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卅五) 誰是 五兆郵儲基金的殺手?----- 黃昭順 猜錯了!

郵儲自營與代操都受賄
五兆四郵儲基金的來源是民眾存款和壽險準備金,因為不是年金,所以不會有人認真監督。這十年來,郵儲受賄幫股市主力鎖單事件層出不窮。就像其他退休基金,郵儲也有自營和代操兩大部分,以上都有發現舞弊。
最大疑問是:自營部門收錢鎖單是哪高層搞的鬼?另外,法人代操或者就是郵儲掌門人直接操控?
唯有政客會關心:到底這弊案會打到藍或綠營……
追查郵儲貪贓的十餘年中,線人提供許多寶貴線索,也有些案是我親自偵查。只是郵儲的規模太大,早已被黑白結合的惡勢力把持;這些年來,無論檢舉人、證人,甚至是臥底人員,只要是接近郵儲基金貪贓的祕密就會被無情剷除,幾乎無一倖免!
在爆 動用郵儲基金的官員之前,先看以下環環相扣的三個炒股弊案,第一案全譜案是我自己查證,第二個信音是法院卷宗,第三個科風,則是已故證人張嘉元提供
第一案  全譜(6228)驚見賄款金流
特偵借提古董張 辦基金案
2014
924日,特偵組借提在獄中的古董張,拿《被A走的1000億元》一書,告知:「小蔡說的基金案,很多涉嫌人都跑了,只有這案……不然先辦全譜好了!」
說嫌犯落跑,想當然耳是搪塞之詞,假意說辦全譜,事隔一年多,也不見偵辦動作。因有張嘉元被滅口的前車之鑑,為避免古董張也遭毒手,一直等到他出獄才公布此事。以下節錄自《被A走的1000億元》第卅章。
白手套幫政府基金收賄13%
2005年,我交給查黑中心的第一份政府基金白手套報告書,就列上全譜(6228)案,這是第一個有賄款金流紀錄的基金弊案。
20047月,股市仲介蔡錦洲約見我,他拿出立委秘書的名片後,隨即兜售政府基金買盤。公司派想和政府基金「對轉股票」的條件有幾項:
一、公司的業績連續兩年都要賺錢,達一定百分比。
二、政府基金總買進的股數不會超過公司股本的8%
三、政府基金買進的總金額13%是佣金,而且要先預付。
四、只能在平盤下交易,當天只能買前一日該股成交量(張數)的幾成。
古董張炒全譜  郵儲鎖單500
政府基金怎可能找一個糟老伯,在外招攬收趴的生意?著實鄙視。蔡錦洲怕我不信任,於是拿出存摺,指著6月下旬的一天,說:「你看,前幾天古董張也匯錢給我們,有進場交易了!」
這存摺只亮了幾秒鐘,但我注意到──那是用古董張的本名「張世傑」電匯的百餘萬元存款、玉山銀行、帳戶名正是蔡錦洲。
當時古董張正炒作全譜股票。我查券商進出表,發現是在2004年的629日,中信銀證券總公司有一筆500張的買盤,成交均價18.67元;而古董張御用的券商──金鼎松山、華南永昌忠孝兩家分公司也剛好賣出這數量、接近的價位。以這筆交易的總金額933萬元乘以13%,就是我看到存摺上的古董張電匯款121萬元。這不是「鎖單」是什麼?
機不可失,我立即請求券商的友人幫我查看,是哪個帳戶買500張全譜?他說:「買500張全譜股票的帳戶是中華郵政……」不可置信──真是四大基金,還是郵儲自營本尊受賄!
查黑中心監聽  追金流與白手套 
因為古董張和郵儲基金對轉全譜500張之後,股價隨即崩盤了,以至無法再繼續轉單交易。
雖然只有一小筆賄款金額,但是查黑檢察官非常重視這個情報,不但上線監聽了蔡錦洲,以後還常提醒我:「找看看還有沒有像全譜、古董張這樣有匯款紀錄的,也許他們不小心,又這樣電匯了!」
古董張炒股全譜  跳過不辦
這件中華郵政收賄買全譜股票案,後來不用說、非但沒有辦貪污的動作,連古董張炒作全譜也跳過不辦。
流亡中,我雇用了工讀生去圖書館印出2004年古董張在報紙刊登的全譜炒股廣告,還查蔡錦洲的銀行資料,他的玉山銀行帳戶是【0406966035……】;該帳戶中,有古董張的匯款紀錄對帳單,想必查黑中心早有資料。

