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汙案(廿九) 代操年金舞弊虧38億 只是背信炒股?黃世銘敢辦 偷四大基金的「污衣派」, 我下跪認錯!



辦代操跟單  用背信炒股起訴
近兩日,Google「四大基金貪汙」會發現紫色角落舊作《淨衣派與污衣派》一文躍居搜尋熱門,原因是特偵組在1016日起訴日盛、寶來投信前經理人陳平和瞿乃正,指控代操惡搞讓四大基金失血三十八億元,兩人則是海削七千萬元;但卻不是依貪污治罪條例法辦,而只是用背信罪、違反證交法起訴。
有錢買股跟操  像丐幫淨衣派
特偵組煞有其事的在大字報上繪出利用代操基金跟單、跟操的手法:

這就是我曾提到的「淨衣派」舞弊手法──自己先在低價買進大量股票,再用代操的政府基金龐大部位去拉高股價,最後將自己的股票高賣給政府基金。
表面看來安全隱密,但是最大缺點是必須準備大筆的銀兩,多半還得跟市場金主配合墊款融資,基金經理人的家境不優渥還真玩不起哩!所以戲稱這群就像金庸武俠小說,所描述丐幫裡的「淨衣派」──有錢卻還要當叫化子!
去年爆發的「盈正案」,經理人謝青良坐擁豪宅名車,卻跟金主一起坑殺退休基金,正是「淨衣派」的最佳寫照!
污衣派收黑錢 炒高爛股皆不拒
相對沒錢自已買股跟操的「污衣派」,他們直接向上市公司、主力作手收賄買指定的股票:除了四大基金委外代操的部分經理人以外,幾乎全部政府基金操盤官員也都是用此方式收黑錢,提成的趴數從10%18%不等。
污衣派操盤人不看股價高低、公司好壞,只要送錢就可以買,圖解如下:
污衣派多高官  特偵組裝惦惦
民眾懷疑:為何從未有四大基金「污衣派」的操盤官員或經理人受賄被抓呢?
只因四大基金有決策權力的都是高層官員,就像本專欄曾揭發的前銓敘部長朱武獻用退撫基金收賄10%進場,此外亦多民代或國會助理涉及仲介收賄!這都是司法單位忌憚的原因。
特偵組要搞小經理人,遠本就比去捅高官收賄來得容易多了;反正只要是查四大基金舞弊,就可拿來吹捧肅貪功績,至於是辦「淨衣派」還是「污衣派」,傻老百姓又搞不清楚!
年金貪污光 百姓會造反
最、最重要,一旦幾百萬勞工、軍公教,發現「年金改革」要加收保費延後退休的理由竟是政府自己「貪汙光了!」,那豈不造反?還要江宜樺院長到處開甚麼「年金改革座談會」嗎?
特偵組檢察官也是公務員,「錢多、事少、離家近」,何苦得罪上司、為難自己!
行賄勞退基金 我當人證
特偵組從沒想過要辦四大基金收黑錢的「污衣派」,大家還不相信嗎?
在上次的《淨衣派與污衣派》文末,我寫道:
「為了要剿滅「污衣派」的貪污四大基金者,讓此類型犯罪早日曝光,我提供一份沒公布過的銀行帳本明細,再加上最有力的『肉體證據』──我自己當人證,希望台灣的司法機關早日與我聯絡,我願意返台為此案負上完全的法律責任:
92年1月27日,勞退基金對轉古董張炒作的華豐(代號2109)股票400張後,我親送779,000元給保誠投信代操的經理人。」
司法鐵漢  出賣貪污證人
在今年的413日的168周報121期出刊後,我立即託義工將「投案聲明」,連同「證據影本」一起寄到特偵組給黃世銘總長。
您猜:這位號稱「司法鐵漢」的黃世銘做甚麼動作?
收到特偵組回函,差點讓人嘔出三升血!天才的黃世銘竟然將機密資料轉去給我檢舉護航貪污的台中地檢署!
不查年金貪污 難逃破產命運
馬英九總統信誓旦旦的說:「確保年金改革後,三十年不會倒!」但是,下從小調查局上到高檢署沒有一個單位想辦貪汙四大基金的「污衣派」,您只好眼巴巴的看這些「破乞丐」繼續收回扣,直到再次A光您的養老金、棺材本……
公開挑戰黃世銘  誰錯誰下跪
這段結束,我想再公開挑戰一次檢察總長黃世銘,就用全台最夯的日劇《半澤直樹》的賭注方式好了──
只要特偵組在一個月內偵辦任何一件「污衣派」貪汙四大基金的案子,我投案並向黃世銘「下跪認錯!」若是黃世銘做不到,也請向台灣人民下跪!
黃世銘總長大概會笑說:「誰認真?誰就輸了!」

以下為廣告作手操作股票、最細微的技巧都公開在以下...


 



《破解操盤手 紀念版》十萬五千字120幅圖解由股市作手親自撰寫……

另有新作《股市掠奪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