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蝴蝶效應:從童子賢到退撫基金貪污事件 / 上櫃仕欽(6232)興衰 看迷信名牌董事的結局

松菸爭議的童子賢
在台北松菸有關富邦與誠品兩造的爭端中,童子賢成了新聞的焦點。然而這三個字對我卻有非凡的意義,缺了「童子賢」這號人物,或許「退撫基金貪汙」的真相會永遠長眠於地底。

對於青年學子,認識童子賢應是始於2014年他公開力挺太陽花學運;童子賢與林飛帆的合影,深植到每個參與學運的份子心中。我更早在十多年前,於童子賢上擔任世欽公司(原代號6232,已下櫃)董事期間,就想研究他的經營理念。這是一個上市公司迷信名牌董事的故事,也值得投資人借鏡。然而,如何從童子賢跳躍到退撫基金舞弊事件?該說是蝴蝶效應或是轉折點……

仕欽借用童子賢光環
約莫在2003年,在台北凱悅飯店的餐會上,遇到幫上櫃公司仕欽掌管會計的黃顧問,一身高爾夫球勁裝打扮,中間人誇她是一位風姿卓越的大姊,還特地介紹:「華碩的童子賢是仕欽公司的董事哦!」

仕欽公司的創辦人曾建璋原是菜販又當模具黑手,不知怎能幫宏碁代工機殼而混到上櫃,還接到日、美廠大單,年營業額三十億元,在業界譽為傳奇,但更想不到連一線的華碩也入主,派遣董事童子賢坐鎮仕欽董事局。
仕欽的豪華董事名單
據說,當時才三十多頭歲的曾建璋為了接觸所謂的「上流社會」勤練高爾夫球,參加富豪球隊,他一桿一桿的搏感情,也換來了和名流結識的機會,甚至是日本富士通和美國觸控面板大廠Elo的大訂單。不僅要業績,曾建璋更要門面,在仕欽2003年的董事名單中,不但有華碩的董事童子賢、徐世昌,甚至仁寶陳瑞聰、聯電宣明智、群光林茂桂、戴爾亞太採購總經理方建國……都赫然在列!

不過,就像大聯盟的邪惡帝國洋基隊砸大錢養的「豪華打線」,用大批股權延聘來的「名流董事群」是否能讓仕欽更上一層樓成為國際企業,或直白說,到底能給營業額成長多少?
炒賣虧損  名流董事閃人
好似在虛榮的光環下,年輕的曾建璋還是受不住市場炒手的遊說,轉而從事金錢遊戲,做股票的投機炒賣。2004年的股價高峰75元,從此一瀉千里。2005年後,童子賢的那票名流董事都相繼走人了,沒有了光環的仕欽成了什麼模樣?一片漆黑世界,作手、掮客橫行……
求見天籟許文通紓困
雖是江河日下,但仕欽的顧問黃大姊仍是一片赤忱的想挽回頹勢。我帶她去求見天籟溫泉的老闆許文通。
擠在那小小的看盤貴賓室中,黃大姊已不復兩三年前的風采,卻多了誠惶誠恐的謙卑。怎知,連許老闆壓低於市場行情的股票質借利率,黃顧問都還靦腆地暗示「付不起」!
政府基金鎖單10%佣金
許文通基於人情,又說了另一管道:「有一筆政府基金鎖單,只要10%的佣金,我曾介紹給朋友用。那次,才買到基金想進場股數的一半,就讓股價起飛!」許文通顯得相當得意,「我朋友還緊急說,可以不用再買啦……」
許文通說:「我現在就打給管理基金的那……」
我很期待電話接通,很可惜,他猶豫了一下,又掛上電話。
朱武獻的退撫基金收趴
故事的後續,就是我又追了兩年,才知道這政府基金原來是「退撫基金」,許文通當年要電話連線的那一端,竟是前銓敘部長朱武獻。直到2014年,股市主力張嘉元在生前還作證朱武獻曾在炒股收「後謝金」。

有童子賢才能追到退撫
人世間的際遇原本就有很多驚奇,十年前,若沒聽到「童子賢」閃亮亮的三個字,我不會想去認識仕欽的顧問黃秀瑛,後頭更沒機會去求見許文通紓困,進而發現退撫基金貪汙的源頭……
商人只是西瓜偎大邊
至於,受萬人景仰的童子賢,他的政治理念,我不多評斷,只能以經驗說:商人無祖國,西瓜偎大邊,哪邊人多、有好處哪邊靠……就如此而已。等我們這代年輕人再多個一二十年江湖閱歷時,回頭看看就會明白!
掮客爭搶仕欽鎖單
2006年,童子賢走後一年,離仕欽交不出財報到下櫃已不遠了,至今,還依稀記得一位已潛逃的作手俞宗碧說的話:「我本來帶黃三郎去做仕欽,後來被吳鈺玲和郭盈棟給搶走了!」「這兩咖拿我外資的資源去搞仕欽……」
政府基金有搞仕欽嗎?
終於明白黃顧問的「資金解決方案」──仕欽去買了掮客推薦的「外資合約」當成丙種使用。
也真奇怪,隔年台中地檢署專辦此類型案件,怎會漏掉呢?忌憚的理由是因有立委金主當靠山的黃三郎介入嗎?
不對,推敲一下,港資經紀吳鈺玲和日商瑞穗銀行的郭盈棟,專門仲介「政府基金收賄鎖單」,那個時期,多家搖搖欲墜的公司如洪氏英、博達、信音、奇普仕……都被染指,哪有輕易放過仕欽這塊肥肉的道理?看來,這「童子賢的蝴蝶效應」又要持續振翅刮風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