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朱武獻承認:退撫基金買科風; 再說謊:券商回扣案 混充 鎖單收賄案

▲退撫虧30%股以外還有黑幕
首先要感謝前銓敘部長朱武獻在本人死纏爛打下,終於承認退撫基金曾買主力炒作的科風股(3043)。日前,年金改革委員李來希公布退撫基金虧損30%的持股,但這些都漂白到差不多了,怎樣才能證明退撫曾買市場傳得沸沸揚揚的鎖單股呢?
▲古董張、張嘉元指控科風行賄
只要稍想:退休基金買股是機密,怎會幾年來,有那麼多人知道?媒體也發難,質疑退撫基金五大問題股中就有科風;甚至名主力古董張、張嘉元相繼指控科風炒作行賄政府基金。
▲張嘉元:鎖單紅包被部長拿走

張嘉元雖枉送性命,但也留下幾段珍貴錄音,一開始就說「叫他們(檢調)去查科風案裡的退撫基金。」「四大基金只有退撫的朱武獻是直接在外跑(招攬鎖單生意)。」長期幫傅崑萁找法人鎖單的張嘉元最後爆料:「傅崑萁炒科風快掛掉,林惠官去拜託退撫基金鎖單,紅包被部長拿走。」
(參考連結 張嘉元 生前 關鍵錄音:朱武獻躲貪污罪,退撫鎖單科風後才收錢!


▲古董張:政府基金配合炒科風
20149月,張嘉元指控朱武獻的同時,無人不曉的主力古董張,親筆寫自白陳報特偵組,坦承:「白手套仲介政府基金配合炒股,涉及炒作科風(3043)……」試想:在股市打滾的主力,誰不知「民不與官鬥」的潛規則,要不被逼到無路可退,誰敢大膽說出前朝皇親國戚正是貪瀆軍公教退休撫卹金的敗類,不要命了嗎?
(參考連結 (驚悚文件)古董張親筆自白:政府基金貪污!特偵組吃案科風、全譜,追殺證人 )

▲偵結券商回扣案 不是退撫鎖單
看到朱武獻辯解的「查無不法,特偵組已於(民)97年簽結貪污治罪一案……」差點被矇了,但仔細瞧,笑得噴飯,又來了!跟他法律系同學阿扁都愛用移花接木來脫罪,前陣子,扁以特偵組偵結「帛琉洗錢案」來誤導「原來沒有海角七億喔!」
朱武獻東施效顰,特偵組是查科風炒股鎖單貪污嗎?騙肖仔!只是查收受券商的手續費回扣啦!恰如某狼性侵B女,卻辯白前A女案已偵結;朱武獻混淆視聽意圖愚民,其他廢言有何可信呢?
▲許文通說政府基金鎖單收10%
遠自2005819日查黑中心要我協助調查政府基金貪污(調查局中機組全程錄影),有條極寶貴的線索:
富商許文通仲介我和某上櫃公司股東「鎖單」,聲稱「只要10趴」喜孜孜的說成功案例:他主力朋友如何用這筆政府基金買到股價起飛了,還當面想打電話給掌管政府基金的人。
▲退撫鎖單藏鏡人是朱武獻
我花了幾年的功夫,才讓許文通說出那幕後藏鏡人——「退撫基金都是朱武獻管的,伊要叫伊按怎就能按怎……」許文通還誇耀和朱武獻的關係多麻吉,「關係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建立,我去他辦公室還能呷菸哩!」


▲怕連結扁家 朱武獻急撇許文通
朱武獻當然要急忙撇清了,因為許文通被爆——高價買扁嫂的元大一品苑契約,變相送錢!整個退撫貪污金流赫然連結到第一家庭。
若誠如朱武獻所辯:「未與任何市場主力或代理人(包括許文通先生)見面洽談股票買賣事宜。」難道是一起泡溫泉,互數幾顆痣嗎?
▲許文通脫產天籟 搞出台苯掏空
說到許文通經營的天籟溫泉,就在我20105月跟許某說:「要查你仲介退撫鎖單了!」他嚇得付大把佣金到把溫泉賣給台苯的孫鐵漢(主力大公孫),搞出了掏空案。網路隨便蒐一堆料,讀者覺得這票人都是善類嗎?

