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8日 星期五

查黑臥底 血淚控訴 四大基金貪污-------被A走的一千億元!

(本文為臥底小蔡 投書 軍公教聯盟黨 原稿)
流亡異域多年,如果我生命終結在下一刻,陽世間一絲悔恨只會是對抗「四大基金貪污」未能成功。那是十年前開始的一場戰役……
第一篇  被誘騙當查黑臥底
民國94819日下午,高檢署「查黑中心」偵訊我炒股案,檢察事務官李俊毅提出交換條件,勸說:「我們老闆想跟你做生意!」
「老闆」是簡文鎮檢察官,他反覆地翻著我給他的報告書,最後露出笑容說:「我對你說的政府基金貪污非常有興趣,下禮拜來辦公室找我,你飭回吧!」
兩星期後,在查黑中心的台中辦公室,簡文鎮卻變得凝重,只因為我交給他的「政府基金白手套名單」清一色的大咖,有立委、幫派,甚至還有國際毒梟。
「這些人,你得罪不起,我想你不要寫檢舉筆錄好了。」簡文鎮說:「但是,將來破案了也不要來找我要獎金。」
簡文鎮交付蒐證股市主力的任務並勉勵說:「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用你嗎?因為你也曾是我們這一行。」
那時不當調查員已六年了,但我私下偵查的貪污資料可以託付給執「尚方寶劍」的查黑中心,真如釋重負!


不需去解釋以上的真實性,因為簡文鎮偵訊時,借用調查局中機組;甚至不用多廢唇舌說:「去調錄影、錄音啊!去找現在已是檢察官的李俊毅,他都在場……」我手上有完美的公文書當證據──調查局監聽譯文。


〈圖1949月去查黑中心已被監聽
原來,自我踏進查黑中心之後,一年多的通訊都被另一個司法單位掌控。「台中市調查站」黃雀在後的扮演「內鬼」角色,暗中阻擋查黑中心。合作的後期只疑惑,為何許多政府基金收賄的現行犯蒐證,總是在行動前一刻被簡文鎮硬生生地否決掉?難道查黑領導也變節投靠黑色勢力了嗎?或是所謂找我偵查,根本就是一個陷阱?目的想引蛇出洞,一網打盡知道貪贓秘密的人……

很可惜,等到我想弄清楚這層層黑幕時,已看到牢籠的枷鎖了。於是,我帶了部分蒐證證據,護送一位證人渡海到彼岸,開始漫無歸期的征途。

第二篇  四大基金掏空十餘年
〈圖2〉 用圖解方式很清楚知道政府基金在股市收賄方式
我知道的政府基金受賄買特定股票已超過十四年了,到目前都還是「進行式」!(103年黃明松行賄第一金控代操退休基金)
早年,台灣只百餘家上市公司,主力很容易拉抬股價,再運用新聞或耳語炒熱,即可出貨給散戶。80年代投信基金興起後,吸納了散戶資金,主力出貨不容易;因此主力必須塞紅包給經理人,用基金買走炒高的股票。行規是進場金額的10%,術語稱做「鎖單」。

主力行賄的對象不單是投信基金,外資、證券自營商、壽險機構都是「出貨」的好夥伴。也不只是主力好用此道,當上市公司老闆沒錢護盤,或是虧損到想金蟬脫殼時,也回扣退趴請法人買股票(92年的洪氏英)。不用擔心沒門路找到愛收錢的經理人,掮客會主動找上門。

我離開調查局後,窩在南部當上市公司老闆的助理。89年春,發現來交易的買家竟是「國安基金」,真是嚇壞了!他們忘了護盤救指數的神聖使命,竟當公關來買小股票,不計價幾百張、幾百張的買。或許還有調查員的熱血餘溫,我立下誓願,一定要找到後頭操控的藏鏡人。

隨後,我搬到台北開投顧公司,用盡管道打聽政府基金活動情形,把線索一條條拼接出來。國安基金是任務性質進場,不易遇見,但是卻發現政府四大基金的常業收賄,簡直可以用猖獗來形容。

政府基金泛指很多公家管理的資金,其中最為人熟知的「四大基金」即郵儲、退撫、勞退和勞保基金的規模最大,投資在台股共有八千億元。早年各家基金就幾個官員做決策,黑箱作業;後期發包給投信「委外代操」後,可謂是請鬼拿藥單──經理人豪不客氣地拿來幫主力鎖單。我親自交易過。

直到和查黑中心會面之前,我已有四大基金的收賄脈絡,也掌握幾個白手套的金流帳戶。但是,我缺乏的是調查工具,也沒人力可更深入,如監聽、調閱、跟監……於是找上前期的朱姓調查員合作。正密商立案偵查時,查黑中心已先一步攔截;我移交情報給查黑特偵檢察官,但從此更有正當性去打擊政府基金貪污。

第三篇  查黑中心向黑金投降
958月,簡文鎮不斷要我停止蒐證現行犯,但又詭異地問:「你是不是有高層的收賄資料,要交出來嗎?」懊惱之餘,細思索後,卻生了警覺心。山雨欲來但已來不及躲避了,幾天午後門鈴響,熟悉又陌生的一群人到我辦公室翻箱倒櫃,台中檢調抱走幾箱資料。從此,被搜索、約談、逮捕、拘禁……成了我往後幾年的生活,從地檢署、法院只等著最後終點站──監獄。
〈圖3958月,電郵到高檢署信箱請求核准行動

