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四大基金貪污案(廿五) 台苯掏空── 驚見!退撫基金貪污白手套 超完美脫產天籟溫泉



台苯掏空4.7 天籟交易成謎

今年1月中,檢調開始偵辦台苯的掏空案,該公司地下老闆,也是知名的市場老主力「大公孫」──孫鐵漢,跟台苯董事長張鍾潛勾串,在民國99年底用每股27.7元的高價,買僅值9.7元的陽明山天籟溫泉會館共4.7億元,天籟董事長許文通再支付大公孫2,550萬元的佣金。

當媒體關注集中在大公孫和張鍾潛時,卻很少人注意到在本案中被搜索的保險界聞人,也是觀光飯店投資達人許文通。

為何我認為本案的「天籟溫泉交易」是退撫基金白手套陰謀脫產計畫?誰是白手套?大公孫和許文通究竟是何關係?


退撫基金收賄  神秘高層仲介

在我長期追查的郵儲、退撫、勞退和勞保等四大基金貪污中,在經驗上,最難追查的是「退撫基金」;明知退撫基金有收錢進場買特定股票,卻不易追蹤到蛛絲馬跡,一切都因為退撫基金只用高階層白手套、只做熟門熟路生意,要打探情報當然困難;此與「郵儲基金」從90年起就由股市「牽猴仔」沿街叫賣,仲介者甚至低至營業員層級的情況相反!

許文通生活簡樸  操股迅猛果斷

只是機緣!我88年從調查局離職時,原本想接續家族的「委託書代收」事業,因此結識了許文通;他當時是大順證券董事,想要收購委託書問鼎董座,無奈原董事長林振恭寧為玉碎的策略,讓大順參與相當轟動的寶來證「五合一」合併案!

失去角逐大順證董事長機會的許文通,反因持有的大順股票轉換成已上市流通的寶來證,著實發了一筆財富。

壹週刊日後對這位橫跨於觀光、保險界達人的報導中,稱許文通生活勤儉,一雙皮鞋可穿數年……但我當年在許文通位於台北車站旁的辦公室看他一次砍光幾千張寶來證的狠勁,早知道他行事果斷的風格,絕不似外表看來的拙樸!

許文通金援  大公孫崩盤翻身

許文通事業的另一重心是股票操作,只要台股交易時間,他的行動辦公室即移至群益證券的專屬VIP室。許文通偏好短線進出股性活絡的中小型股,他的資金雄厚,從不融資操作,卻常為股市好友紓困,提供貸款。我最早也是以康那香股票向他調借資金,他曾告訴我:

「做台火的大公孫,在做完大魯閣後,『離離落落』,拿一百萬元來我這裡墊款到一千萬元,靠這千萬元才翻身的!」

許文通急欲脫產  付佣金賣天籟

以許文通和大公孫的交情,應是這次「台苯高價買天籟」成行的由來;但是檢調查案的因果方向,都是由大公孫與張鍾潛欲掏空台苯才買天籟會館;而我提出相反的推論,判斷:這是因許文通急著想脫產,才會找大公孫幫他處理掉天籟會館;除了大公孫拿到2550萬元佣金可證明外,以下敘述的事,說明99年發生的危機,足以毀滅許文通半生心血,更可能掀開扁氏貪腐王朝最陰暗的層面──貪污基層百姓的錢!

許文通曾自曝  引政府基金轉單

94年初,我帶入財務陷困境的上櫃仕欽(6232) 公司顧問黃秀瑛向許文通尋求股票質押金援。但在利率上並沒有交集,礙於情面,許文通說了另一管道:

「有一筆政府基金,可利用於買指定股票,只需付10%的佣金,我介紹給朋友的上市公司使用。那次,才買到基金預定進場股數的一半,就讓股價起飛!我朋友還緊急說,可以不用再買了……」許文通接著說:「我現在打給那基金的……」我很期待電話接通,很可惜,他猶豫了一下,又掛上電話。

我知道電話線的另一頭,可能是管這檔政府基金的高層官員!

948月我加入高檢署查黑中心臥底查四大基金貪污後,領導人簡文鎮檢察官曾數次要我查這貪污的高層官員,但是許文通的生意沒接成,我完全無頭緒!

