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親民黨不分區立委的 墨綠 第四 ...黃越宏 教我跳 脫衣舞 (附 錄音檔)

親民黨提名墨綠立委?
國民黨的史上最爛不分區立委名單之後,部分藍朋友將希望轉寄於親民黨;在宋主席姍姍公布提名時,赫然發現,名列第四席竟是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
雖說是黃越綏之弟,仍是陌生,勉強因頭銜聯想「司法」專長,但在此需澆熄藍朋友的熱情──黃越宏非但是極墨綠人士,而且是否堪任國會議員有很大疑問!
我交貪污檔案給黃越宏
《法治時報》發行量幾分啊?記者朋友都知道生存之道,但說不好意思得罪同行。必須詳述我和黃社長三次交手經過,只因黃越宏是宇宙上第一個收我「政府四大基金貪污」資料的媒體人,而且還附有退撫白手套的錄影檔。問題是──怎從沒見報導?不是自詡《法治時報》嗎?
緣起於炒股的江湖恩怨
2010年初夏,因檢舉四大基金貪污的港籍股市炒手KK(陳浚堂)要被滅口,我只得設法送他出境。當時KK得罪很多仇家,尤其是被他自白炒股所牽連的前高縣議員吳光誠(豐銀吳,吳光訓的弟弟)KK連偷渡的通道都被堵死了!我代港仔與眾仇家協商是:KK一出境後,即刻開一次海外記者會,說以前的供詞是子虛烏有。
黃越宏現身秘密會議
KK抵對岸後,檢調也佈下天羅地網要緝拿我。我只能用暗語通訊或在極隱密的處所和吳光誠等談論KK的爆料會。
我對吳光誠透露:「想揭發政府四大基金弊案。」幾天後在台北市一處民宅,他的跟班陳建霖(當時掛名古董張的588雜誌社長)帶來一位媒體界前輩,名片上印著《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
黃越宏:小蔡主持記者會
雖壓根兒沒聽過這刊物或這號人,但先聽吳光誠歌功頌德一番,心想:莫非黃越宏是懂法學財經,又有正義感的新媒體人。
在自稱「被誣陷炒股」的當事人抱怨後,我大致說了所掌握的四大基金貪污證據。
KK的海外記者會要由他,小蔡來主持。」黃越宏指著我說。其他人點頭同意,顯然,眾炒股兄弟都不敢拋頭露面。
隨身碟有退撫貪污錄影
我只想讓四大基金的弊案曝光,吳光誠要我拷貝一份隨身碟資料給黃越宏。有些猶豫,因為其中有扁嫂金主「退撫基金貪污」的錄影蒐證檔。
KK的爆料要一次爆完。」黃社長接手隨身碟,說:「但是,你的四大基金要一次說一點……」
爆料像脫衣舞 一次一件
「我怎麼分次說?」其實,我想說,不是你的《法治時報》去揭發嗎?
「就像脫衣舞一樣,」黃越宏邊說,手揮舞,腳踩舞步的邊做起動作來,「一次脫一件,慢慢脫……」
看傻了!難道,《法治時報》也是用脫衣舞這招來爆料嗎?
心情瞬間跌到零下幾度C的冰窖,原以為第一次有媒體人聽到如此重大貪污案,又拿到錄影蒐證檔,會即刻大字搶刊頭版,怎會去叫當事人自演行動劇呢?
曝光貪污 168周刊被停
安全抵岸的KK,即刻露出老狐狸本性,呼攏開記者會的承諾,只想溜回香港。我只得登陸接替KK的工作,幸好聯繫上《168周刊》,開始曝光王捷拓檢察官索賄,更攻擊四大基金貪污。只是,不知王捷拓就是掩護四大基金貪污的壞蛋,連載四期後,落到通路商不敢上架而被停刊的命運!
扁涉退撫貪 竟交給墨綠
我想起了黃越宏,打電話給他,一陣叨絮後,只聽到:「被停刊喔?傳來給我看看……」語氣不曉得是奚落還是不在乎的冰冷。吳光誠告誡說:「要拿給黃越宏要小心,因為他太偏民進黨了!」原來,我沒弄懂,指控扁家的錄影交給黃越宏是大錯誤!
