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7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卅二)退撫基金 貪污實錄 ── 前銓敘部長 朱武獻 炒股科風 收後謝金






前言   十萬個沉默力量  查政府基金貪污
上週,本專欄《破解謝金河鬼扯一家五口收入74萬元 ── 鬥爭軍公教 掩護 退撫基金貪污!》獲得廣大迴響,上傳〈紫色角落〉網站http://www.i-undercover.com/2015/01/74.html,在短短四天內,即有超過十萬人次點閱。


我們訴求:請正視郵儲、退撫、勞退和勞保等政府基金,長期以「對價收賄」買進特定股票的犯罪行為,並要求立法公布以上四大基金的歷史買賣明細,嚴懲貪官與不法經理人。


在重提退撫基金貪汙的事證之前,亦請大家先放下立場成見,只因非關藍綠,而是人民對抗貪腐權貴的抗爭!



朱武獻涉科風炒股收賄

四大基金收黑錢,買進指定股票為主力出貨、護盤的行為,十餘年來未曾間斷!早年民代掮客橫行,公開向大股東與炒手喊價,甚為囂張;郵儲、退撫、勞退和勞保基金在股市有八千多億元投資,若「依指示」下單,就能有百分之十以上回扣,操盤官員豈能「坐懷不亂」?曾掌管退撫基金的前銓敘部長朱武獻也無法抗拒黑錢誘惑──不只曾拿券商退佣,還透過白手套收取炒股賄款。本文敘述偵查科風(3043)炒股案中,退撫基金涉案事證。


查黑2005追涉案高層

我是離職調查員,2005年受查黑中心(特偵組前身)邀請,協助偵查政府基金貪污。該年代的炒股案中,最常見郵儲基金來自民代仲介,但是混搭的退撫基金買盤,形成追查「斷點」。線人指出:退撫基金的白手套甚為高層,只做熟門熟路生意。


(李俊毅是查黑中心檢察事務官)
那年9月的行動開始前,我即將活躍中的政府基金掮客名單,交付給指揮的簡文鎮檢察官;不久後,隨即以炒作中的科風股為偵查目標;線報中,該股票的炒手傅崑萁正以「郵儲基金」配合第一波拉抬。 

簡文鎮自知查政府基金弊案會受到阻礙,只是這壓力真的排山倒海而來,讓他不得不停止偵查。一年後,拆散小組之前,簡文鎮透過事務官傳話給我:「檢座說,想知道涉案的高層是誰?」

只因曾交付的數件貪污線索都未見積極作為,讓我心生疑竇,並未交出高層官員情資。


許文通10%行賄政府基金

「高層涉案情資」起於2005年初,我陪同一家上櫃公司顧問,求助於飯店大亨許文通,要求以股票借貸,提供舒困。許文通說:

「我有位上市公司負責人好友,付了10%的代價,請求政府基金幫忙。政府基金進場買了預定張數的一半後,股價就起飛飆漲了。」許文通董得意,「漲到我朋友說夠了,不用再買了……」

「我現在就打給那管基金的朋友。」許文董拿起了桌上電話,好似又覺得不妥,放下話筒,神密電話始終未撥出。


許文通經營天籟溫泉和礁溪老爺酒店,和總統府關係有說不出的曖昧,所以判斷那電話會直通高層官員。


如此寶貴的線索,怎能告知要「變節」的領導呢?我想自己追查那神秘電話另一頭的藏鏡人。簡文鎮隨即出賣,將我交給其他單位「辦掉」!


退撫收10%賄款是朱武獻

2009夏天,H5N1流感來襲的前一刻,我兩度帶著蒐證器材去見許文董,佯稱要請他幫忙。他證實,退撫基金的藏鏡人,就是前銓敘部長朱武獻。幾句關鍵對話內容是:
(2016/1/28補注:以下內容請參考 
http://www.i-undercover.com/2012/01/10.html 依提示點閱,即有完整錄影)



臥底:「伊講錢都準備好了,我說再跟許董問一下說,看那個政府基金的線……」

許董:「喔,那個沒有了,那個換朝代了!」

臥底:「換朝代?你說你那個麻吉的部長是銓敘部部長……」

許董:「卡早就朱武獻,阿扁仔的同學,他們台大法律系的同學……」

臥底:「伊講又準備十二趴(12%),我講許董那裡只要10%,多準備兩趴(2%)就跟你答謝一下!」

許董:「主要是我講那個問題啦,政黨輪替了!」「現在不是甚麼錢的問題,朱已經沒有做啦,他已前是阿扁的同學,他很夠力……」「現在沒法度了,就他當主委啊,(退撫基金)嘿攏伊管,要叫伊怎樣就怎樣!」「伊銓敘部的部長就是擱兼退撫會的主委,伊做那個職務就是當然兼那個!」



