
阿嘉:我跟你講啦,科風是怎炒作的,科風所有的過程,當初小傅找很多人已經拉不上去,就停在那裡,他去找了一個做砂石的……
小蔡:貓仔榮嗎?
阿嘉:我不知道啦,他對我很好,你不能寫到他,因為他現在精神狀況很差。
小蔡:精神狀態最差的叫翁立民。
阿嘉:沒有啦!我們大哥還好……
翁總編:(笑聲)


林惠官拜託退撫買 沒當場給錢
阿嘉:聽我說,當初為了拉不上去了,傅崑萁差一點被打掉,後來才有凸哥、鄒興華他們進來,再來就是有林惠官去拜託中華電信用call訊,全省的call call出去嘛,說明天科風要漲停什麼、什麼,你懂我意思嗎?那是林惠官去拜託退撫基金買的,沒有拿到錢啦!懂我意思嗎……
退撫鎖單後 紅包被朱武獻拿走
小蔡:那……
阿嘉:那另外私下的紅包哩,就是那個部長(朱武獻)拿走啦!不是鎖單給錢,是因為……是因為給紅包,不是因為那個事啦!你懂我意思嗎?
避開貪污罪  事後才給賄款
小蔡:只有給……有買,可是私底下給紅包是這樣嗎?
阿嘉:對啦!你不要把我寫下去,我告訴你。我翻臉了!
小蔡:那紅包有多少錢?
阿嘉:我哪知?我又沒有收到。
小蔡:那還是有拿錢啊!
阿嘉:對嘛,但是那名目上不是去鎖單的嘛!
小蔡:那就是有拿到錢,只是感謝他而已啦!
阿嘉:對啦!因為林惠官死了嘛。




朱武獻親自鎖單 可賺
7-10%

本文前段,提到白手套許文通幫朱武獻收鎖單的費用10%,那是需要在交易前付清大半的佣金;但是朱武獻親自接洽的生意,可以等成交後再以總金額計價。少了中人費用,至少實得7-10%
一至七年徒刑再罰三百萬
無論前金或後謝,都是有對價關係的交易,皆違反《貪汙治罪條例》;若科風股不在當年退撫基金可以買進的「菜單」內(公司有達規定獲利標準),而是因受賄而增列,則是觸犯該法第11條「違背職務之行為」,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制定監督操作法 規範操盤舞弊
像退撫收賄鎖單科風,並不是個案,十餘年來還有幾百件年金的舞弊操作。
正值國家年金改革會議召開之際,軍公教勞六個代表對上三十一隻投票部隊,雖然懸殊,但若能切中要害,痛陳年金操盤貪贓與司法包庇,相信在全國百姓的見證中,有機會扭轉劣勢。至少,要求在改革前先制定「監督操作條例」,將明確規範操盤人舞弊的行為,才有機會堵住年金流失的黑洞。
還有證人:政府基金收賄炒科風
本文所提的科風炒作行賄退撫基金,證人張嘉元於此錄音後,三個餘月猝死,但是能證明科風炒作,甚至科風就是拿政府基金「鎖單」的就只一個人嗎?下周會再請出關鍵證人,也先預告:司法護航貪汙已黔驢技窮,夜路走多終遇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