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專訪通緝主力:調查局高規格追臥底小蔡

文:周天泰(168周報駐滬港澳記者)
國家認證作手——臥底小蔡
調查局追緝外逃的網頁上,赫然發現有本名為蔡漢凱的168主筆臥底小蔡,該頁面如此介紹:
蔡漢凱(原名蔡竣中)為股票著名作手,涉嫌操縱佳和實業公司股價,影響集中市場交易價格,違反證券交易法等。TSAI, HAN-KAI(TSAI,CHUN-CHUNG), known as an operator in Taiwans stock market, was accused of manipulating the stock price of Chia Her Industrial Co., Ltd., and imposed severe impact on the Taiwan stock market.
不但以中英文稱其為「著名作手」,有臥底小蔡近照,還更新他赴大陸後的移動路線。這是已知該局的追緝外逃作手的最高規格。

股市造反 懸賞100萬追主力
調查局關心哪種大咖外逃犯?
「外逃」台灣島外的通緝犯到底有多少?從幾萬說到十幾萬人,因難以掌握,各單位人數說法兜不攏。一向是由刑事警察局發布通緝專刊,鮮少人知道調查局也有一套外逃追緝名冊。印象中調查局不就專搞政治偵防,只是偶爾抓抓共諜,搞幾個吸金、煙毒獲槍械案來充場面嗎?到底調查局關心那種咖落跑到海外去??
沒有名單 只能用懷疑對象測試
2009年,行政院頒布了《法務部調查局獎勵提供線索緝獲外逃通緝犯實施要點》依外逃通緝犯的刑度來發給匿報者獎金。從此懸賞的「花紅」有著落,調查局開始大剌剌的在每次引渡人犯回台時,如張嘉元、俞宗碧等都不忘廣告「最高獎金100萬元。」
要從這高深莫測的情治單位知道整個通緝名單,還真難,只能從調查局官網的窗口上,用「值得懷疑」的名字一一鍵入,按名索驥。
外逃追緝標準為何?黑箱作業
168讀友較感興趣的莫過於哪位股市作手被列入調查局通緝外逃名單,經辛苦的搜尋後卻詫異發現:並非每個作手都能獲此「殊榮」,也就是雖經調查局偵辦的炒股案,卻有大小咖之分,有些作手神通廣大,身涉多案,大搖大擺的出境後,調查局卻眼閉一隻,漏列於名單外,如正在上海、北京閒晃的吳光誠(豐銀吳家族),但也有些讓調查局咬牙切齒,在外逃十餘年後仍誓言非生擒活捉不可的股市菜籃族劉德華——譚清連。
凡被調查局通緝的作手,都會有一段「業績」介紹,炒了那些股?被判了幾年?還有怎逃出台灣島?現在又藏匿何處?是繼續光鮮亮麗的炒股,還是窮困潦倒……


168協助成名作家
猴年農曆年剛過,在上海訪問臥底小蔡,他淡然笑稱:「老東家太厚愛了!這簡直是『國家認證』的股市作手嘛!」
當今臥底小蔡已有六、七本著作,且定位為「168周報專欄作家」,相對於在2010年中,《168周刊》剛拱出這位陌生作手,遭各方質疑已不可同日而語。

總編虛構,或真有此狂人?
「那時,網友以為是168的翁總編杜撰的人物,藉機對抗辦炒股的檢察官。」臥底小蔡說:「周刊被查禁後,大家以為沒戲唱了,沒想到『揭發四大基金貪汙』的理念竟可以持續六年不墜!」

交換臥底查貪 翻臉反追殺
早期,亦有同業質疑蔡漢凱藉由168漂白作手身分?
「從沒說我沒犯炒股案,但調查局所列舉的『佳和實業』案,在2005819日的偵查庭上,查黑中心簡文鎮檢察官已和我『做生意』交換臥底查四大基金貪汙,有錄影憑證,而且還有許多監聽公文書可佐證。」臥底小蔡憶起十年往事,仍可感受其忿恨不平,「只是,他們高檢分案後,被政府高層壓下,反而聯合其他小檢察官做掉我!」

調查局說 小蔡在廣東、深圳、廈門
根據調查局公布的軌跡資料,蔡漢凱係於 20104月進入國大陸,可能在廣東、深圳、廈門。
「那是我幫另一個炒手,綽號KK的港仔偷渡抵大陸時間,我認為他是四大基金案的重要證人,之後隔了一個多月才跟他會和。」臥底小蔡進一步解釋:「我見他被老吳和道上兄弟控制,所以只能『坐桶仔』來護送他回香港。」他回憶著,「的確是,登陸廈門後,又到江蘇繞一圈,我即在深圳住了一年。」
小蔡說的老吳是指豐銀吳么弟吳光誠,也涉炒股案現藏匿於北京、上海等地。

(168周報第110期,在2013/1/19 發行)
想逮我 請看藝人丫頭八卦
最令人好奇,調查局何等神通?怎對臥底小蔡的行蹤掌握如此清楚?抑或小蔡身邊有爪耙、報馬仔之類?
他聽了卻哈哈大笑,說:「那是我『紫色角落』網站自己發布的訊息啊,都寫在『肉體證據』那分類文章上了。」接著臥底小蔡指著自己網站說:「調查局公布我的照片還是從我網上抓的。」原來是曾在《168周報》2013年連載的「臥底小蔡與丫頭」八卦文,照片中與小蔡合影人是音響同好,也是台泥董事長辜成允。

護貪一條龍脅持調查局
不免讓人更多一分疑惑,調查局既然知道臥底小蔡就是蔡漢凱,為何不透過引渡條例動手抓他呢?
另外,被調查局引渡回台的名人張嘉元在生前錄音說:「調查局的人說小蔡不重要,抓他沒經濟效益嘛!」重不重要難說,但是肯定對調查局沒效益,還是一種傷害!
「時機已過去了,他們最好動手的時間點是2011年底之前,那時我在深圳,確實他們也作此佈署了。」臥底小蔡說:「此後,我陸續解開調查局也涉及縱放四大基金貪汙,下從幹員到前任局長王福林,都是有證有據的卷宗白紙黑字。」
(攝於201212月上海虹橋賓館)
一個電話就能引渡回台
在另一張照片上,有著2012年底,《壹週刊》鄭姓記者來訪時的合影,小蔡還拿著一份「行賄郵儲基金的測謊鑑定書2008C0006號」
「這就是關鍵了!」小蔡說:「司法自己幹了見不得人的事,弄得進退兩難,否則檢調只憑我在大陸使用的手機號就能循線找人,像2005年逮到古董張一樣,怎可能會輕易放過我?」
在報業同行中,不但《壹週刊》,還有《中天電視》、《時報周刊》、《新新聞》和《今周刊》等都採訪過臥底小蔡,也都有他的電話和上海居住地,「以勢相制」說明了調查局何以停止更新小蔡的遷移地。

其他跑路者也能對抗檢調嗎?
聽臥底小蔡說著金門偷渡時落海的經過,也談到在大陸身上曾窮到剩幾毛錢,差點餓死; 不過,現今有網站、粉絲專頁的臥底小蔡是唯一能逆向操作,反擊調查局追緝的作手,他至今仍能和眾多司法單位保持恐怖平衡是不斷地挖掘貪汙真相,追蹤新弊案;但是其他外逃的作手就沒如此幸運了,下次再談譚清連、天魁居士等著名作手「出國深造」的近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