許文通聽懂我說的十趴、十二趴……是什麼意思,也清楚的回答是麻吉好友──前銓敘部長朱武獻在主導這些收賄,而此金流關係,又似解開許文通當年高價買吳淑珍的元大一品苑之謎。當許文通在2010年得知我在偵查政府基金貪污時,也火速將天籟溫泉脫產(爆台苯掏空案)


炒科風  藍綠混黑一家親

上述的線索,只有人證,還缺乏最重要的物證──有曾收賄交易的股票,才有機會查到賄款金流。

2011年,我流亡後,有位證券業內Z君挺身作證。目標又指回第一個四大基金偵查案──原來,科風炒股中,不但有郵儲基金,居然還有退撫基金參與炒作。Z君的重要證詞如下:
(2016/1/28補注:以下Z君 即已故股市名人張嘉元,他於2014/9再度作證朱武獻收後謝金,但三個月後張君即遇害。本段2011年錄音公布於
http://leelinn.pixnet.net/album/video/206332686
 至於2014年錄音將擇期公布。)



Z:要他們去追科風帶進來的林惠官啦!

我:科風不是小傅帶進來的四大基金嗎?

Z:其實不是小傅帶進來的,是林惠官啦!

我:我看他帶進來的只是「代操」的!

Z:沒有啦!是直接的(操盤官員),你是勒……你聽我說,其實外面鎖單的都是代操的,科風的是直接的!直接找考試院的那個政務次長……

我:那個考試院政務次長跟林惠官有何關係?

Z:林惠官跟他很熟啊!

我:不是用郵儲嗎?

Z:沒啦!他不是用郵儲,是用那個啦!

我:但是,為何我看到的帳戶是中華郵政?

Z:你看到中華郵政?你是講到中華郵政,我就不能講了……其實他是退撫。

我:你是說他是……朱武獻?

Z:對啦!林惠官找朱武獻的啦!

我:我有查到朱武獻的東西,那朱武獻……

Z:本來就是他而已,在外面跑的,本來就只是他,唯一真正有官員的就是他!

我:朱武獻可以動到退撫基金,可是中華郵政基金他動得到嗎?

Z:中華郵政他動不到,可是中華郵政我知道是誰,但是不能講啦!

我:不是你就好!

Z:我若是還有記得甚麼資料,我再傳給你……我還記得一個人,是白手套!我想一下……

我:因為你說科風裡面,你查到是退撫基金;另外,我查到是中華郵政,所以至少有兩組在裡面。難怪科風和信音都不敢辦!



林惠官是已故的橘營立委,從此證詞可訝異的發現:對立的藍綠,遇到共同的黑金利益時,竟如此的完美搭配。以上資料,於2012年已向總統府、監察院、行政院、高檢署陳報。


後謝紅包 交付朱武獻

2014年,Z君再度指證──科風炒股,支付退撫基金賄款的方式,是以「後謝紅包」交付朱武獻。這是避開構成貪污罪證的方式,如此朱武獻就能推說:買科風是「專業判斷」而非黑金對價交易。


據《壹週刊》《新新聞》的兩大記者(鄭國強、陳東豪)向我透露:科風案自2011年已壓在高檢署,媒體都在等發動搜索的消息,怎無奈三年多來毫無音訊。只因為這是政府基金貪污案的「突破缺口」,直指高層官員涉案,而該賄款金流方向是朝野不能見光的醜聞。


貪污不死  用法人當白手套

過去,退撫基金主委朱武獻大剌剌在考試院三樓操盤,買中環大虧68億元,買科風收後謝……

近年來,縱使政黨輪替,基金貪污也只是化明為暗,改利用投信經理人充當白手套;此由新北地檢在2014年偵辦黃明松炒股案,赫然發現──至今尚有代操退休基金的法人收賄,可以得到驗證!

可悲!可嘆!中華民國不肖官員、政客拿軍公教退休撫恤基金中飽私囊後,竟還要為掩飾罪惡而發動文革式的清算;在此敬告朝野,請──停止鬥爭軍公教,查辦退撫基金貪污!
(文責自負 歡迎當事人提告)

2011年 朱武獻 告 168周報 與 臥底小蔡 加重誹謗 台北地檢 不起訴

2 則留言:

  1. 這就是標準的共同體鏈體系,非高檢屬或總統之其他人所能除之。因為它的勢利範圍是跨黨派無法相互制衡,除非你有肝膽之心,必死之心為民立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不知我國司法為何不能自立於黨派之外?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