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阿嘉傳奇 (二) 初生之犢玩遍股市老虎

第二篇  
初生之犢玩遍股市老虎
營業員就幫上櫃公司操盤
2001年,我還以南台灣的上市公司為客戶群時,聽友人介紹說,有家北部的上櫃工具機公司需要法人的買盤。但是沒想到,這公司的操盤人竟只是個營業員。這是我認識阿嘉的起頭。我在國賓飯店住了一星期,看著一家又一家的投信基金買他家股票。別以為付錢找法人買單是多卑劣的事,從那年代迄今,都還是主力或公司派操作股票的潛規則。
代表作正峰新玩遍主力
阿嘉不是技術型的操盤人,但是該有的交際手腕和鼓動外圍的主力必備能力,一樣都不缺。這家赫赫有名的正峰新公司,讓初出茅廬的阿嘉玩遍市場大小主力,賺到幾桶金。
也因為不到三十的年紀,讓其他平日愛「欺生」的老主力心有不甘,總想找機會修理他。也有幾位是道上叫得出名號的兄弟。
轉單和大股  惹來禍端
阿嘉有門獨到的功夫,凡是接觸到的法人,不管有沒中間人,他一律能找到源頭,吸收那些經理人當他的部隊。瞬間,他成為股市裡,「法人買盤」的大供應商。但是冤家路窄,讓想找碴的主力逮個正著。那是和大炒作的高峰,開券商的主力豐銀吳么弟,發現自家的自營部竟轉單了和大股票,經理人被揪出來問後,終於招供說是透過阿嘉介紹。
自營部虧錢 找阿嘉理賠
「我自己都沒得賺了,還輪得到下屬來賺佣金!」豐銀吳么弟如此氣憤的說。找阿嘉談判,要他賠償自營部的損失。
這當然不符合「江湖規矩」,重要原則是法人既然已收了趴數退佣,買股後就要「各安天命」,盈虧不干賣家的事;次來,自營部虧的錢,怎會要阿嘉賠給老闆個人?
用兄弟喬事  反被瓜分利益
談判桌上,人孤勢單的阿嘉找來了幫手。「當你知道對方有兄弟時,」阿嘉對我解釋著:「就要打聽他們跟哪掛比較熟,再找大哥跟他們喬!」
這計策好似不起作用。也參與武林大會的另一位冤家,股市作手小俞說道:「兩邊的兄弟一坐下後,發現是自己哥們,就當場分起了利益來。」
被找麻煩  假裝出國進修
倒楣的是阿嘉,有陣子,豐銀吳么弟老找我探聽阿嘉行蹤。阿嘉迫不得已請求說:「蔡大哥,要是老吳,或不管是誰問到我,都拜託說我到英國讀書去了!」
這樣的潛沉,暫不涉入法人市場,不只是讓阿嘉避開股市風波,也是他的轉折點。
成為正峰發言人  晉身名門之流
閉關期間,他專心自家股票的經營,借幾位老前輩的幫忙,2002年開始,短短一年多,將正峰新從15元推上79.5元的天價。而這次用的不是古董張之類的股市郎中,而是紮實的外資法說會。阿嘉順理成章當上正峰新發言人,從此他是名門正派的一群,認識的皆是銀行家,民意代表之名流,和我們這樣的「舊相好」漸行漸遠。
回收傅崑萁籌碼  金雨滑鐵盧
2005年,羽翼已豐的阿嘉想嘗試主導更多類型股票,但是挑上金雨(4503),卻是慘遭滑鐵盧的一役。
一開頭被媒介進場的小傅,前立委傅崐萁操作到一半,發現苗頭不對,要求阿嘉將籌碼回收。大概是察覺被偷倒貨之類。阿嘉當時用上了所有積蓄,找金主老賈墊款,卻接不完市場上越來越多的浮額。
金雨案連謝長廷都扯上
在古董張於地檢署做的筆錄中,介入這檔股票的民代不但有傅崑萁還有許榮淑的助理。更戲劇化的發展是在其他炒股案的偵查庭上,檢察官王捷拓竟大嘴自曝說:「是因為查到有謝長廷的資金,所以才辦不下去!」可見這是多麼險惡的局勢。
金雨崩盤時,創下連20隻跌停紀錄,在外人幸災樂禍的眼裡,其實該佩服的是阿嘉的「脫逃術」──賠錢事小,毫髮無傷的出場才是奇蹟。後來金雨案被王捷拓檢察官一手遮天,壓了七、八年之久,最後偵辦也是找了一些小嘍囉來頂罪,甚至一開始阿嘉不在被告之列。
「張嘉元真的有參與金雨的炒作啊?」王捷拓在2008年的偵查庭問我:「不是金刀劉嗎?」金刀劉只是一個跑龍套的小角色,至今這案真正的大咖也從來沒被傳過。
越挫越勇  生性樂觀的阿嘉
「當年,老吳那些人在金雨失敗時,只想看我笑話!」阿嘉在2008年對我感慨的說。但是金雨之後,他是越挫越勇……下次再談多家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