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9日 星期二

臥底小蔡與大師兄歐建志(一)從營業員 到 調查員,我成了叛將!

本篇名係編輯修改,原名:臥底小蔡與大師兄歐建志(一)從證券營業員 到 菜鳥調查員 之路
讀者問 考調查局好不好?
不時就會有讀者來信問:考調查局好不好?不知怎才是適當建議,就來說我從一證券業內變成新手調查員的故事。雖然已是很久以前,但是剛好最近曾帶過我的調查局學長,現任財政部政風處長的歐建志成了新聞熱搜人物,又勾起我許多壓箱回憶……
我有個委託書大王親戚
1990年代,我有一位人稱「委託書大王」的舅公陳德深。剛從憲兵部隊退伍,我靠陳的姐姐,也就是我外婆「關說」,進他的事務所。
年少時懵懂,雖是經濟系畢業,但和金融實務相差天南地北,於是我打雜兼他的假日保鑣。

百億家產 鬩牆大混戰
陳德深是一銀的監察人,我最喜歡他在一銀的招待所度假時,說的主力故事,「嘿,那益航陳仔,跟我很好……」主力呼風喚雨的年代,我想離去當個證券商營業員。沒想到,幾個月後真被迫去實現那券商夢,舅公心臟病突發,彌留時,我在他耳邊說他告訴我的主力故事,可是他再也沒醒來……
告別式會場,見到了四大天王的榮安邱、沈慶京,緊接下來就是親戚的百億元大爭產,聽說幫派和武士刀都加入了!

窮營業員遇見威風調查員
我在幾家券商中輪轉,券商主管說:證券業是一條不歸路。
或許是吧!以前的主管蘇周姚到現在都還是很活躍作手;可是,我越混越沒勁,最後在時代證券(現併入寶來證)當研究員,每月只能領底薪,連房租都快付不起了。
有天開會,門口站著位西裝畢挺的年輕人,神情嚴肅招招手,經理急忙的衝向前哈腰點頭,活像個公公。「調查局的來了!」同事們竊竊私語地說:「要查我們的抽簽人頭大戶。」

差一點考錯班 成了人二
調查員好生威風啊!女同事慫恿說:「你去考調查局,進去受訓三萬多,出來四萬多……」我當真去書店買幾本調查局速成參考書猛K

當時,調查局每年有招兩個班,一個叫調查班,另一是查核班。搞不清楚兩班差別,以為一是調查案件,另一是查逃漏稅(被媒體誤導,報導說調查員結訓,加入查緝逃漏稅的行列)。還好當時報了離考試日期較近的調查班,不然就成了「人二」也就是現在的政風單位。
黑壓壓的金華考場,來了一千六百多人,筆試過了四百位,口試又刷到剩72人。面試官問我:「你在券商不是好好,幹嘛考調查局?」我猜,他只喜歡我憲兵排長的經歷。

給我100萬 也不會考調查局
我周遭的朋友都不喜歡調查局,校花女同學還來勸我,「小白(我綽號),你看電視報導那樣,不要去報到啦!」電視新聞,有個姓厲的調查員去立法院抄資料,結果民進黨委員喊打,他連滾帶爬被抓,還對著鏡頭誆說是「憲調組」,真心難看。
我的房東同學更氣憤的說:「給100萬元,我也不會進調查局。」據說,他爸爸早年在中油上班,被搜到收音機頻段對準匪區廣播而被誣陷關七年,後來二二八平反的賠償讓他買了天母的房子。「你不要高興太早,調查員出來跟警察差不多而已。」這是他最後一次酸我。他現在是永豐金的高階主管。
吳東明改特務機關成FBI
調查員冗長的10個月受訓在北宜路上的展抱山莊,到現在都還是。
軍人出身的吳東明局長想把調查局改成美國FBI的風格,加重經濟犯罪和肅貪調查。當立委質詢調查局是否地下機關時,他也火辣回嗆:「你去調查處站前看有沒掛牌,你敢不敢賭,請客全立法院,敢不敢?」不過,吳東明引進的體能訓練,真把學員操得半死。

熄燈後後惡補 躲棉被裡看書
如果僥倖通過體能還有一個月實習,最後來個沒人競爭的「乙等特考」,就成了正式的調查員。
法學師資是沒話說一等一,前後任的檢察總長陳涵、盧仁發……班上有一半是法律系學生,台大都有。我不是,連憲法都沒修過,為應付特考,只能在熄燈後躲進棉被裡,用手電筒看書惡補;有時手電筒被隊長沒收就連捕蚊燈的微弱藍光都用上,非法律系的學員都是如此辛苦,搞到眼睛散光。

32
期告別國民黨的時代
我參加1991年班,期別是30期。拜先甄試之便,挑選的全是國民黨員,但是32期開始,要回歸體制改成直接特考招生,那就是「非黨員」也可以混進來。為此,調查局停止招生一年,說是要改教科書。32期學員戲稱自己是「憲政一期」。

避籍貫 外省籍分發佔便宜
結訓分發依總成績上台選調查處站,但有一不合理的規定——避籍貫地;所以外省籍學員沒得避,佔盡便宜。我是第二十幾名,台北的缺已被選完,我胡亂圈了離家最近的台南市。

到審訊美麗島的舊營舍
那年,調查局的機動組很缺人,我和五個學員被借調到高雄南機組,炎熱的夏天,到南華橫一路陳舊霉味的辦公室報到,聽說那是舊的高雄市調查處,當年美麗島事件涉案人先被抓來這受偵訊,不知花媽陳菊對此還有印象嗎?一定和我一樣恨死這裡,我是因為浴室都是小強的屍體,衛生受不了……

精通柔道過肩摔的歐建志
其他同學都分派幹外勤,但組裡秘書說要我分到「內勤」,這要幹啥不知道,但是會有一個歐建志學長帶我。
「他是警官學校畢業,本質學能很好,精通柔道,」秘書解釋著,「有次,他帶隊去搜索,涉嫌人想搶回他手上的資料,歐Sir 一把抓住他的手,冷不防給個過肩摔……」(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