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年金貪污!我是媒體人的深喉嚨…正邪現形: 翁立民 黃越宏 邱毅 陳東豪 陳凝觀 黃光芹 張雅琴

爆料貪污 媒體卻避之不及
自我2009年向高等法院陳報:曾為前查黑中心臥底工作,並揭發政府四大基金貪污以來,無時無刻都想要透過媒體向外界傳遞訊息。只無奈,拚死將資料交付大傳媒,曝光後,舉國譁然,貪污高層黯然下台、受審……這種情節只存在好萊塢電影。真實台灣是視貪瀆證據為瘟疫,貪官也樂得一皮無事。
和媒體奮戰八年的血淚
我八年來和記者、名嘴打交道,族繁不及備載,本文公開部份秘辛,他山之石,願想聲討「不公義年金改革」的朋友作為參考。

(邱毅親筆寫下 連絡電話)
邱毅見年金貪污 快閃!
遠在前總統扁的國務機要費案爆發時,我即向張友驊提供相關情資,順理成章,在我送四大基金罪狀上高等法院前也先請他介紹當時的超級戰將——邱毅。在會談時,邱毅立委一口說:「我早懷疑四大基金一定有問題。」但是此後大半年音訊全無;甚至半年後,我錄到「退撫基金白手套」的光碟想交給邱毅,也只見他坐黑頭車快閃!
張友驊說:網路爆料自己來
張友驊雖推託有官司十餘件,已無力爆料,但他看過上述蒐證錄影後,建議:「現在網路這麼發達,你何不自己來……」
(黃越宏527日上年代向錢看,
為扁辯護,遭主持人打臉)
黃越宏喜獲扁貪退撫資料
但是,時間已不允許,在我要偷渡前,遇到《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他主張我出境後一件件爆料。於是,在信任下先將檔案隨身碟交付給他。後來,才有人提醒:黃越宏是深綠信徒!我恍然明白,拿扁家的貪污資料奉送給他,簡直成了請鬼拿藥單。

168刊反貪廣告 免費!
到對岸後,最棘手是台灣的網路社交平台、論壇都被封鎖。苦搜下,看到168理財網還倖存,於是我大膽聯絡總編輯翁立民,問道:「網站一個廣告方塊要多少錢?」他問清我用途後,豪氣地說:「為什麼要收你錢?」
有臥底小蔡就不能上架
20107月,我登上《168周刊》的主筆,大力曝光政府基金貪污。但台灣司法反制力道撲天蓋地而來,除了搜查我在台灣藏身處,更動用扁家的大律師向報社發誹謗警告,還去威脅通路商,須事先審查「不能有臥底小蔡文章」。
檢察官王捷拓在緊張什麼?原來他在2008年剛和調查局(王福林)聯手護航一件郵儲基金受賄案。

棄戰友無效  168斷然停刊
168周刊》因上不了超商,翁總編當著電視採訪說:「從此以後不刊登臥底小蔡系列……」顯然要放棄戰友了;還好幾天後,他突然態度轉硬,宣布停刊。
被檢察官嚇到不敢碰貪污
失去平面媒體戰場,我摸索翻牆,架設〈紫色角落〉部落格,到《168周報》創立,我重寫專欄前,已有忠實的讀者群。但是,我向台灣最大的《壹傳媒》爆料,每在幾次連絡後即會被擱置。雖然也有中天電視想訪問,但只想繞著炒股案,不敢碰基金貪污。


到上海台商展 發反貪文宣
2011年中,透過《壹週刊》記者臧家宜引薦:《時報周刊》記者何豪毅想寫「四大基金貪污」,雖然他努力許久無法出刊,但已感到曝光貪污的機率增加了。我更加不放過每個機會,有次還到上海的台灣商品展分發反貪污宣傳單,雖有記者禮貌收了,如TVBS 2100,也有嚇到花容失色不敢接的女記者。

冒險讓陳東豪採訪香港證人
2012
年末,看似更有轉機,《新新聞》報導代操「盈正股」五鬼搬運退休基金,掀起新聞熱潮,我找上螢光幕明星陳東豪。為核實內容,我讓他採訪香港證人,雖然這具有曝露位置的危險性。


