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

來自地心(一) 你們台灣人還來幹什麼...

 前集提要
這是接續上次的〈新異域。孤軍〉,前情是:
因為想拿到KK說的檔案,一份可以證明台灣政府基金貪汙的神祕卷宗;於是我渡海到了這個混雜著熟悉和陌生的新大陸。從登岸的廈門後,一路流浪到上海、再落腳到江蘇北方。但是,我們遇到麻煩了……

來自地心的藍布人
很久很久以前,看過台灣聯合報上,連載的《來自地心》,那是一部美國記者寫的大陸遊記;還記得其中一些很驚悚的描述:

他到大陸的西南城市,傍晚時分,金髮碧眼的他外出散步,回頭卻見幾位穿著藍色粗布外衣、褲子、戴著藍帽子的人,面無表情地尾隨著,後來跟的藍布人越來越多……一群!
那大概是文革時期的情節,也是我們小時候被教育的刻板印象;可是卻像夢靨般深植在腦海……來自地心的藍布人;只是活過四十年,才踏上大陸土地的我,卻一瞬間,讓記憶被擊潰──
渡海時,我不慎跌入海中,當全身都還是海水、鹹濕漉漉的站在廈門小區前,等KK時……那裡進出的男女,都好奇地望著我,相對他們的時尚,原來──我的詭異,才像是來自地心的人!

被盯上了 我們該走人了
2011年7月中,在江蘇北方鹽城附近的小城市呆兩星期了,我和KK不知道還要待多久。這是贊助人藍布先生的安排,他說這小區建商是他的生意夥伴。沒有轉進計畫,只是要我不停的寫檢察官如何誣陷炒股案……
那天,在街上遇到一個南方口音的斯文男子,從他測試我「打哪來?」所說的行話,我猜:遇到政府單位的安全人員。KK也同意,「我們被盯上了,該走人了!」
要走?藍布先生不爽
KK向藍布先生報告,想要藍布來一趟,幫我們安排撤退。但只聽到電話擴音的那頭,藍布先生大聲地說:
「不是你們到哪裡,我都要跟去!」語氣相當不耐煩……
我當然知道藍先生是誰,很多讀者也猜到了,只是公布的時機還不到,在文章發表前,KK要我先用「藍布先生」當他代號。
我想KK說「藍布」的意思是:早年新聞播報的攝影棚裡,有一種拍攝技巧,將主播放置在一塊藍色大布幕之前,可以很神奇地將其他影像映在藍布上,結合成主播的背景。這位藍布先生也有操控事件的本事,而且能遁身隱形!
先別走 主人要見你們
KK轉向廣東的親戚求助,得到卻是善意的回應,「即刻到深圳吧!這裏方便一點!」如果成行,KK離香港、離回家更近了。
我想要跟著KK一塊兒南下,藍布先生也沒反對。只是突然間,要多等兩天,說:房子的主人想見我們。
這個小城差不多像一個中壢市般大、一般熱鬧。第二天中午,小區主人「西軍兄」從南京趕來,選了間土菜館款待我們。
你們老大到底有沒有錢?
西軍兄頂個大光頭,聽說幹過軍人再轉從建商,賺了好幾桶金,成了當地大土豪。
「你說,你們老大到底有沒有錢?」西軍兄好大的嗓門,接著又指桌對面的手下,嚷著:「我底下的人都笑,我當拉馬的小弟,載你們老大到處轉,卻三年來沒談成一個案子!」
「拉馬的」就是司機的意思,西軍兄好像是說:藍布先生晃點他好長時間……
鴻門宴 砂鍋般大的拳頭
心想糟了!可能是鴻門宴!等會兒……該不會就有公安來抓我們吧!
我身旁坐的是西軍兄的隨身保鏢,手腕幾乎就是我腳踝的粗,聽說是拳頭師傅,真的就是周星馳說的「砂鍋般大的拳頭」;白酒杯在他手上,還真顯小,當他敬我時,壓力真大!
我默不作聲,因為觀察到西軍都是對著KK說。想必外型上,他誤認為我是KK的小跟班。
你們台灣人還來幹什麼!
「你們台灣人還來幹什麼!」西軍兄灌了幾杯夢之藍白酒,又扯開喉嚨,「要錢?我們比你們還多!要技術?我們都會了……」這回、他指著我,「你說,你們台灣人還來幹什麼!」
坐西軍旁的KK聽了一陣子,大概摸清了西軍的知識水平,開始斯里慢條的談起人民幣的匯兌問題,說兩岸三地的金融趨勢……
「唉!咦……這說法有高度!」西軍兄撫手稱讚起KK來……
挫你威風 來佔上風
後來,KK對我說:「藍布老是在內地,用他的台灣政治背景吹噓政商關係,西軍以為我們是藍布的下人,就只是想藉這頓飯,來挫挫藍布的威風;他希望我們轉告給藍布,讓他以後談生意時,佔佔上風……」
西軍兄吩咐了吉普車師傅,隔天來接我們;KK要求清晨四點就出發,目的地是杭州高鐵站。當晚,興奮到難以成眠……(下回說:黑車奇遇!)

(一年後,再遇到西軍兄,他說起了去台灣的印象、台灣小吃……但,還是習慣指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