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3日 星期日

我是歌手 2. 鄧紫棋 存在,台港的舞台消失? (20140404 總決賽 補述)


讀者常寫信分享工作:即將要到大陸出差,北京、上海、深圳……
有時,也會迷惘的問:該不該接受到內地的職務調動?
台灣是小眾市場
大約兩年半前,我到了上海,在這裡結識了許多藝文界、影視圈的工作者。但是,我仍寫著台灣的財經報紙專欄,在小報上發表小說,在自己的網站賣書給台灣讀者。



四哥是上海著名的編劇,午後,常看他在咖啡廳裡坐著,他笑說這是「上班」,他不用電腦,「我一天寫一千多個字,就夠生活了!」四哥瀟灑地說。
有天,我被他喊進居酒屋,裏頭坐滿了四哥的文人朋友。他們問我在哪出版?當我說出「台灣」時,立馬有人接腔,「哦,那是小眾市場!」
「上海現在缺的是編劇人才,」四哥勸我改行,「新手八千多人民幣,像我這老編劇,一集電視,都可領四五萬元啦!」
我還以為在台灣竄紅後,很快就得到全中國的關注,就像九把刀那樣!我好像錯了……最近,看了香港歌手鄧紫棋在內地的奮戰之後,體會更深!
大陸年輕人 不識新香港天后
我住在一個合租的大房子,大廳裡有台舊的投影大電視,每當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節目時段,沙發上總是擠滿了幾個內地年輕人。
那是第2季剛開播時,剛下班的東北小姑娘說著:「大哥,你來看看,這個90后的女生好可愛喔!」
「吚,這不是鄧紫棋嗎?」印象中,她拿過香港唱片銷售冠軍,還在紅磡開過幾場演唱會。「鄧紫棋在香港相當紅哩!你們都不認識啊?」大家搖搖頭。以她們整天黏著電視歌唱節目的拚勁,不識鄧紫棋,我倒是有點訝異!
鄧紫棋卸下天后  從零開始
鄧紫棋──頂著新香港天后的光環,但是想北上得到十幾億人的認同,還是得拚搏!一首〈存在〉,蕩氣迴腸,有別於原唱汪峰的滄桑演繹;翻唱范曉萱的〈我要我們在一起〉,自彈自唱,融合表演,更嶄露「小紫」的拉斯維加斯風範!(引用的是Youtube ,內地朋友可能無法收看,請諒解)
(存在)
   然而,這舞台下的辛酸,還是隱約顯    露。鄧紫棋初接受湖南衛視《新聞當事人》節目訪問,「辦簽唱會,歌迷來了,問歌手是誰?」小紫自我調侃的說,「現在好一點了啦,有歌迷來接機了,兩位……
經紀人也承認:鄧紫棋在香港走紅,但是一開始,在內地還是上不了主流的歌唱節目!
(我要我們在一起)
 
台灣在中華圈的舞台呢?
最早年,文革末期,台灣出了鄧麗君的婉約,再來是民歌的清新,都風靡了神州;香港的四大天王,更受內地追捧十幾年;就算近代,還有天王周杰倫……但是,內地的年輕人,開始不太關注大陸以外的聲光了;應該是從2000年後的《超級女聲》開始,大型歌唱節目越來越目不暇給,這些華麗的頻道,塞滿了內地觀眾的眼球視界,再也無法分心去搜尋邊陲地帶了。也許告訴我們:台灣、香港……想紅,就拿真本事過來拚吧!
不但,歌手如此;電影、工業設計、藝術、作家……市場都是一個樣!

要出人頭地  就要大市場
鄧紫棋幾天前,接受廣播節目《小牌大翻暢》訪問時,感慨的說:「現在不是八○、九○年代,在香港唱紅了,內地觀眾就會注意……」
所以,是不是也暗示這樣訊息──要出人頭地,就要到這最大的華人市場來打拼!
想告訴二三十歲的讀者:就咬著牙,接受大陸的工作機會吧!就算不能適應,苦個幾年,都能實質增加您的歷練!
除非,想安安穩穩的領成長不了的薪水……

附錄1:對 動態壓縮 不解?
所謂音響術語的「動態範圍」指的是一段錄音中,可以容忍的最大聲與小聲地對比值,以 dB表示。以往的黑膠到卡式時代,動態範圍就非常小,所以錄音師需要將動態範圍壓縮,讓小聲時,聲音還能大於雜訊;大聲時,又不至於過荷,有破聲。
可是,我們在《我是歌手2》競演的首播中,從鄧紫棋演唱碧昂絲的〈If I Were A Boy〉開始,卻發意外聽到,放送聲音一開始是經壓縮,顯得細節模糊;往後幾集小紫的競演歌曲,大都是在副歌的高亢音量時段,被壓縮聲音;而在最新一集鄧紫棋唱的〈如果沒有你〉,亦發生同樣情況。
要壓縮動態,就需從歌曲的頭到尾,否則就像臨時去把音量旋扭轉低。這是沒經驗的做法,還是別有用心?


2014/4/4 晚,補記:總冠軍賽,在紫棋唱〈春天裡〉時,我對一旁看電視的東北姑娘說,你聽,這就是動態壓縮,等等她最多第二名!

附錄2
〈我要我們在一起〉,范曉萱的老歌,以前,總覺得前面演唱的幾小節,就像《悲慘世界》的〈On My Own〉。這是我最喜歡的演唱版本──Lea Salonga(注意看她喘息時的神情...)


2 則留言:

  1. 我也覺得呆丸是小眾巿場
    有機會去大陸發展絕對是好事
    若是有十年以上年資的
    直接找陸企吧

    別再找台企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多朋友要來發展,需要先由在台的公司派遣,但總是一個跳板會或機會吧!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