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0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的肉體證據(之二)天使、魔鬼外加小三的鬥爭



 
(古董張在永兆案的審理庭說:「...外號叫KK,就是殺的意思...他會扮豬吃老虎」)
(KK爆料說:在金管會召集下,王捷拓曾很高調的幫張忠謀……等150位上市櫃公司老闆上防範內線交易的課程,其中很多教材可是KK幫忙準備的)
(以下刊於100/4/30 168周報  紫色角落專欄)

KK說你給我逃亡路線
我給你揭發弊案的偏方
  港籍作手陳浚堂為何外號叫KK?古董張曾在永兆案的審理庭中說道:「朋友說他的外號叫KK,就是殺的意思,說他對金主、散戶都會坑殺,叫我跟他談股票要小心,他會扮豬吃老虎……」
  我相信此時此刻,台灣曾參與偵辦古董張案的司法同仁們,還猜不出這個串場在每個案中的「小三」型人物KK,人逃哪去了?更猜不透,我為何要用幾篇連載的方式,自曝我幫KK逃亡的這一段故事呢?
  99年4月底,在押中的重刑犯獄友傳給KK驚人訊息:「有人要在KK入獄後,幹掉他!」
  我和KK交換的條件是:幫他找出安全的逃亡路線,他會交給我四大基金貪污案的關鍵資料。
  這是入獄執行前的第廿一天,我安排了老記者黃南大(化名)和他會面,我們從高鐵台南站會合後,搭KK的座車往國道一號北向。他們兩人在前座,錄音採訪。
  一上車,善於引導人說話的老記者,就讓KK打開話匣子,只是那些是我聽了千百次的話題:
KK的證交法案件牽扯名人高官
  「我被黑道綁架,卻變成債務糾紛,駙馬爺趙建銘還關說,有警察局監聽資料……」
  「台中地檢王捷拓騙我自首、不但收賄、還要我假造炒股名單,陷害立委胞弟吳光誠那些人,再毀掉我自首偵訊光碟,送我坐牢!」
  「我向馬總統、司法院……最後監察院陳情都沒用!」
  「很多炒股案跟四大基金弊案有關,其實不是亂辦,是前朝高層授意,有計劃的滅證行動!」
  「陳景峻、簡太郎、范振宗……都和案情有關,司法院有高層干預讓KK和小蔡入獄永遠開不了口!」
  KK的廣東國語還是跟十年前一樣的破,只是多學了幾句台語,夾在話裡;幾次說到激動處,手勢揮舞助陣,方向盤打偏,雅哥車搖晃得差點兒去擦分隔島;我急得在後座手腳並用的拍、踹駕座,要KK別分神!
  但是KK每每提到四大基金的關鍵處,總是語帶保留,同時從照後鏡觀察我的表情;他也許認為,全說了、他就失去價值,我可能不會幫他離開台灣了。
  經嘉義出口前,黃南大要求想在嘉義站接回高鐵。
  KK車停高鐵嘉義站停車場前,但不開進場,不媳火、也不下車,他大概以為萬一有仇家發現,才能保持機動,隨時開溜吧。
揭發四大基金貪污弊案
猶如接天上掉下的利刃
  我送黃南大進高鐵站大廳,幾步路,他邊抽著煙說:
  「蔡兄、你昨天送來的隨身碟資料我看了,我暫時幫不了你!」
  「四大基金的案情不夠犀利嗎?還有錄影呢?」
  「不是,相反的、是這把刀太利了!」
  「太利?怎麼說?」
  「利到沒人敢抓!」他丟下才抽幾口的半截煙,用鞋底磨蹭著,低著頭說:「你這一年來不是找過邱毅、張什麼的……你想過,他們為什麼不敢碰嗎?」
  「他們是沒回應……那你的報社不夠大嗎?那壹周刊、蘋果日報呢?」我很不禮貌的連問了幾個問題。
  「我勸你跟香港仔一起出去好了!」他沒直接回答我。
  「出去?去海外幫港仔拍光碟還是開記者會?」
  「你除了炒股、當臥底,應該還有其他的謀生本領吧!」黃南大轉身獨自往高鐵站走去,它最後說的話是:「找個沒人認識的地方,換個名字,忘了這些事……
  我就佇立在記者黃君和KK之中,相同的距離,我必須要做出重要抉擇。
幫KK離境只能選本島路線
  我走向KK的座車,KK頭探出車窗,他加戴了雷朋墨鏡,高而禿的額上閃著太保市方向來的夕陽紅光,問道:
  「兄弟、他說我提供的資料有用嗎?」
  「嗯!」我想了一下,說:「他說你的資料很寶貴,要我們好好運用!」
  「大記者的報導,什麼時候會出刊呢?」
  「你先回台中去吧!」我沒直接回答他問題。
  「你不一起?車上跟我說一下,你安排我走的路線。」
  「我想回故鄉看最後一眼,也許這次離開,再見就是幾十年後了……」
  「喔、喔……那我曉得了!」KK意會過來,我可能會跟他一起離開台灣,他不斷點著頭。
  「明天下午,到我台北通化街的秘密基地,我把出國深造的路線說給你聽。」
  我不是真的要回家,我僱了車往布袋港的方向去。
  前段時間裡,KK要我走,我總是說:「你的香港口音和長相,不出一星期,上個便利店買泡麵就會被抓了;但是,我是一個真正的台灣下港小孩,我可以融入台灣南北的任何一個地方,他們花廿年也找不到我,我有什麼理由要離開我熟悉的環境?」只是,現在我意志動搖了,我該走?還是該留?
  不管如何,要幫一個被限制出境的人,走本島路線可能較離島相對安全些。我是台灣俗稱的「海口人」,熟悉鹹鹹的海風,可以說出標準的海口腔調,我還知道哪個船家是專在做載運人蛇的勾當。半天的時間就足夠我安排好這次的「出口生意」!那些貪污窮人錢的貪官還有鷹犬們,沒想到這是平時西裝畢挺的我吧!
KK解密四大基金弊案
魔鬼的靈魂終得到救贖
  誰是魔鬼、誰是天使?在「內線殺手」王捷拓與「坑殺散戶」的KK之間,您如何界定誰善、誰惡?
  王捷拓在99年發動文字獄整肅168周刊後,自己也成了貪污案的被告;我們之間,還有誰能大聲的說:自己的靈魂是聖潔的!
  我幫KK逃亡,是因為我相信他真的懷有四大基金貪污案的解密資料。縱使朋友都勸我說:「KK的話不可靠!」但是,我憑直覺姑且信他一次;又縱使KK在台灣曾因炒股而傷害散戶,而最後他解密了四大基金貪污案的關鍵密碼,我相信他曾墮落的靈魂也終將得到了救贖!
  偷偷告訴你們,KK爆料說:在金管會召集下,王捷拓曾很高調的幫張忠謀……等一堆上市櫃公司老闆上證券交易法的課程,其中很多教材可是KK幫忙準備的哦……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