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四大基金貪污案(廿八) 淨衣派與污衣派……曾送賄款給保誠投信代操勞退基金,我願負法律責任



四大基金舞弊 高犯罪黑數

犯罪學上,稱「犯罪黑數」是指已立案的和未知的犯罪案件比例,如果一般竊盜案件大約是13,那麼貪污的犯罪黑數極可能高達數十倍;一般人都不熟悉的郵儲、退撫、勞退和勞保等四大基金貪污,更無法想像了!

在基金經理人謝青良掏空退休基金一億餘元的「盈正案」於去年10月被揭發後,本報專欄一再表明,這只是為數眾多的郵儲與退休基金舞弊的冰山一角,真正的「犯罪黑數」可能更甚於百、千倍,這些案件未來只會無窮盡的浮現!


紙包不住火 官二代現形

果不其然,上星期特偵組偵辦的寶來與日盛投信基金經理人舞弊勞退與勞保基金的案件再度爆發。雖然在檢方刻意低調的保密下,不透露涉案的基金經理人姓名和股票標的;但是,本週終於被媒體挖出真相:搞鬼的原來是投信「轉單界」名聞遐邇的瞿乃正和「官二代」陳平,標的有「碩禾」「F-晨星」等多檔,基金經理人中飽私囊億餘元,而退休基金的虧損真如市場傳言──超過十億元!

舞弊基金 兩種手法

本專欄經常說的四大基金貪污手法,究竟和謝青良、瞿乃正、陳平那種五鬼搬運的方式有甚麼不一樣?我想到金庸在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裡,描述丐幫有兩派,一是「淨衣派」即一般的武林人士加入;另一為「污衣派」,原本就是一群叫化子。

基金經理人舞弊掌管的旗下基金也有兩種做法,恰好和丐幫的「淨衣派」「污衣派」相呼應:

淨衣派錢多 跟單跟操 

「淨衣派」的經理人用的手法是「跟單」──在低檔先用自己的資金和人頭戶進場,再利用基金拉高股價,買走自己的持股,賺到差價。這樣的方式司空見慣,但是這只限於自有資金雄厚的基金經理人,從謝青良、瞿乃正、陳平等人都可看出有一定的財力,尤其是陳平的家世顯赫,陳父還曾貴為國民黨要員、台新投信董事長。

污衣派勢眾 轉單收賄

但是,剛出道的基金經理人阮囊羞澀,何來資金可以自己跟操、跟單呢?於是,他們想從代操基金中撈好處,只能用最鋌而走險的方式──收賄!

「污衣派」的基金經理人為上市、櫃公司或市場主力炒高的股票「轉單出貨」,而從中收取退佣、回扣。

「污衣派」的舞弊者為數眾多,除代操的基金經理人以外並有政府操盤官員、仲介收賄的民代,甚至還有為其犯罪掩護的司法官。

淨衣派夜路走多遇鬼

「淨衣派」的基金經理人跟單代操,可以隱密、自成體系,若非內部人檢舉,何以曝光被逮呢?以作手圈人盡皆知的瞿乃正,十餘年來盡和一些素行不良的作手廝混,只能說「夜路走多遇鬼」,怨不得人!

司法掩護污衣派貪瀆 

然而,「污衣派」貪污者,如乞丐托缽、招搖過市,為何迄今未有任何一案被偵辦呢?此和涉案者層級為高官,再加上司法機關掩護有關。

司法機關護航「污衣派」貪瀆者,最著名的案件是「信音公司行賄郵儲基金案」,本案在97123日,由台中地檢署的檢察官王捷拓(曾獲首爾國際傑出檢察官獎)、卓俊忠(去年全國十大傑出青年)和事務官李錦明(現任廉政署副組長,曾為林益世案測謊)共同製作2008C0006號測謊,故意問錯時間,在一個半鐘頭內放走人犯。

誰敢辦皇親國戚?

單是遇到小上櫃公司老闆行賄就辦不下去了,何況是皇親國戚呢?就像我臥底期間錄影蒐證的天籟溫泉老闆許文通指證:「阿扁的同學,前銓敘部長兼退撫基金主委朱武獻動用退撫基金收賄10%進場……」

請問:哪個司法官敢追查下去?


剿滅污衣派 我當神風特攻隊

為了要剿滅「污衣派」的貪污四大基金者,讓此類型犯罪早日曝光,我提供一份沒公布過的銀行帳本明細,再加上最有力的「肉體證據」──我自己當人證,希望台灣的司法機關早日與我聯絡,我願意返台為此案負上完全的法律責任:

92年1月27日,勞退基金對轉古董張炒作的華豐(代號2109)股票400張後,我親送779,000元給保誠投信代操的經理人。本案在98年的審理中,我即以「陳報狀」指出第一次發現的「代操業者對價交易」,台中高分院故意以「審判期日後陳送」(我是開庭前遞送,有章為憑)的理由故意不查,亦請監察院彈劾所有瀆職法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