壹週刊上海採訪烏龍一場
在等著《新新聞》出刊期間,《壹週刊》也搭上火熱議題,記者鄭國強偕同攝影師到上海,連線訪問香港證人,對我又錄音又拍照。這好似雙喜臨門的喜悅維持沒幾星期,只因不見《壹週刊》報導。電話那端傳來鄭國強敗戰的聲音:「哦,我回來後同組意見很多,還有人說我訪問到的香港證人不是真的……」
陳東豪黃牛要刊郵儲貪污
最後希望落回《新新聞》,陳東豪說題目是講郵儲弊案的「李紀珠上台後要注意的第一事。」但多次信口的「下期出刊」,始終黃牛,搪塞以「我們社裡律師說會有法律問題。」只見他升到副社長,不知將我資料交給誰了?168翁總編提醒:「陳東豪都幹到副社長了,能否出刊,會不知道嗎?」

陳東豪不理貪污 改攻擊軍公教
最近見到陳東豪上電視嘻皮笑臉,又在《新新聞》大放厥詞的寫「軍公教負隅頑抗……」再對照他幾年前,義憤填膺地寫說「四大基金是人民棺材本」,讀者可自行判斷這是一個怎樣的人品?
(陳東豪 與 新新聞 朱國榮,完整報導七篇連結:請點擊→  大盜與大亨 )




壹週刊記者遭調查局監控
多麼期待記者能不懼壓力報導基金貪污,最讓我惋惜的是2013年中,《壹週刊》許記者到上海要採訪我的途中,被調查局監控,回去後還遭調查員恐嚇:「168和臥底小蔡不要碰!」「最好小心一點!」沒多久,許記者連工作都丟了!
調查局為何如此積極阻擋?只因上頭說的那件郵儲基金案的掩護者——王福林已高升局長了!
A走的1000億元 兩記者寫序
越大壓力,越會激起我強烈反擊。2014年中我出版四大基金貪污紀實的《被A走的1000億元》,許小姐和何豪毅都寫序言。何君在反貪行動中貢獻良多,此後還在軍公教聯盟黨創刊號寫一篇關於臥底小蔡的報導。


陳凝觀  黃光芹 說四大基金弊案
出版反貪專書是一大轉捩點。我見到軍公教朋友因不滿《年代向錢看》陳凝觀的退休制度言論,發動筆戰,我也加入留言,看她敢不敢看四大基金貪污?不料,陳凝觀和黃光芹首度在
電視媒體說出「四大基金弊案」,那是2014年九合一大選期間;隔年,黃光芹拿《被A走的1000億元》上電視介紹。對於我或是無數默默工作的義工,都是很大鼓勵!

張雅琴四度提年金貪污
201636月,《年代晚報 張雅琴挑戰新聞》共四次提到臥底小蔡與四大基金貪污,還大方亮出《被A走的1000億元》。(67日張雅琴說:臥底小蔡 遭政府追殺,流亡香港)
反年金貪污成共同戰線
出乎意料,在軍公教朋友認定偏綠的電視台,即是支持大刀改革,但在「反年金貪污」這議題上,居然是做先鋒!
我們必須省思:或許受一些媒體,如《今周刊》影響,在年金改革的意見會有不一;但是基於對「年金貪贓」的痛惡,我們是可以和有良知的媒體人形成同仇敵愾!
攻擊年金貪污 可延長戰線
最後,真心呼籲:當社會大半,尤其是年輕世代已被洗腦成軍公教就是國家米蟲時,再怎樣解釋所得替代數據、國家契約……相信那些改革衛兵照樣充耳不聞。現在唯一有機會「延長戰線」是集中火力攻擊「年金貪污」這也是「偽改革者」不敢抵抗,必須迴避的軟肋。趁幾位貪污證人還在世時,快做好準備。至於我,臥底小蔡,蔡漢凱,早已宣誓決心,要不惜代價為「反年金貪污」作戰了!

後記:
影劇版另類曝光  
前《時報周刊》許凱迪組長於2013年亦想報導年金弊案,但不得出刊後,排除萬難安排我上《壹週刊》影劇本,以達另類曝光效果。真是用心良苦。感謝!
裝睡的老狐狸
另外像甫上任年金改革委員的馮光遠,雖然我攀親帶故想送書,但他看到「四大基金貪污」就來個「已讀不回」,算是聰明絕頂,裝不知道以免挨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