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窩藏罪犯! 金溥聰請像告馮光遠一樣告我

不是為馮光遠官司說話
金溥聰在923日接受飛碟電台唐湘龍先生專訪,除了談到國民黨逆轉勝要有新變數,還說對於馮光遠的誹謗要交司法處理……本文不是在為馮光遠的官司說話,因為我不認識他,也不喜歡他在政論節目上的嘻皮笑臉,更糟糕的是媒體人推薦我寄《被A走的1000億元》,發訊息說政府基金貪污的書要給他,馮老先生竟「已讀不回」,想選立委的他到底有沒人溺己溺的同理心?
金小刀挨罵不要裝沒看到
但話說本文指控金溥聰的事項就嚴重多了,只因本報五年來屢次提及「政府四大基金貪污」,被點名到的高層都刻意假裝沒看到,只好一次一次的加重力度,用更重鹹的標題,我懷疑是否連罵他們祖宗八代,這些涉案官員都能「沒見笑」的繼續泡茶聊天?
國安會收容調查局內鬼
2008 掩護郵儲貪污的王福林 

前一陣子金溥聰主持的國安會,底下好似調查老殘局長的收容機構。國安會諮詢委員中有個去年剛卸任調查局長的王福林,經清查政府基金貪污檔案,發現他竟是2008年掩護「郵儲基金貪污」縱放炒股白手套的調查局內鬼──當年還是台中調查站主的王福林,在夥同地檢署完美滅證後,仕途扶搖直上,幾年功夫爬上調查局長龍頭寶座。
諮詢委員王福林是貪污罪犯
一開始說要送給馮光遠的那本《被A走的1000億元》裏頭就羅列了王福林涉案的種種證據。去年出版時,王福林火速閃辭想溜人,搞不好就要陪前主子葉盛茂(扁案隱匿公文坐牢的調查局長)去蹲大牢,還是先領退休金再說;但怎知金溥聰又聘請王福林去最高情報機關當老太爺。王福林吃了定心丸,死皮賴臉續A民脂民膏。
檢調救援郵儲基金貪污
有關王福林所犯的罪行,本報自2013年起已揭發多次。緣起2008年,歷經四年檢舉,各機關互踢皮球的「信音(6126)公司行賄郵儲基金炒股案」,已屆政黨輪替,台中檢調銜命救援,也就是滅證加滅口。
證人說下單郵儲是老吳
(七分證人筆錄都指證作手為同一人,
王福林的調查站可以跳過不傳訊?
)
該炒股行賄的公司老闆以假測謊(2008C0006,故意問錯時間)過關,到該年7月,原將案情縮限在投顧名嘴古董張(張世傑)夥同吳姓作手(前國民黨議員)炒股,王福林指揮調查員找來吳作手周邊七位關係人做筆錄以「鞏固案情」,但最後古董張在偵訊中透露:吳作手就是幫「郵儲基金」下單的人。





王福林偽造移送書
(搜索時的聲請書也是以吳姓作手為主,到移送時全刪)
(移送書是王福林的官章)
王福林一驚,不但沒傳吳作手來訊問,甚至在「移送書」將吳作手名字刪去。只是急忙中,百密一疏,未將證人筆錄抽去,留下了白紙黑字證據,讓王福林「不為舉發」的罪行昭告在台灣人民眼皮下!

情報頭金溥聰怎會不知?
國安會是中華民國的最高情治機關,眼觀耳聽四面八方。再說一個毛骨悚然的真實案例,本人於去年要出刊一篇〈金小刀捅了國安最大的漏洞〉指控王福林犯罪,文件傳遞時,資訊竟被攔截,有投顧名師稱「受某要角託付」以報社安全要脅不得刊登。如果,對於像《被A走的1000億元》如此「絕對反動」的文字,金溥聰推說不知道,顯然不合邏輯。
金溥聰,你就是窩藏罪犯!
王福林替郵儲基金貪污滅證,就是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14條「辦理監察、會計、審計、犯罪調查、督察、政風人員,因執行職務,明知貪污有據之人員,不為舉發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王福林是葉盛茂提拔下的調查局敗類,也是全台灣人的公敵。在此鄭重說:「金溥聰,你就是窩藏罪犯!」
洪昭順說國民黨沒理由負責
至於,自己不知檢討的金溥聰,還夸夸其談國民黨逆轉勝的戰略,該百年老店現在只剩愛錢、沒是非加和稀泥的老王派系,這種鴕鳥加懦夫的劣等基因,請問如何植入新變數?
不信就看國民黨立委在公開場合面對質疑政府四大基金貪贓不法時,是何種表情?去年7月,華視「鄉親踹講」節目中,退伍軍人權益促進會王新昌先生拿出《被A走的1000億元》唸一段「郵儲基金案」的內容問立委洪昭順,政府基金有無操作不法?洪昭順竟嗆答:「那是民進黨執政時期,沒理由叫國民黨來負責!」真是歷史上最不要臉的答案了! (以上文責自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