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調查局查年金貪污的正己專案…但是,正己個屁啦!

辦年金貪污?三個商學生夠了
政府基金、四大基金、年金……不管用甚麼名詞,要查這些貪汙,「給我公權力加上三個北市商學生就夠了!」這是我過去寫的字。不是專業素養真的會勝過檢調的千軍萬馬,而是在於做與不做?敢與不敢?用粗俗的話說,就是有沒LP去承擔?
讓人瞧不起的是專責單位,如特偵組、廉政署、調查局肅貪處……趨炎附勢已到垃圾等級的程度(對!就是侮辱公署)。如果領高薪的司法官有LP,怎會拖到今天才假意說要辦基金貪污,而且還只留在嘴砲的階段!
正己專案  無法抗衡黑金



上週,一位股市名師轉達調查局官員的話,「小蔡啊,我在被偵訊時遇到一位組長轉告說,你寫的那些政府基金貪污有在辦啦……也傳很多證人,如白手套蔡錦洲,成立一個『正己專案』……」
不聽還好,火冒三丈回一句:「正己個屁啦!」
以我曾經待過調查局的經驗,和對抗年金貪污十餘年來所遇到的調查官員,必須最誠實的先下結論:「層級不足,無法抗衡黑金勢力!」此外,調查局裡裡外外有多少人曾坐視不理,甚至掩護基金貪污?
我提出以下尖銳問題質疑,小學程度看了即便知調查局能不能搞年金貪污?


一、敢不敢抓內鬼陳茂益?
我曾在2005年以後幫查黑中心(特偵前身)臥底,調查局的小官陳茂益監聽了我和查黑所有通聯,也知道正在查政府基金貪汙,然而在動用郵儲基金炒股的信音案中,竟未保護檢舉人陳浚堂(KK),甚至協助檢察官假測謊(2008C0006)。這傢伙在偵辦中高升局本部防治中心,反回來指導本案滅證。
一堆內鬼在調查局,說要「正己」只是台灣話的「摸卵賺爽」!
(貪汙治罪條例 第 18   貪污瀆職案件之檢舉人應予獎勵及保護…)

二、敢不敢辦前局長王福林?
王福林是上頭陳茂益的長官,也是洩密局長葉盛茂的愛徒。2008年偵辦信音案,還是站主任。有七名證人皆證實吳光誠(豐銀吳家族)涉炒股,然而卻因古董張暗示說「郵儲基金是吳光誠指揮下單」,連傳吳光誠來問話都省了,直接移送本案。(證據如附圖)這不是縱放,甚麼才是?
王福林從此平步青雲,升處長爬到局長,現已被延攬為國安會諮詢,請問小調查官哪位有狗膽去捋虎鬚,不怕金小刀溥聰嗎?
(貪汙治罪條例 第 14 條 辦理監察、會計、審計、犯罪調查、督察、政風人員,因執行職務,明知貪污有據之人員,不為舉發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縱放鐵證,像這樣筆錄共有七分)
(藍綠的價值遠高於是非)
三、敢不敢動陳水扁們?
已有多位證人錄影、錄音指控前銓敘部長,阿扁的同學朱武獻拿退撫基金受賄轉單。本案富商白手套許文通曾以購買不動產(元大一品苑)的方式將贓款回流扁家;更誇張是得知特偵追查後,竟賣掉名下飯店脫產!
如今在「問鬥爭不問是非」的大環境,司法已鄉愿的將無病一身輕的阿扁放出趴趴走!請問調查官們:若貪汙金流查到扁家時,敢冒著得罪即將執政的綠營大軍,去動陳水扁家族嗎?(小馬都要裝小白兔了!)
王柯兩賊 壓死調查官兒
以上三個難處,越到後頭越頭痛,不但高層貪腐對抗不了,內鬼怎抓也抓不完,還有2013年,新竹調查官去恐嚇要報導貪污的壹週刊記者……(敢查是誰授命嗎?)
林林總總,更何況,中間卡了一堆壞檢察官拿王金平當靠山。想起王老賊幾句屁話就壓下調查局炒股案(宏大拉鍊,被1682013年踢爆),另一麻吉柯建銘放肆到叫調查局長葉盛茂到國會辦公室夾卵蛋,命令他打電話給南機組……

錢多事少離家近,人在公門好修行,有薪水領就好!調查局辦政府四大基金貪污的正己專案?算了,閃一邊涼快去吧!
(查政府基金貪污 應另設專責單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