許文通與扁淵源  送錢買扁嫂一品苑

981月,媒體報導:

「特偵組查出:扁嫂吳淑珍曾透過中鋼董事長林文淵,以六折向元大集團訂「元大一品苑」低樓層兩戶,隨即買空賣空──一戶賣給與吳淑珍關係密切的元大金控董事杜麗萍,另一戶則由陽明山天籟溫泉會館董事長、中華保代公會理事長許文通買下。吳淑珍狠削五千萬元!」

輿論認為許文通以每坪90萬元買進,價格正是高檔時的行情價,許文通非但沒賺,如今豪宅行情直直落,帳面上恐怕還損失不少。特偵檢方亦認許文通應該只是普通買家,沒有涉及不法情事,只是比起杜麗萍的一坪80萬元……邱毅評論:元大杜麗萍向珍買一品苑為「變相送錢」!

只是許文通是何許人?他和天籟的另一股東邱奕志都有涉足台北市的都更案投資,以他對地產的敏銳度,再加上社會階層,又何需以送錢的方式去買元大一品苑?

以許文通錙銖必較的商場作風,連皇親國戚都不買帳──除非這筆買元大一品苑的錢不是他的!

我大膽推論:許文通就是要靠這筆買賣去將錢交還給扁家,他曾仲介的政府基金管理官員必定和扁家有所關聯!

錄影蒐證許文通  朱武獻污退撫基金

當時,查四大基金貪污小組成員僅剩我一人,隨時有被滅口可能,直覺上,必須盡速採取行動!

那是98年夏天H5N1流感來襲的前一刻,我帶著禮物和蒐證器材去見操盤中的許董。

第一天、他就很清楚的告訴我:收10% 的政府基金就是「退撫基金」。

隔天,我再以仕欽的黃顧問要託我送份端午禮品,已準備更高的 12 %,請求許文通找政府基金幫忙,他更直指:

「銓敘部的部長朱武獻,就是兼退撫會的主委」

「朱武獻,阿扁仔的台大法律系的同學……」

「他當主委啊,嘿攏伊管ㄟ,要叫伊怎樣就怎樣!」
有這些錄影指證當然不夠,我需要清楚的知道──是誰曾用錢收買過退撫基金?買的是甚麼股票?
騙許文通  特偵組要查退撫
99517日,我要入獄的前一天,這是最後蒐證機會,我再次見許文通。我佯稱特偵組找我指證四大基金曾收賄對價交易的股票,我更挑明了:只要許文通告訴我,是哪檔股票?我在特偵組就可略過不指認!
只可惜,我時間窘迫的心急加上許文通的老江湖,那天沒套出來……
會不會因我的設局蒐證,許文通有了警覺性?然而,他通知了誰?決定做甚麼應變?
無法再追查,因為我必須開始流亡!
朱武獻告168  加重誹謗不起訴
1003月,168周報15期於頭版,引用我的話說:「朱武獻的好友推薦退撫基金轉單只要10 %」(見本文下方圖)
朱武獻隨即以本篇言論至台北地檢狀告:168周報翁總編與臥底小蔡「加重誹謗罪」!
101年總統選前, 168周報更公布許文通指證朱武獻以退撫基金收賄10% 的蒐證錄影內容。
收賄三七分帳  贓款怎藏?怎洗?
相對於朱武獻的氣焰,許文通一如往常的低調,然而這潛沉,卻是執行一個完美的脫身計畫,原來在99年中聽到臥底小蔡瞎掰特偵組查退撫基金後就開始了──成功在半年內賣掉必須脫手的天籟溫泉會館!
股市轉單收賄的黑錢是七三分帳,如果許文通是代朱武獻收賄,則三成歸許文通,而其餘七成呢?是立即付現,還是洗成其他項目,寄存於許文通的投資案中?
賣天籟給台苯台蠟5.74 退撫基金貪污金蟬脫殼
台苯掏空案中的天籟溫泉會館買賣,是退撫基金貪污白手套的超完美脫產計畫──大公孫用台苯股東的錢搬走朱武獻、許文通的贓庫,都不是自己的財產,只是不義之財!
然而,台苯加上台蠟的收購天籟溫泉會館的投資高達5.74億元,這巨額款項流到哪去了?去捐給阿扁做建國基金嗎?還有許文通曾說,幫朋友引薦退撫基金轉單,這好朋友名單中有沒有大公孫?

相關文章
四大基金貪污案(廿之二)錄影光碟:退撫基金收賄10%進場(下篇)珍的金主 許文通 指證 陳水扁同學朱武獻部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