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0日 星期六

台股的黑色安息日(三) 北上的地獄快車


法人買迎廣  陷入幫派紛爭
民國93年正月,下著冬雨的夜,厚重的老賓士急騁在漆黑的高速公路北上路段,單臂大雨刷狂亂的撥著橫打過來的雨水,車後座有中壢角頭「水仙」和我。聽台中的幫派大哥放話說要這部車開不到中壢交流道出口,凝重的氣氛中,水仙剛打了手機不知要找哪方援兵,濃濁的口音感嘆:
「唉!自從劉邦友官邸命案後,七、八年了,我手機一直被監聽著。」

我沒答腔,但是覺得很無辜,明明只是帶法人去買千餘張迎廣股票,為什麼會陷入一場幫派的對決中,讓我在別人好夢正酣時,還得被迫坐上這部地獄快車,只盼望旁邊這客家老伯能快想辦法突圍!
水仙上車 迎廣只能漲不能跌
迎廣股票在92年底是由一名經營期貨空中交易的陳一春向公司派切貨,做不到幾天即引來一名金主,原來是鼎鼎大名的水仙老大上了車,他也登堂入室到陳一春的操盤室觀戰;從此這檔股票只能漲不能跌,陳一春私下抱怨:「Out of control……」指一切已失去控制了!
兄弟股  法人只能買不准賣
我帶來「鎖單」迎廣的法人中,被規定「閉鎖期」到後也不准賣出,但一些偷雞的法人一開始就偷賣股票,不幸被這檔「兄弟股」的操盤人抓到。膽小的基金經理人一溜煙的竄逃,害我得幫他們收拾善後。水仙找來的竹聯圍事武哥,一開口就是「罰買三千張」「負責找五千張買盤」……每天我都得應付這些像天方夜譚似的要求!
有天盤後,正當我煩惱又要被水仙找去他投資的「泰平天國」餐廳開會時,來通救命的電話。
藉KK搞亂 撤出法人部隊
「小蔡,最近有沒單可轉?」香港仔KK脫線的國語,「我一群『嫡系』法人子弟兵,最近餓得很!」
一閃而過的靈動,讓我興起了可藉KK移轉那群黑社會作手焦點的壞念頭!
「有啊!迎廣,就是6117那檔,收的佣金足足有十趴……」這是全身而退的機會,我大方的說:「可是操盤的陳一春是你以前做未上市盤的老朋友,你自己連絡他就好了,我不好意思收介紹費……
古董張曾在回憶錄說KK是個大災星,專惹不該惹的人,大概是碰上的股票總是會搞得天翻地覆!
KK說  我是台中最黑
聽說KK第一批帶了金鼎自營商進場,也不出所料的被抓到偷賣,而又開始另一場「偷賣一張,罰一百張」的轉單潛規則遊戲!
可是,完全不理會水仙的威嚴,「你知道全台中最黑的人是誰嗎?」KK來電吹噓說道:「是我哩!」
什麼是「最黑的人」?水仙也想知道,憑他的中壢賭場角頭招牌,還不夠黑嗎?
水仙、KK雙方約在台中長榮桂冠酒店談判,水仙臨時邀我見證,只得硬著頭皮在收盤後搭著小飛機搖搖晃晃地到水湳機場。
強龍不壓地頭蛇 水仙走人
在酒店的自助餐廳,水仙帶著兼司機的保鑣,KK看似單槍匹馬。正想佩服這港仔帶種時,情況有了變化,酒店門口一台台黑頭車駕到!
不得了!KK不知哪請出台中幾組道上兄弟輪流進場跟他握手寒暄,也順道跟這大肚溪以北的角頭水仙「示威」!每個兄弟長相都似摔角選手般,孔武的粗壯手臂熱情的搖晃,上頭的青色圖騰張牙舞爪……
我猜水仙一定不是沒胃口,只是覺得面子掛不住而食不下嚥,勉強用「強龍不壓地頭蛇」來安慰自己想要走人……
車開不到中壢  會有人堵水仙
「那仙董,沒飛機了,我告辭先趕火車了……
「小蔡,不陪大哥回去嗎?」水仙似命令般,「你要跟我常相左右啊!」
忽然聽懂水仙意思了,在宴席上,KK暗示我,「車大概開不到中壢,就會有人堵他!」
一上中清交流道,我打給KK,說:「我上水仙的車了……」希望他聽懂,不要胡來!
水仙的座車是款老賓士,油門必須駛勁踩的那種大牛款,只因為這車鋼板厚,避彈效果好。
轉單偷賣  分析師人間蒸發
驟雨的國道上,我說起那個轉單被俘的故事。「去年,掄元投顧的分析師跟李怡萱和陳一春去轉單佳大股票,因為被抓到偷賣,三人都被海線兄弟押了,陳一春和李怡萱被放出來找五千張買盤,但是分析師當人質,李怡萱最後聽分析師在電話中說非常痛苦,再來就沒消息了,連他家人都不知他生死……
水仙呆了一會兒說:「台灣雖小,但是道上要讓一個人消失到無影無蹤,也不是不可能!」
「仙董,陳一春跟KK說,他遇到你後,Out of control!」我想要藉機分化水仙和陳一春,「他也有偷買股票被抓的經驗,大家何苦來哉?」
水仙不再答話,車直接開過中壢交流道,續往北奔馳,水仙說:「我到台北找鄒興華商量,他是我好朋友!」
越來越黑的賭局
水仙好意要送我回家,但又聽到另一個四海幫大哥的名字,好似這場賭局越來越複雜,我不想曝光住處,便隨意指著忠孝東路的巷子說:「我今晚睡女朋友這……」我在巷口的暗處藏著,外套都淋溼了,直到見水仙車遠離,才另招了計程車返家。
曾有刑警和檢察官問我是不是認識鄒興華?我只能說僅有「一面之緣」,在兄弟飯店的港式餐廳喝午茶的水仙,找來了鄒董共商操作迎廣大計。
鄒興華批迎廣 小孩玩大車
那時,宏達科正炒得火熱,鄒興華對多家外資想進場買股顯得很自豪,但是他對陳一春操作的迎廣卻不留餘地的批評:「小孩玩大車!」顯然認為這操盤手的資金和經驗都不到位。
KK的黑色布局似乎破了功,和新加入的鄒興華妥協起來,迎廣最後找來外資轉單,女仲介張國齡拿高盛外資客戶的資金轉單已拉高到83元的迎廣股票。在那期間,我的法人部隊順利地摸黑出場。


擺脫水仙的翔昇 再掉入陷阱
水仙的迎廣之役,嘗到甜頭後,續做下一檔翔昇。
「小蔡,找到法人單可以轉翔昇嗎?」
「我的法人朋友都認識翔昇的操盤人譚清連、金刀劉……直接和他們做生意了!」
這當然是對水仙的推託之詞,好不容易脫離兄弟的炒股世界,我發誓非正派人士介紹的股票生意不做。

幾天後,金鼎和寶來證券的兩位道貌岸然的經理人來遊說一檔生技類股票轉單,怎知這是一個比迎廣更恐怖深邃的噩夢……(待續)

本文完,以下為廣告
 



《破解操盤手 紀念版》十萬五千字120幅圖解由股市作手親自撰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