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張嘉元的致命錄音(三) 讓阿嘉窒息 的 郵儲藏鏡人

讓張嘉元窒息 的 郵儲藏鏡人
郵儲高層?知道 不能講
郵儲基金的收賄高層是我多年追查的藏鏡人,在2011年7月採訪張嘉元(以下稱阿嘉)有關傅崑萁動用郵儲基金炒作的科風(3043)案時,差一點有機會讓他表白。
但是當阿嘉爽快的說出我不知道的「退撫基金」立委時,對於「郵儲基金」幕後操控卻以「我知道,但不能講……」來帶過,在我逼問下,最後以不語的一分鐘來回應,究竟是恐懼還是有其他苦衷,讓我感覺是一種窒息式的沉默!
恐懼的一分鐘 錄音檔公布
以下是該次談話全部音譯,在2012年後也以《100查黑報告》的錄音檔附件向監察院、高檢署等檢舉。
此未刪減錄音檔同時公布在
http://leelinn.pixnet.net/album/video/206332686

音譯檔案   20117  談話:臥底小蔡(小蔡)   張嘉元(阿嘉)
阿嘉:要他們去追科風帶進來的林惠官啦!
小蔡:科風不是小傅帶進來的四大基金嗎?
阿嘉:其實不是小傅(傅崑萁)帶進來的,是林惠官啦!
小蔡:我看他帶進來的只是「代操」的!
阿嘉:沒有啦!是直接的(操盤官員),你是勒……(搞不清狀況之意)
小蔡:因為信音裡是代操的。
阿嘉:你聽我說,其實外面鎖單的都是代操的,科風的是直接的!直接找考試院的那個政務次長……
小蔡:那個考試院政務次長跟林惠官有何關係?
阿嘉:林惠官跟他很熟啊!
小蔡:不是用郵儲嗎?
阿嘉:沒啦!他不是用郵儲,是用那個啦!
小蔡:但是,為何我看到的帳戶是中華郵政?
阿嘉:你看到中華郵政?你是講到中華郵政,我就不能講了……其實他是退撫。
小蔡:你是說他是……朱武獻?
阿嘉:對啦!林惠官找朱武獻的啦!
小蔡:我有查到朱武獻的東西,那朱武獻……
阿嘉:本來就是他而已,在外面跑的,本來就只是他,唯一真正有官員的就是他!
小蔡:朱武獻可以動到退撫基金,可是中華郵政基金他動得到嗎?
阿嘉:中華郵政他動不到,可是中華郵政我知道是誰,但是不能講啦!
小蔡:不是你就好!
阿嘉:不是我,他是一個還不錯的人!
小蔡:我從現在當你是自己人……是革命份子,我主張所有證券人無罪,只有貪污的官員有罪!
阿嘉:你有這樣的主張就好,我若是還有記得甚麼資料,我再傳給你……我還記得一個人,是白手套!我想一下……
小蔡:因為你說科風裡面,你查到是退撫基金;另外,我查到是中華郵政,所以至少有兩組在裡面。難怪科風和信音都不敢辦!
阿嘉:哦……這樣我知道了!
小蔡:因為科風在炒作的時間點,剛好郵儲在裡面時,查黑中心去查這檔股票……
阿嘉:郵儲、我感覺卡廣(較高)啦……你知道是誰嗎?
小蔡:牽扯比較廣?
阿嘉:不是不是,跟這沒關係!
小蔡:你說不能講,是跟陳水扁總統有關?
阿嘉:不是,他是一個很好的人,真的啦!
小蔡:那就是你的恩人?或是你會被滅口的人?
阿嘉:(靜默許久)
小蔡:你不講沒關係,以我現有的資料,當時科風誰操的盤、誰下的買單一定都有紀錄!
阿嘉:對呀!調通聯就知道誰買的,誰下的買單!你用這模式去查較快,不然要查到何時?
小蔡:我覺得監察院會叫新成立的廉政署去查這個案子!
誰動郵儲 真相即將大白
可是事情終有轉機,隨著張嘉元因案通緝在大陸被遣返後,20149月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光到了168報社作證。
真相終將大白,在下周將公布鏡後的真面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