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四大基金貪污案(卅四) 史瓦濟蘭王國的寶藏──南緯

(本篇收錄於 《被A走的1000億元》第卅五章 以下內容稍有更動)
吳光誠炒南緯  動用四大基金
20106月,我即將離開台灣的前幾日,會見了吳光誠(主力豐銀吳 家族)。我表明:曾幫高檢署查黑中心工作,所以手上有些政府機密,這些資料想先交給台灣的報社,請他媒介(後來他找了《法治時報》黃越宏)。當他問爆料的內容?我反問他:
「你以前做股票時,有沒用過四大基金?」我是指炒作到股價高檔時,送錢,用四大基金轉單出貨。吳光誠是行家,他聽得懂!
「有哩……」他隨即脫口而出:「在做南緯時,用到四大基金!」

「是哪一檔基金?」
「是某某基金……」吳光誠當時是說勞退基金或郵儲基金的其中一檔。
沒想到我只是隨口問問,吳光誠可能是緊張,脫口說出「不能說的秘密」!
50萬元  買到金雞母
上市代號1467的南緯是一家針織業公司,2004年初,仲介陳文吉去接洽這家公司老闆投入股市炒作。這位陳文吉並非早年的主力「亞聚陳」,只是恰好同名,所以他沒有資金可以操作這檔股票,只能將案子再轉給其他的主力,從中賺取一些提成佣金。
當時,主力「豐銀吳」的弟弟吳光誠知道陳文吉的弱點,開出「買斷」的條件,意思是:先給一筆佣金後,介紹人就不能再從這個案子中,抽取任何利益了。急需現金花用的陳文吉,居然答應了!
陳文吉在2004年底,告訴我:「吳光誠給了我50萬元,南緯就被買斷了……」那年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南緯股價大漲,他相當惋惜,就這樣賤價讓掉這家金雞母級的上市公司。在行家眼中,南緯好拉抬、好出貨,公司派的配合度又好!
古董張打工  吳光誠領賞
吳光誠在接手南緯的炒作後,因循他的老方式炒股:自己先用人頭戶買一些股票,拉抬一小段股價之後,再將出貨部分,委託給古董張。
古董張自然是將南緯的股價拉得越高、貨出得越多,就能拿到更多公司派的出貨佣金。
在古董張〈炒股再見〉部落格中,羅列他曾參與的十多家炒作股,南緯亦名列其中。2014年初,台灣工作人員在圖書館資料庫中,找到了古董張的總統投顧在20042月份刊登的南緯利多廣告。
吳光誠當然不會告訴南緯公司老董──股價張升的主升段,其實是古董張的傑作;可是當結案後,一切的功勞卻歸於吳光誠。
南緯老闆信任  轉投資吳光誠
如果有四大基金介入,應該是在20042月古董張炒作之後,時間剛好跟郵儲基金介入信音股一樣,都是在該年3月到5月間。為什麼在古董張大出貨後,還需要政府基金來接籌碼?
南緯在古董張剛炒做完的下跌走勢中,我問及「南緯貨是否出完了?」吳光誠解釋說:「做股票,還設計公司派去套牢一些……」意思就是當炒作結束之後,讓南緯公司派再進場護盤,買一些股票,感受到資金的壓力,如此才有機會讓吳光誠還有生意可做!
吳光誠 為南緯股帶來了股價近80%的飆漲,又有政府基金加持,證明了吳光誠不但炒股功力了得,而且與政府高層的關係良好,此番戰績贏得了老闆信任;眾所周知,南緯老闆投資了吳光誠名下,一家做衛星電話的「全球星企業」。
史瓦濟蘭利多   郵儲鎖單的藉口  
2010年吳光誠告訴我,他在炒作南緯時有用到某某政府基金……此後三年,一直在等機會,讓吳光誠再次確認說,究竟是用勞退、勞保還是郵儲基金來轉單?
2013年夏天,在《壹週刊》記者來訪前,我開門見山地要吳光誠解釋南緯的四大基金事件,他回答:
「郵儲基金來買南緯股票,是因為史瓦濟蘭的國王要投資南緯,所以郵儲基金是這利多,自己來買的……」
研判:該項利多說法,只是給郵儲基金操盤人給內部的鎖單藉口!
主力怎知郵儲買賣決策?
因為,吳光誠在三年前,係於無心理防備下,說出曾動用四大基金鎖單南緯,所以該次的說法是極可採信的;而吳光誠在2013年中改說:郵儲基金是因為史瓦濟蘭王國投資的利多而進場!
最大疑問:為避免外部人跟單,四大基金買股的決策過程,一向都是黑箱作業,怎是一般市場作手可以輕易得知?只要想通此點,即可認定吳光誠與郵儲基金買南緯,必有連結關係。
郵儲搞曖昧  辦南緯知分明
由本案發現,吳光誠主導的炒股,無論信音、全譜(下期談)或南緯,在炒股期間都發現引進郵儲基金!
儘管要吳光誠交代:當年引進郵儲基金鎖單南緯──係交涉哪位決策高層,或行賄的白手套是哪位?尚有一定難度,但是「南緯炒股案」是檢調偵辦古董張炒股案的漏網之魚,查辦之後,即可以證實郵儲基金與公司派帳戶有「相對成交」的對轉股票!

讓南緯大股東自白──「如何轉交錢給郵儲基金?」可能會比期待吳光誠吐露實情,還要快些!
註:本案因牽涉四大基金,所以任何一司法單位都不會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