第二案  信音(6126)的司法醜態
匆匆李紀珠 不知郵儲貪汙
《新新聞》的副社長陳東豪曾在2012年底訪問我,「你認為四大基金貪污中,哪一案最容易突破?」我答是信音案。原本說好出刊中華郵政董事長《李紀珠上台要注意的第一件事》,後來陳東豪以「會有法律問題」推諉不登。
信音案的偵辦過程被卷宗詳細記載著,從調查局、地檢署到法院,列盡了司法官員的醜態。參與本案收賄鎖單一度被誤認是國安基金,後來證實是郵儲基金且是法人代操。

縱放行賄 滅口檢舉人
本案大綱是港籍炒手陳浚堂(綽號KK)檢舉古董張和吳光誠(豐銀吳家族)炒作信音股,行賄政府基金,怎知台中地檢署對行賄的老闆做「誤導時間」的假測謊(2008C0006)之後,不但縱放主謀,而且在調查局的協助下也讓吳光誠溜之大吉!最後,回頭對付檢舉人KK。要將其送進大牢讓仇家滅口前,我協助他偷渡返港。
七份筆錄還放人 無法抵賴
縱使陳東豪質疑行賄郵儲測謊,在學理上無法斷定是否刻意作假,但是信音案的偵辦過程中,出現極大的破綻,讓承辦的卓俊忠檢察官和協辦的調查局主任王福林(前局長現任國安會諮詢)無法抵賴!
2008311月,檢調以查吳光誠炒作為首要目標,在問過其身邊助理、會計人頭戶等七名證人,證詞都指向吳光誠是信音案幕後主使,但最後幫忙喊盤的古董張暗示說:「吳光誠就是指揮郵儲基金下單的人。」本案就草草結案,並未傳訊吳光誠。
(縱放鐵證,像這樣筆錄共有七分)

這極大的瑕疵,就是明顯的縱放,足以讓辦案的相關司法官以貪汙治罪條例第14條的不為舉發罪,蹲上一至七年的大牢了!
郵儲和林益世 幕後同一高層
既然,此案受賄鎖單只是郵儲基金的代操業者,那為何檢調要苦苦的滅證,此後頭的關說力絕非來自民間,除非有高層施壓!
耐人尋味的關係是2012年的林益世案,居然找了先前信音案的菜鳥測謊師來混充高手。

已故的股市名人張嘉元曾錄音作證「科風、信音等許多案是被王金平出手壓下!」另外,亦有記者證實「王金平對林益世索賄從頭到尾都知情!」因此,這幕後的高手已昭然若揭!但是操控郵儲基金鎖單的藏鏡人一定是中華郵政內部人,或許和王金平出自同一派系……


(在吳光誠的人頭戶中,不但買「信音」,還買了「全譜」與涉郵儲鎖單的「洪氏英」「奇普仕」,難道吳光誠除了信音案以外,和這幾家股票中的郵儲基金也有關聯?這是相當值得追查的線索!)

第三案  科風(3043)的二委二金
郵儲基金自營 炒科風
2005年我幫查黑中心追查的科風炒作,先意外找到郵儲基金,且據線人回報是「中華郵政本尊」不是代操。
2011年更由張嘉元的證詞得知:不但是郵儲基金,親民黨的傅崑萁和林惠官兩立委還涉入引入退撫基金。退撫是行賄朱武獻,但郵儲部分張嘉元始終三緘其口,只說是一位長輩。
錄音檔公布在此篇

張嘉元的致命錄音(三) 讓阿嘉窒息 的 郵儲藏鏡人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12/blog-post_18.html

爆郵儲藏鏡人 遭殺身之禍
20149月,張嘉元至168報團再度作證,於退撫基金部分,是用後謝的方式行賄朱武獻;這次在168總編輯翁立民的情商下,他終於說出了驚人的秘密。或許是因此驚天一爆,讓張嘉元在生命正值壯年即劃下休止符!
影響選情 調查局不辦大案
此時,調查局信誓旦旦說「正己專案」將辦政府基金的貪官,在下周公布郵儲藏鏡人之前,調查局能搶先一步行動嗎?真的想多了!讀者大概不知道調查局內規是選前一個月不辦大案,以免被貼上干預選情的標籤。您看,這種單位鄉愿到如此程度!也唯有此時才能體會孫逸仙非得要以武力推翻滿清,只因上書改革根本沒路用嘛!
黃昭順 如果猜錯呢?

至於該藏鏡人是藍或綠?想起去年退休軍人會長王新昌曾拿《被A走的1000億元》上華視,唸一段郵儲弊案的內容質問立委黃昭順,黃立委竟答:「民進黨執政時的弊案,沒有理由叫國民黨來負責!」想請問下屆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人黃昭順:如果郵儲後的藏鏡人不是民進黨籍的高官呢?(下期會意想不到的勁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