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臥底小蔡的門徒──丫頭 之 8 丫頭到兄弟飯店找我借錢

這是刊登在《168周報》20131-2月的連載,精彩回顧──
丫頭的世界─窮窮窮
2005
年,開投顧公司的壞心老闆蔡漢凱,也就是當今江湖的臥底小蔡,受朋友之託,給了一個餐廳女服務員,詹雅文,綽號「丫頭」的可愛小妹妹工作,幫忙整理股票資料。哪知是惡夢的開始,丫頭實領28K以上,但一來就說家裡很窮想報低收入戶,所以不能報勞保;再來又說全家都很窮,窮到跟弟弟一星期合吃一條土司;窮到媽媽偷哭,因沒錢回去韓國掃墓……最大的心願就是買張機票送給媽媽。
壞心老闆援助丫頭
於是壞心老闆突然良心光明,「夥同」公司的幾位姊姊籌錢給丫頭全家回韓國,但是丫頭回台後,開始不安於工作,三天兩頭借錢,又偷偷翹班,被抓到就罵「沒錢硬要裝有錢」,搞到七葷八素後終於自動閃離……可是一個多月後,壞心老闆突然連續接到十七通簡訊。這是啥米?以下,就讓壞心的老闆親自說下去……睽違兩年的股海花邊!


臥底小蔡門徒──丫頭 之8
丫頭到兄弟飯店找我借錢

連十七簡訊 低聲下氣借錢
那天盤後,我手機不斷有訊息聲,只不過太累了不想打開,當累積到十七通簡訊時,發現都是同一個號碼傳來,而竟是丫頭的門號;才離開一個多月,想起我的好了嗎?
打開訊息一看,怎會有這樣低聲下氣的文字:「那個不知該怎麼開口!我想和你借一筆錢!我沒辦法開口和媽媽要錢吃飯!甚至想買我要的!我不想讓他擔心錢的問題!和你借錢我也很不好意思!所以先和你借五萬放著可以嗎」
丫頭媽媽不知女兒沒錢吃飯?
語法大概小學低年級的程度,還有是「半形」的標點符號(不是NOKIA的系統),我一度懷疑是丫頭弟弟傳的簡訊。
我打給丫頭媽媽,韓國崔姊高興地說:「丫頭現在在兄弟飯店後的『本多日本料理』打工,老闆本多先生的手藝真沒話說哩,蔡先生改天一起去……」
這媽媽是忙昏頭了嗎?不曉得女兒在餓肚肚。
開保管條讓丫頭要還錢
硬著頭皮接通丫頭,一時間,電話那頭咿咿呀呀的娃娃音也聽不清,只好約她下班時拿給她。
五萬元,對一個小女生的確是不小的數目,我和調查局的老朋友研究一下,建議就給兩張支票,讓她開保管條吧;同時告知丫頭,不還錢是有刑事責任的!雖然明知沒用,尤其是對未成年又愛耍賴的丫頭;但只圖個安心,讓她真的有需要時再去軋票。
借五萬元 錢用到哪去了?
2005
92日晚,丫頭只告訴我在兄弟飯店等她下班,我足足等了快半小時,才接到她電話。坐在咖啡廳的她滿臉的倦意,戴了大耳環,說是餐廳老闆娘要求配戴亮亮的飾品。
她好像急需這筆錢,要她開張保管條,想都沒想就歪七扭八的埋頭苦寫。
丫頭很窮怎有最新相機?
我曾氣憤,丫頭去打工的日本料理店不給飯吃,是虐待童工嗎?但是那老闆娘瑪莉姊,也就是店主本多先生的新婚妻子說道:「知道丫頭家很窮,所以會讓她帶菜回去給家人吃。」
於是,我和瑪莉姊成了好友,以後更是吧檯常客,也常招待客戶。但是瑪莉姊也覺得奇怪:「為什麼丫頭老是故意跟人借幾塊錢,然後透露自己很窮?」「還有,她就沒錢,怎會有台最新的SONY相機?這邊照照,那邊照照……」
兄弟飯店離開的那晚,送丫頭回去時,我曾交給她一樣物品,換回一樣東西,下次再開一張丫頭的「借物」清單好了!
支票由陌生男背書軋入
2015527日《 壹週刊》731期,二度爆丫頭說謊後,丫頭最怕網友知道她傳簡訊借錢,難道真是花在不該地玩樂上?
丫頭拿走支票幾天後,票由位陌生男子背書,軋進一家新銀行帳戶,至今我都還懷疑那筆錢的用途,真的是為吃飯嗎?
其實我只要調出存入支票的帳戶就真相大白了!
傳訊的門號登記丫頭媽媽
無奈,丫頭上電視亂爆料,被《壹週刊》踢爆時,還去人家facebook說我捏造簡訊證據,要找律師告……還好,調查局監聽了那晚去兄弟飯店的通話,證明那門號是丫頭家的,登記在她媽媽名下。
因口音被誤認是我女兒
調查局從一開始監聽丫頭用我名下的手機(被打爆二萬多電話費的0916XX6988)跟我通話,因為口音被誤認是我女兒,直到離職後,她用回自己家的0916XX5252,調查局還是備註「蔡的女兒」,可見我對她沒有曖昧或不軌的舉動。還真是謝謝調查局證明我清白!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