簡文鎮最後一次找我到查黑中心,但不是檢討任務,而是說:「不好意思,以前的案子沒辦你,被開會檢討了,所以……」沒抗辯他的落井下石,只是默默的畫押認罪。

當時,人生谷底擺盪,積蓄被搜括當保釋金了,改行做中古音響商的收入勉強溫飽卻不夠支付幾庭的律師費,乾脆自暴自棄都不請了。每個案件被控不等的罪刑,有法官一開庭就劈頭罵:「怎不請律師,還找公設辯護人浪費國家資源!」也有法官因可自行辯護的案子,讓我翻翻起訴卷宗。有位女法官無可奈何的指著半公尺高的卷宗說:「你慢慢看沒關係!」
奇蹟、分歧點就在此刻發生了,我瞄到幾頁的監聽譯文竟出現「查黑中心」和我的對話,還有我回報蒐證政府基金貪污的情況。原來,台中地檢署在抓我之前,早知道我幫查黑中心工作,還曝光秘密任務,真讓我憤怒!於是委任律師調出起訴卷宗,那時我未定讞的刑期已累積高達二十年了!
〈圖4〉回報查黑中心有關立委動用政府基金炒作的科風股

〈圖5〉舉發政府基金貪污的陳報狀
有清楚的戳記收件時間
俗話說「死豬不怕滾水燙」,983月,我心一橫,豁出去了,向台中高分院陳上一疊「政府基金貪污」訴狀,說在審理我的「華豐案」裡就有「勞退基金收賄」,又控訴查黑中心和我合作的經過。
在遞出前的夜裡,我到台北市八德路TVBS大樓下,將影本交給立委邱毅,單純的以為正義形象必是如揭發扁案那樣,他說:「我早就懷疑四大基金一定有問題了!」邱毅要我注意安全,後來他當然是銷聲匿跡,否則早六年前就該看到「邱毅爆政府基金貪污」了。
〈圖698315日深夜,
邱毅親筆寫給我的聯絡電話


第四篇  護證人偷渡和逆轉戰局
台中高分院沒處理訴狀,明明有收件時間卻又抝說是「審判期日外」才送件。律師非常擔心,邊送件上訴最高法院,邊怕我有生命危險。

沒空想太多,98H5N1流感來之前,買了隱藏式攝影機,要蒐證之前沒交給查黑中心的寶貴線索──和扁家很熟的白手套曾遊說我,可付10%佣金給政府基金高層買股票。分了兩天,才套出
〈圖7〉對富商許文通蒐證三次,
套出朱武獻以退撫基金收賄
經營天籟溫泉的許文通的證詞:「阿扁的同學,銓敘部長朱武獻管退撫基金……但是政黨輪替,管道沒了!」這段七分鐘的錄影真是一部高官貪贓人民基金的縮影。也可以解釋後來這位地產大亨為何要幹蠢事──高價買扁嫂「元大一品苑」,就是把當白手套收的退撫基金「贓款」奉繳給主子。透過不動產買賣一向是貪污洗錢的好管道。

律師的擔心是對的,994月,最高法院不給我再開庭幹譙的機會,此為歷史上第一次沒「更一審」的證交法案。我兩難在該入獄還是叛逃?

同案另一個被告,綽號KK的港仔炒手告訴我驚天的秘密,「我被收押時的『同學』告訴我,千萬別進來!」KK恐懼地說:「他們偷偷說,有消息來了,注意近日內有港仔入獄,一查到是我,馬上做掉!」KK要我找門路幫他偷渡回香港,代價是告訴我哪個案件裡有「政府基金貪污的假測謊」,因為他看我的陳報狀,知道我當查黑臥底很久了!

是不是臥底,根本不重要,我只想讓人民基金的蛀蟲曝曬在陽光下。

港仔渡海後,我躲藏在台北市的陰暗角落,準備找機會曝光。怎知,港仔被困在大陸幾個仇家手上,當收到救援訊息時,我只得踏上長征旅途。過程不怎順利,掉下海,流浪,也挨餓過。但是,送港仔KK通過新界邊防時,他真信守承諾的交出逆轉戰局的「政府基金假測謊案(2008C0006)」。難怪台中檢調要修理我,原來我為查黑中心工作之前,KK已先檢舉郵儲基金收賄炒股,台中地檢署和調查站卻聯手假測謊。放走行賄的炒手後,滅證有功的檢調都升高官了,如今要對抗的集團成了主任檢察官、調查局局長,廉政署組長……還有幾位高層藏鏡人。
故意問錯時間的假測謊
流亡五年了,我努力成為一個作家,不斷在台灣報紙、網路揭發政府四大基金貪污事證,向司法機關再陳情、檢舉……也出書《被A走的1000億元》,不會放棄希望,等待媒體人的良心,也等台灣人民的正義!

我會再公布102年寫給全教會吳忠泰的「投案聲明」,如果您想更詳細了解郵儲和退休基金貪污的黑幕,請Google關鍵字「四大基金貪污」,可找到粉絲專頁、網站,還有精彩連載文章。
------------------------------------------------------
軍公教聯盟發行之《守護台灣》創刊號報導 請點閱
臥底小蔡流亡海外 四大基金涉貪揭密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09/blog-post_18.html
〈圖8〉義賣著作換來的反四大基金貪污廣告
〈圖9102年向各司法單位檢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