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政府基金貪污的終極證人── 蔡錦洲恐成檢調的活靶!

特偵借提老主力作證
以下,根據特偵線民提供的情資──
去年2014924日,特偵組的事務官到台北監獄借提了一位身材肥短的人犯,他是位股市老主力,過去進進出出調查局、地檢署不知多少回,但每次都能靠打點司法官,求得全身而退;只是最一次沒那麼幸運,拿假護照到高雄闖關潛逃,被眼尖的海關識破後,拔退狂奔,躲回台北,又被團團圍住的幹員從小密室裡揪出來……

要老主力交幾件大案
當老主力憶起這段與檢調同志「真錢換絕情」的往事時,不禁唏噓的嘆氣。檢察官開口了:
「張先生,你過去在股市呼風喚雨,必定知道很多……」檢察官眼光移向桌上一堆資料,「可以提供幾件大案子讓我們辦一辦嗎?」
老主力順著檢察官注視的方向,那是幾分《168周報》,隱約還有看到「臥底小蔡」那惹人厭的名字。頓時,他知道檢察官想要什麼了!

交政府基金收賄換減刑
「他寫的那些主力炒股用政府基金『鎖單』的案子,我是被點名了幾件……但是,我都不知情!」老主力大概想著,先閃再說,除非特偵拿到證據。檢察官開導著,說:
「如你能供出一兩件政府基金收錢鎖單,換個舒服一點牢房或是減刑也說不定。」
「是,是……」忖度著,檢察官引蛇出洞的手法見多了,說好聽是減刑,怎知不會說出秘密後,反被幹掉當肥料?這樣就真的一輩子不用再坐牢了,「呵!呵!」老主力轉為苦笑。

請蔡錦洲當污點證人
「小蔡寫的那些涉案主力、白手套……都不在國內了,還真難辦!」檢察官突然翻開《168周報》指著其中一版面,說道:「就你匯錢給蔡錦洲鎖單全譜的這件怎樣?我們就找他來當污點證人。」
「助理來探監時,我會交代他回去找找資料……」老主力還想敷衍。
「對啦!順便轉告助理,來的時候幫我們帶幾本《被A走的1000億元》。」檢察官盯著老主力已花白的頭髮,想看穿他腦波似的,說:「就是臥底小蔡寫的那本書啦!」
不曾被立案的全譜炒股
以上是真實事件,想必讀者很容易猜出:被特偵組借提是哪位蹲獄中的老主力。而特偵想下手的目標是全譜(6228)炒股案;不過還稱不上是「案」,因為根本沒被立案偵查過;當年,不知是否台中檢調有心的「漏網之魚」?也不得不放,台中這一票檢調的偉大使命,就是要防止政府基金受黑錢的「國家醜聞」外洩,所以做假測謊、縱放主力是家常便飯,必要時抹黑栽贓,甚至買黑滅口都在所不惜!

第一筆政府基金賄款金流
發生在20046月,老主力將「鎖單」全譜的佣金一百餘萬元,一不小心用「本名」匯給了白手套蔡錦洲在玉山銀行的帳戶,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下,搶劫了政府四大基金之一的郵儲基金,買了五百張全譜,也曝光了第一筆賄款金流紀錄。
涉案人不在國內是謊言
其實,當老主力聽了特偵檢察官說:「涉案主力、白手套……都不在國內了……」心知肚明是個謊言──其他動政府基金炒科風股(3043)的傅崑萁,不也好端端的在後山當皇帝嗎?再舉例,一樣動郵儲基金鎖單的信音(6129)炒股裡,把做假測謊的檢察官傳來特偵組問問,豈不更快?而特偵檢座意有所指地說:「就全譜案的蔡錦洲。」又像在警告著:只能說蔡錦洲這件哦,其他政府基金收錢的事,可別亂講!

(假測謊滅證,檢調廉四人幫)
辦自己人?頭殼壞去!
特偵組真的會鎖定蔡錦洲後頭牽涉的「郵儲基金」開火嗎?顯然就是空包彈!因為最後炮打回來的會是特偵組自己人遭殃,只因為2012年,特偵辦林益世索賄案的測謊,用的是同一位郎中測謊師啊!(沒測謊資歷的廉政署台中組李錦明)如果哪天,看到特偵組真的辦了蔡錦洲牽涉的那些政府基金案子,後頭還順道抓了十幾位高層國安、檢調,甚至院長……只能說「官官相護」四字該倒著唸成「互相關關」,檢座頭殼壞去了!
大嘴巴蔡錦洲成活靶
超過半年了,事實證明以上推論,特偵組是虛晃一招,不但沒辦案,還讓測謊師緊急退休閃人;最簡單的邏輯分析:涉政府基金收賄的所有的高層官員,當然會守口如瓶;其他的白手套,紛紛被放走,證人也被追殺到亡命天涯;而炒股主力蹲監獄,老命捏在特偵手裡,諒也不敢多事;唯一會動的「大嘴巴」就剩蔡錦洲這隻不知死活的七月半鴨,竟還在前年去新北地檢捅黃明松炒佶優、佳總、萬潤……不給政府基金鎖單佣金!

特偵騙說要讓蔡錦洲當污點證人,怎說都是假;只怕他早成了檢調的移動活靶,更壞的想法是:這蔡老頭不知早躺在哪個荒郊外的土穴中了!
(會再刊出 蔡錦洲 專訪 : 主力說,政府基金鎖單可以賴帳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