兄弟不放你 簽了自白吧!
此後,我文章重心全在揭發四大基金貪污,炒股兄弟的注意力轉回頭,要KK自白誣陷。
2011
4月某天,深圳往上海的火車出發前,我將一疊「自白書」遞給KK,說:「簽了吧!不然人家不會放過你。」KK草草畫押了,我再叮嚀:「以後,老實待香港,沒事少過來!」
是自白 還是逼簽?
二天後,上海有個像黑社會電影般的聚會,有人竊笑談著綁KK時,三秒膠插他耳朵的矬樣,又吵雜說怎運用那份自白書。最後,「搞」出一份錄影證明,KK親口說是自願交給媒體,沒人逼迫。
八十萬 連刊三期只剩一
據說,《法治時報》將連登三期KK的控訴。終於出刊了,但卻只有一期。有小聲抱怨:「幾人湊八十萬元廣告費,說好三期,怎麼只刊一期?」有人辯稱:「錢沒交全,被那中間人A掉了!」還有人吐槽:「哪有這麼高的行情?我被帶去報社時,只看到一個員工……」

柯建銘湊熱鬧 質詢法務部
一期也夠用了!還神通廣大的找柯建銘立委來助陣。也真夠力,才剛拿《法治時報》質詢,法務部就乖乖交出當年偵訊KK的光碟。我比較有興趣是KK說光碟裏有說到政府基金收錢「鎖單」……不過,顯然搞錯方向,偵訊光碟對於平反兄弟冤情完全沒幫助。結論是KK還是得對「陷害」的事,在媒體上懺悔!
四十萬贊助打四大基金
就這樣繼續磨磨蹭蹭兩年,為了讓兄弟以為我還效忠他們(有曾涉及四大基金的炒手),又需保護KK安全,實在是很難拿捏……
2013
4月底,吳光誠宣布一個離奇的訊息:黃越宏社長「自行出資」要來深圳採訪KK
KK
居然很夠義氣地說:「我要40萬元的採訪權利金,但是捐給你『打四大基金貪污』!」
先給證人住所 想誘捕嗎?
臨行前,吳光誠不給旅費(那時,我的經費每天只夠吃一餐),還提出奇怪的要求:先給KK的住所,然後黃越宏社長再撥給費用。先給KK住所?我懷疑是預謀要誘捕KK
綁證人?嚇壞黃社長了
我接通了黃越宏電話,他說法一百八十度,笑說:「哪是我出資,都是人家贊助我……」
我也問到兩年前的《法治時報》刊登KK自白事件,他繞著彎答話;至於「四大基金貪污」?他仍然是避而不接……要套他話,問出這次的預備綁證人的藏鏡人是誰?有些難度,不過他嚇壞了,取消行程。我原想過去看看!
這段七分鐘的談話錄音,刊於(http://leelinn.pixnet.net/album/video/205595772)
不怕被黃越宏修理嗎?
以上,就是我認識的黃越宏。如今,身邊能採訪到的訊息更多,他在寮國的弟弟,只用兩字的粗話來評論他。還有些媒體朋友很擔心我會被黃越宏告。
要告來呀!曾拿走我四大基金貪污資料的媒體主管,都有默契,不會以任何形式讓我出名。(溫馨提醒黃社長:時代轉變了!)
已通知親民黨徐欣瑩
本文出刊前,已先禮後兵,通知親民黨副總統參選人徐欣瑩博士,並附了四大基金貪污實錄《被A走的1000億元》一書。政黨票給親民黨,我沒意見,可惜,不分區第四的黃越宏是第一個破壞我對媒體信任的人。能舉發而不舉發貪污也是一種罪!
(
文責自負,歡迎提告,萬倍奉還!)
後續文章:
拜託黃越宏別學丫頭嘴砲/拒絕吃大便也要關心年金貪污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12/168-12-9-168-168-2010-168-168-2011-7-11.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