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阿嘉傳奇 (序)股市巨星殞落 (一) 阿嘉買下我的美人天

序──股市巨星殞落 
(完整版)
無人能及的張嘉元  急病過世
新春剛開紅盤不久,168報社傳來訊息,股市名人張嘉元因急病過世於嘉義某醫院。那是截稿的前一刻,心情感覺到莫名的低落,「張嘉元是個無可取代的人。」總編感嘆說:「他的長袖善舞,無人能及!」
熟識的同行,暱稱張嘉元「阿嘉」,從他還是營業員的2000年,一直到今年他最後一次透過168報社發訊息給我,我整整認識他超過十六年頭。
有樂施好善 重義氣的一面
個人認為,似應以較客觀的視角,將阿嘉不為人知的事蹟介紹給讀者,也見證本世紀的股市傳奇。
有關阿嘉的生平,近幾年來圍繞在炒股與公司法的等等官司,但是他也有重義氣與樂施好善的一面。
股市黑幕檔案  指證政府基金弊案
然而對於168體系,阿嘉最重要的意義是在近半年來,將股市的黑幕──有關主力炒股,行賄司法……等,有系統地整理給《168周報》。更可貴的價值是他在生命的最終一刻,挺身而出,以局內人指證政府基金的貪污──賄款金流與受賄的高層官員。
作證遭受毒手  重病未能就醫
然而,他是否因此而遭受高層藏鏡人的痛下毒手,就如同早年軍購案的證人一一離奇死亡般?其他熟知政府基金醜聞的證人都相信此陰謀論。阿嘉的死因雖仍有諸多真相未釐清,但是他於去年被收押的半年中,司法對他的種種不公,已堪稱是迫害程度。

第一篇    阿嘉買下我的美人天
檢察官買保證贏錢的股票

2008年夏天,是我股市作手生涯的最後一季,已轉行改開化妝品公司,無奈官司纏身,除了有三不五時藉口來抄家的檢調人員;在產品發表會上,亦有端坐在聽眾席上的檢察官趁著中場休息時,趨前來說服我重出江湖,只因他們還想買「輸錢找我賠」的股票。這兩股拉扯的力量,讓我心煩意亂
阿嘉借我五十萬  黃三郎躲遠遠
面對公司無法支付的薪資,我下樓找了同棟樓辦公的阿嘉求援。他二話不說,在支票本上填上「伍拾萬元」遞給我。接下來是很重要的一句話:「王捷拓檢察官有在收錢,你怎麼還會被辦?」他周遭的一些主力、金主透露了重要訊息給他,但是他無法理解,為何當時我會如此「鐵齒」,捨不得花這一點小錢?
相對於他的慷慨解囊,其他股市主力就不是如此了。「找黃三郎,他沒被辦,還有錢。」阿嘉建議我打給逃過那波被偵辦炒股的黃三郎,調一些錢,撐過財務不濟。電話那頭只傳來名主力黃三郎急促的聲音:「我,我在東部,不在台北。」真是避之唯恐不及。
我的員工全跟了阿嘉
面臨到最後公司清算時刻,阿嘉帶我去見上市公司大股東,窮盡他「說客」的天賦,將我的「剩餘價值」推銷給客戶。回程坐在他寶馬車上,他說:「我接手你的公司好了,覺得你『美人天』這品牌名字不錯。」
改名叫「美人天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近二十位員工,留下七位美女,全跟了阿嘉這位新老闆。
我偵查阿嘉  最後他反而幫我
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感到羞愧。阿嘉那時並不知道,我從2005年後,和查黑中心合作追查「政府基金弊案」,一開始就將他列為偵查的首要目標;他的手機、電話被監聽多時,我不時回報動態消息給領導人。諷刺的,在最後,追殺我的人,是我信賴的正義司法,而幫我度最低潮人生,卻是他們所形容的黑暗力量。這是臥底最大的糾結。(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