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2日 星期四

九月政爭 竊聽風雲 ......從調查員包尿布監聽黨外的歲月說起



機房與錄音機時期
無論哪個國家的人民看待執政當權者對蒐情的監聽,都是帶著極好奇又畏懼的心理。
在民國80年初以前,手機未普遍時,所有通訊就靠室內電話,當時調查局、刑事警察局監聽犯罪線索都必須先向檢察官聲請監聽票,再拿到電信局機房,請他們拉出正負訊號線,連上自己帶去的小錄音機。然而,在錄音卡帶時代,每面是60分鐘,快錄滿時就得靠人工去翻面換帶。

即時監聽 現譯快報
那也是我當調查員的菜鳥時,常被派去偏僻的地方執行「監聽作業」──每天巡視一兩次機房,換換錄音帶、聽一下監聽到的內容、寫下有關案情的通話,傳真回去給調查站的承辦人。
這工作常一執行就是大半個月,遇到緊急的狀況,比如說要搜索、逮人了……就需留駐機房,將被監聽對象的通話內容隨時回報,這種即時作業稱作「現譯快報」。
包尿布 監聽美麗島事件
以前監聽涉「內亂罪」的黨外人士,也是用以上的掛線方式;據說,在「美麗島事件」時,還有老調查員為寸步不離錄音機,而包尿布監聽的「盡忠職守」故事。
再怎麼進步演變,監聽作業基本上都脫離不了以上的「人工聽寫」模式。但是,曾執行過監聽的警務人員都能體認:監聽是一項繁瑣又漫長的折磨──時間長、口音雜、內容多而且大多是無關案情的閒聊,可是又無法放棄每一句可能讓案情現曙光的對話。
調查局霸監聽  警政署眼紅
81年後,類比式訊號的090開頭大哥大興起,調查局在新店局本部的六處成立「通訊監察中心」,所有要監聽的偵查單位都要透過調查局作業。線路不足、要「現譯快報」的現場座位也不夠分配,要監聽還得預約排隊哩!
在那用來監聽的三十坪大的地下室,我也有幸打地鋪住了幾個月,結識了各路警政系統的兄弟。
但是調查局風光一時的監聽作業中心,卻引來刑事警察局的眼紅,尤其懷疑調查局暗藏線路不給刑警、又擔心調查局偷聽他們的監聽錄音,搶去犯罪線索。
刑事警察和調查局的積怨終於爆發,在82年底有次法務部高層陪同雙方視察時,我聽見刑事局長官一路大聲咆哮、指責調查局對他們的不公。
別吵了 民營電信給警察
不久,數位式GSM系統開放,電信業者如遠傳、台哥大、泛亞、東榮、和信……紛紛加入,讓監聽的餅做大,可以將以上民營業者的監聽作業劃歸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以平息怨恨,但是中華電信手機和一般的室內電話的監聽仍歸調查局掌控。
88年,我因怠惰、績效不好,決心要離開調查局。在離職前,又被踢去管通訊監察作業。
監聽後 製成錄音光碟
那時,每個地方的調查處站在門口都有個專設的機房,負責處理各辦案單位的監聽申請。承辦的調查員接到監聽申請書,核實檢方監聽票的時效後,就傳真去中華電信營業處,請工程師將被監聽的手機訊號經由 T1 專線,分流至調查站機房。
那機房的兩三面牆上,密密麻麻佈滿數百台錄音機,因錄滿提示換帶的吱吱警告聲此起彼落,吵得人發瘋;不過,現在的作業中心可輕鬆多了,全由電腦錄在硬碟上,得以拷貝成光碟給辦案單位。
國安局反恐利器  語音關鍵字截錄
這次的特偵組查立委柯建銘貪汙案,許多人猜測幕後有甚麼單位協助?
依現行法令,除了檢察官可以開監聽票以外,大家都忘了還有國安局。國安局執行的項目叫「情報監聽」,意思是涉嫌內亂、外患,有危害國家安全的蒐情!
國安局自己有採購一套「語音關鍵字截錄機」,就像美國正當夯的劇集〈國土安全 Home Land〉一樣,目的是為了對付恐怖分子,可以同時監控上萬條可疑的線路,遇到有Key-word的語音,如設定「王金平」,就可以將有談到「王金平」的通話挑出來錄音。
國安局監聽政敵 誰幫忙?
可是特偵組和國安局都是「有將無兵」的單位,國安局也沒電信機房,遇到繁瑣的監聽還是要交給刑警和調查局去搞定。
不過,有些事涉敏感,不方便讓警、調去執行,也會大膽啟用有司法警察身分的「憲兵」同志來做聽錄音、寫譯文的工作。
我瞄過阿兵哥寫的譯文,雖不夠專業,但認真至極,因他們無法判斷哪些通話跟案情有關,只好逐字、逐句的寫下,連「嗯、哼、哈……」這些虛字都不放過。
到底國安局真會依執政者的需要而監聽政敵嗎?
在國安局的官方網頁上自然是嚴加駁斥了此說,只是,人民難免質疑:「若將政敵巧立罪名,羅織個甚麼內亂……或者直接偷聽了……」
監聽偵防車 數里全都錄
現行的〈通訊保障與監察法〉以我過來人的經驗,對辦案單位的確是綁手綁腳,尤其是聲請監聽核發的程序又是檢察官、又是法官,聽後還要通知對象。
近來,大家警匪片看多了,也知道要在講到關鍵事時,臨時換個手機讓監聽者「斷點」追不下去。但調查局就是有「道高一丈」的作法,就在我三年前要偷渡前夕,邀了幾位老同事來「流亡惜別會」,我問:
「聽說,局裡買了部廂型車,一開到定點可以監錄下附近方圓幾公里的所有手機通訊?」
「早有了啊!我們現在就有兩部這樣的偵防車!」
這種讓不相干人的通話都赤裸呈現,真是讓人渾身不自在。
聽甲案辦乙案 檢方習以為常
撇開柯建銘神經大條的認定立委手機不會被監聽外,究竟辦案單位可以聽甲案、辦乙案嗎?
股市中人可能都忘了,台中地檢署的王捷拓檢察官辦炒股的開始,也是假意掛監聽在香港仔炒手KK(陳浚堂)的「詐欺案」下,結果包括古董張幾十件炒作案像肉粽般串起。這樣的「借掛監聽」方式在檢方行之有年,一點都不意外!
( 檢調監聽我的公文,死咬不放、真是認真!)
被監聽難察覺 Skype也不安全
請您千萬不要因手機「沙沙作響」「聲音變小」而疑神疑鬼被監聽,因為真正監聽作業是電信公司另給機房同樣強度的訊號,怎可能被你知?
還有,更多人自作聰明的想用Skype逃避監聽,更是錯誤。以Skype點對點的連線模式,辦案人員只要掌握一邊的IP址,通話就無所遁形,調查局早有此監控技術了;再加上破解登錄密碼後,Skype就可以同步上線,連你以前傳的訊息、通聯紀錄都會一一浮現,豈不甕中捉鱉!
希望,檢、警、調還有國安體系,拿到監聽的公權力都是用來打擊犯罪,但是這年頭「白道」也是好壞參半,再加上無孔不入的徵信業者,我們無時無刻都須警惕──不要在通信中洩漏私人資訊,尤其是大家最愛的智慧型手機,勿過度信任,可能有天你會發現它竟是你身邊最大的「背骨、爪耙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