▲許文通是錄影 朱武獻還想抝?
以上不是朱武獻幾句話就能抝過去,因為對許文通的蒐證是錄影,其實在幾年前就公布無字幕版,朱前部長要是閱聽困難,可以向總統府或高檢署借一份有配字幕的瞧瞧,反正都自己人當家了!
朱武獻神隱復出 別害小英總統
朱武獻洋洋灑灑的列出我寫過的誹謗文章,可是還少很多哩!印象中曾寫「朱武獻別再害蔡英文總統」「恭迎朱武獻為蔡英文總統護駕!」真感興趣,朱武獻不是第一次告168與臥底小蔡,2011年那次,北檢對「富商說朱武獻拿退撫鎖單收10%」認為是「報導有據」不起訴處分,為何在我連寫五年後,神隱朱武獻又復出?
貪污證據大曝光  司法官犯貪污不舉發
「反抗年金貪污」的怒火開始炙熱,讓想要操弄民粹對立的偽改革派,不得已須推朱武獻滅火,但是太高估老朱的廉潔度了。此舉不但徒增添小英總統困擾,更會讓司法官頭痛;試想:一旦指控退撫或是其他退休基金的證據在檢、院方攤開、播放影音……會有多少檢察官、法官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十四條的「不為舉發罪」啊!
反問:誰接走退撫基金賣大批中環?
又及:有關退撫基金鎖單中環股乙節,朱武獻顯然沒看內文就亂答題,我有說他找張嘉元鎖單嗎?反而是退撫有如此大部位中環,怎麼賣法?誰接回去?
又又及:本人為自由作家,蔡漢凱,調查班30期,想必朱武獻早有情資,若下次再稱「撰稿記者」,我就學網路叫他「廟公」,請回廟裡扶壇起乩,問問臥底小蔡是誰?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啊!
(文責自負,提告請便,百倍奉還!)

168周報總編輯及撰稿記者:
1. 貴周報於20096月上旬平面及電子媒體,針對本人在2004616日至2008519日任職銓敘部並掌管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以下簡稱退撫基金)期間所為之報導,多次詆毀本人名譽,並嚴重扭曲事實部分,業經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偵組於1031225日以臺()97特他105字第1030001284號函知本人「本署97年度特他字第105號貪汙治罪條例一案,因查無不法事證,業已簽結。」,簽結行政處分已還本人清白,並經自由時報電子報於20141230日予以刊載披露。
2. 熟料,貴週報仍於2016521日、201634日、201574日、2015226日、2015117日多次陸續刊載、散布不實之言論,持續汙衊本人名譽,特函請要求貴周報刊載下列澄清事項並於文到後三日內正式道歉,並以相當篇幅連續刊載五期的更正啟事,以還本人清白,否則將訴諸法律行動,追究貴周報相關人員的民、刑事法律責任:
1. 按公務人員退撫基金設有「股票小組」,每日上午由基金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主持,並開會決定當日投資種類及金額,在20億以下的投資金額分別由副主任委員、主任秘書或財務組長分層決定,並非本人決定。只有當天投資金額超過20億元時,才由主任委員決定,但這種情況在本人任內較少發生。所以,投資個別股票的標的,乃由股票小組合議決定,並非由本人一人定奪。
2. 科風(3043)及其他股票之購買均由股票小組同仁循上述程序而作專業判斷、決定,沒有個人偏好問題,完全以公務人員退撫基金的利益為指導原則。本人絕無貴週報所言「對外招攬鎖單」或「以後謝金方式,收取紅包。」
3. 本人在上述任職銓敘部期間,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從未購買任何一張「中環」(2323)股票。退撫基金所持有為數甚多的中環股票,皆為前任部長任內所購買未出售的。本人曾在中環股價較高時,經簽奉長官同意後分批出脫部分持股,以減少虧損,何來鎖單「中環」無稽之說。
4. 本人任職銓敘部期間的主管業務,既經最高檢察署特偵組多年偵查,證明「查無不法事證」,何來貴週報所載「收取佣金給吳淑珍,偷了軍公教的保命錢」、「10%佣金就是交給阿扁的同學朱武獻」、「炒股的主力對口朱武獻,並且在事成之後交付賄款」、「只有退撫基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由部長直接收賄」、「曾掌管退撫基金的前銓敘部部長朱武獻也無法抗拒黑錢誘惑-不只曾拿券商退佣,還透過白手套收取炒股賄款」、「可知朱武獻在位期間的確以退撫基金鎖單主力股為常業,以許某(指許文通)所稱,鎖單佣金10%,再對照市場行情的三七分帳,朱武獻的政治生涯裡,數千萬元的黑錢收入是跑不掉。」等捏造之謊言,與事實完全不符,本人任內從未收取任何退佣,也未與任何市場主力或代理人(包括許文通先生)見面洽談股票買賣事宜,貴周刊之報導,已涉及誹謗本人名譽,影響本人甚鉅。
前銓敘部長 朱武獻 敬上
105.7.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